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意外收获
    此时场上怪石转动,众人忽见一弟子纵跃其上,不觉微惊,便都看他如何。 w?(w?)这一来,自也引起了厉骁等人的注意。

    原来淳于璟等早到了,正围着厉骁侃侃而谈,不料忽听周围传来惊异之声,回头一看,却见一人独立怪石之上,随石转动,不觉暗惊。

    然莫羽非却不管周围动静,一心只想稳住不落,好去数那怪石个数。忽然间,却觉眼前一晃,抬头看时,只见对面石上竟也立着一人,因其背光,面目便不甚分明,然其披风招展,自有一种凛然之态。

    “厉仙教?”莫羽非一惊。

    “身手不错啊。”厉骁目光锋锐,语调却很冷。

    “让厉仙教见笑了。”莫羽非忙道。他听厉骁声音虽低,却浑厚磁性,令人心震,显是仙力异常充足。他因此答得十分谦逊。

    “你的练气功夫又长进了。”厉骁精光粲然的狭长眼睛打量着莫羽非。

    “啊,是……”莫羽非微一分神,便觉脚下不稳,忙又调整气息,避免跌落。

    厉骁却稳立奇石之上,道:“希声心法虽妙,但铁代弟子学来却为时过早,叶仙教传你此法,是操之过急了。尔等入学不久,仙气尚浅,若以此法修炼,实是劳神耗力,时日一长,反会阻碍尔等仙气修为。”

    莫羽非知是误会,却又不便解释,因只道:“多谢厉仙教提醒。”

    说话间,那石阵早已转过半圈。

    厉骁见莫羽非仍能稳住,也是暗奇,便催动仙术,将那石阵移速加快,想要验他功底。

    莫羽非正要暗点那石块个数,却忽觉脚下一滑,身子便要甩出,忙轻轻一跃,离了石面,再一落下时,却比先前更轻了。

    厉骁既有心考验,便拿见性眼细察其脚下功夫,只见那流沙受其脚力,却几乎没有滑动,其足底力道之轻,可见一斑!

    莫羽非因急于点数,便一面收摄心神,静敛气息,只当脚下无物,一面却放眼眺望,将那石头点了个遍。

    厉骁本以为石速一快,莫羽非便要站立不住,然却见其目眺远方,神色坦然,似全没将这石阵放在眼里,便暗觉不快。心想:“原来叶震宣怕其弟子落后于人,便暗传其这等高深心法,想要反超我堂弟子!哼,这修仙之道又岂有捷径可走?他这样教法,只会适得其反!”

    原来厉骁素来主张仙术为主、仙气为辅,而叶震宣却恰恰相反,故两人观点分歧,无形中便有了较量,似乎哪方弟子逊色于人,便是其主张错误的佐证。因此厉骁见莫羽非驭气娴熟轻盈,便心生不满。

    但事实上,莫羽非这套修气心法,却是受教于掌院仙博玉玄子,彼时玉玄子见莫羽非受困于自身内力,苦不堪言,故才传此法门,并教其应对之策。但这个中情由,莫羽非却又不便言说。

    此时莫羽非恰好点清个数,便笑道:“厉仙教,那弟子先告辞了!”

    “且慢!”厉骁见其一笑,便愈发不快,只觉这小子自负随性,不尊师长。

    莫羽非本欲纵身返回,听其一呵,只好收住脚步。

    却听厉骁道:“你可是前来特训的?”

    “呃,弟子是来旁听的。”莫羽非说时,便已打定主意,要将名额让与赫连涛。

    “嗯,”厉骁微一沉吟,却道:“只是……兰语堂的弟子,怕是不太适合。”

    “这是为何?”莫羽非不觉微惊。

    “你可知我授课主张?”厉骁忽问。

    莫羽非却摇了摇头。

    “我和叶仙教可大为不同,本人崇尚仙术之精妙超凡,故特别重视弟子的仙术功底,若欲学到我的旋风掌,则需扎实的仙术功力,否则那旋风掌便无从谈起。”

    莫羽非听其话中似有轻视之意,便说:“可弟子听说,此次报名者中亦不乏铁代弟子,我想这同级弟子间,仙术修为不该相差太大,那他们既能听懂,我兰语堂也就不至落后啊。”

    厉骁听了,便冷道:“不错,这次课上,的确以铁代弟子居多,可他们多是应选沧龙的勇士,又非寻常之辈!”

    “咳,”莫羽非不觉一笑,“其实就这点而言,弟子倒可与之比肩。”

    “怎么,你也是入选之人?”

    “是!”

    “那你只作旁听,岂不可惜?”厉骁忽话锋一转。

    “可仙教之课名额有限啊。”

    厉骁一听,却笑道:“那我便为你破例一次!”

    莫羽非听罢,不觉一怔,却不知厉骁怎会突然有此转变。

    “你若敢来,便到沙场北面见我!”厉骁说罢,便飞身离开了石阵。

    原来厉骁忽知他是入选勇士,便想:“这小子还有那么两刷子,我今若将之收纳麾下,加以特训,那两日后他若入选沧龙,我便自有一份功劳!到时叶震宣即便有功,我和他也是不分伯仲,他又怎好以此弟子邀功呢?”只是他这番念头,莫羽非自然不会想到。

    莫羽非得了邀请,自是高兴,一个飞身便返回了原处。刚一落脚,却见前排座上竟有四人,除了涛、庠二人外,白芩婉和莫云薇也来了。

    赫连涛一见他来了,便陡然起身道:“你小子干嘛啊,竟和那厉骁讲个没完!”

    范庠也凑上急道:“莫师弟,我看那石阵越转越快,你到底数清没啊?”

    白芩婉也围上道:“莫师哥,你那功夫好俊,竟能稳立其上,有空也教教我!”

    莫羽非却只微微一笑,道:“赫连兄,名额给你!”

    “嗬,小子,输了吧?”赫连涛不觉得意。

    “我数了,石块共有十九,而我猜十八。”莫羽非不觉笑道。

    赫连涛听了,不觉一惊,忽气道:“诶,不是说好赌赢的去么?你这是何意?”

    “咳,”莫羽非不觉乐了,“还管这干嘛,厉骁说了,破例请我!”

    赫连涛便眯起眼,打量他道:“你这玩笑,开得有些不着边儿罢?”

    白芩婉却喜道:“莫师哥,厉仙教定因瞧你是块良才,方有此邀!”

    莫羽非便点头笑道:“或许还真是。”

    “喂,师弟,真的假的?”赫连涛却还不信。

    “你要不信,票归我好了!”莫羽非说罢便要夺票。

    “哎,好师弟,这好事太过突然,我自然吃惊嘛!”赫连涛笑着,却不让莫羽非抢票。

    莫云薇见了,也是一面笑,一面指着远处道:“你俩还顽皮!还不快去,那边早集合了!”

    几人一看,果见沙场北面正有十几个弟子聚在一处,莫羽非便知那正是厉骁所说地点,忙拉上赫连涛,急往北面而去。

    “喂,莫师哥、赫连哥,好好发挥啊!”白芩婉在身后喊道。

    “知道了!”两人都回头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