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旋风掌
    且说淳于璟忽见莫羽非独立石块之上,便觉不快,心想:“他怎就如此好出风头?”

    然鱼梦见了,却颇为惊奇,倒为莫羽非无缘此课而倍感遗憾。(w?)不料白世龙却在她耳旁道:“师妹,你瞧这小子,上不了课,却不甘心,偏要哗众取宠才快意!”

    鱼梦听了,便淡道:“这若是哗众取宠,那待会儿你我或许也免不了啊。”

    “你这是何意?”白世龙不觉诧异。

    “这石头又非摆设,既放在了场上,自然有用。”

    “难道咱们都得跳上去?”

    “那可不好说。”

    白世龙听了,便不再多话。

    鱼梦见其神色微变,便笑道:“师哥,你可是后悔来此了?”

    白世龙却淡淡笑道:“区区几块石头,哪能难得倒我?再说了,陪师妹来此,眼前便是刀山火海,我亦心甘情愿!”

    鱼梦听他说得铮铮然,不觉笑道:“好啊,待会儿咱两就前去一试,看看咱们近来功夫可是又有长进?”

    白世龙口上答应,心却想:“师妹也真是,如此花容月貌,成天却只想着修仙练气,全然不问风情,真不知何时才能明白我的一片心意?”想着不禁一叹。

    鱼梦听他叹气,却以为他心中有惧,便只微微一笑。

    这些报名弟子眼见厉仙教和莫羽非随那石阵转了三圈,彼此间还似有交谈,不禁大为纳罕,淳于璟则更有危机之感。片刻后,众弟子忽见厉骁飞身返回,目光便都落在厉骁身上。

    只见厉骁落地后,略整了整衣衫,遂用仙杖一点,刹那间,便生出一盏热茶来。这悬空点茶的功夫,虽非高难,却也精巧,众弟子不觉暗羡。随后,便见厉骁饮了口热茶,道:“尔等刚才也看到了,那弟子功底不错,又是胆识鼎选出的勇士之一,我特许他加入今晚特训,以备沧龙选拔,不知尔等可有异议?”

    淳于璟便拱手笑道:“厉仙教,弟子倒是有些疑问。”

    “说来听听。”厉骁边说边走,那茶碗便也随其而动, 且一直近在手边,不即不离。

    淳于璟便说道:“弟子是想知道,单凭立足石块之上,怎就见得功底过硬呢?”

    厉骁听了,不觉笑道:“你看那石块幻变不断,又岂是普通石头?”

    “不过我辈弟子皆会轻功,要想立足其上,应当不是难事罢?”

    “尔等可知这石头何名?”

    “弟子听闻这叫滑石。”白世龙便答道。

    “不错!滑石虽具石形,却比流沙更为松滑,几乎接近水之特性,故想立足其上,极需过硬的敛气功夫。”

    “那若气息欠佳,将会如何啊?”这问话之人,便是兰猗堂的裴嵘。

    白世龙便笑道:“你想想一脚踩在流沙之中,该是何种感觉?”

    裴嵘一听,不禁心下胆寒道:“仙气本是我之弱项,我待会儿要是站立不住,岂不是要陷入石块之中?”再一看那石块缓缓转来,更觉个个皆如黑面怪影。

    淳于璟却心忖:“这敛气功夫正是兰语堂的强项,莫羽非虽是擅长也不足为怪!”

    此时有个弟子听说敛气之事,便有些得意道:“我堂弟子,单是抱树养气便练有十次之多,后来又是什么听泉养心,马步站桩,还有凝神驻心……,所以啊,敛气方面自是胜人一筹!至于莫羽非那两下子,还算不得堂中最厉害的!”原来这吹嘘之人,正是金宝。

    他本对特训很是上心,故早便抢报了此课。然此时立足众高手间,却忽觉自己没甚夸耀之处,不禁暗觉失落。不料厉仙教却提到“敛气”二字,他便来了劲头,只如暗处窥见了光亮,便忙夸耀起来。

    淳于璟却听话有心,见他说完,便笑道:“那据你此说,你堂中那最厉害的,该是赫连涛了?”他想胆识鼎选的已是佼佼者,若莫羽非不是第一,那便只有赫连涛了。

    然金宝只顾说得快意,便信口道:“他呀,还过得去吧!”

    白世龙见了,便哂道:“璟弟啊,高手金宝就在眼前,你怎却视而不见呢?”

    金宝听了,竟还暗觉得意,却听淳于璟冷道:“这么说来,倒是胆识鼎选人不公了?”

    此话一出,金宝不觉极是难堪,然却实在无可辩说。

    鱼梦却淡淡一笑道:“璟弟,这位金师弟该是仙气了得,而胆识鼎却是以综合仙力为准,故尔等脱颖而出,也是不容置疑。”

    金宝听此一说,方觉释然,而淳于璟也点头笑道:“师姐此言不错,单凭仙气未必说明一切,最终还需看总体实力!”

    他几人说时,厉骁却在心中作了大致安排,因说道:“为师想了想,今日这课,加上那莫羽非,共有十六人,尔等恰可分作两组演练。且尔等各有擅长,故一堂学习,更有利于彼此间的切磋较量!”

    厉骁这话虽是客气,实则是宣布新增一人,当然,此番变动对授课亦无影响,故众弟子也无反对。淳于璟虽心有不愿,却也无法,便笑道:“厉仙教所言极是,我辈若要尽快进步,正需互相取长补短才是。”

    随即,便见厉骁轻挥仙杖,令那石阵转速减缓下来。便此时,莫、涛二人也正好赶了过来。

    鱼梦忽见他两人皆到了,自是高兴,因笑道:“不想一番曲折,结果大家却仍能同堂切磋。”

    白世龙却盯着赫连涛道:“你怎也来了?”

    “嘿,我同你一样,皆是报名上课,怎不该来?”说罢,便环视周围,忽见金宝也在,不觉笑道:“嗬,宝宝,你也在啊?”

    金宝被他当众喊出小名儿,不觉一窘,便嚷道:“是啊,难道就你来得?”

    莫羽非却笑道:“不料我堂中竟有三人在此!”这一堂弟子见了,自是亲切些。

    然璟、龙二人在旁,却暗生恨意。原来淳于璟早便问计白世龙,该如何挫败莫涛二人。白世龙因敌意莫羽非,又想讨好鱼梦,便让淳于璟盯紧名额,好将莫涛二人排斥在外,自己却正好借此名额博取美人欢心。

    谁知事不遂愿,眼看莫涛二人已被拒之门外,转眼却又横闯而来,这实是令他脸上无光;而淳于璟面上和悦,心中却早记下这节,此时只想着如何才能挫其锐气!

    莫羽非见淳于璟神色宁定,只跟无事一般,倒还有些奇怪,然又见来者众多,心神便自转到了各堂高手身上。他目光一过,心中便有了大概,铜铁两代的入选者果然来了。

    萧泰然虽站得远,但他那又冷又高的侧影一望便知,同其闲聊的几人中还有石星和鲁朋来,石星似乎有所察觉,忽回头一看,跟他打了个招呼。

    这边淳于璟仍和白世龙、吕峤等一处,旁人一看便知他几人十分熟络。只是这几人当中,还有道袅娜身影,这少女身着一袭宝蓝细腰长纱裙,在这一众白色仙院服中,尤为引人注目。

    此时厉骁见弟子到齐,便开始详说旋风掌的特点,赫连涛便悄对莫羽非道:“喂,今晚可没白来呀。”

    莫羽非斜了他一眼。

    赫连涛眨眼道:“喂,你难道没看见?”说时,便又拿眼瞟那蓝裙少女。

    “怎么,师哥你认识?”

    “咳,她可是咱铁代美姝啊!只可惜至今无缘相识。”赫连涛不觉叹道。

    “仔细听课!”莫羽非忽见厉骁目光扫来,忙提醒道。

    原来那蓝裙少女乃是青轩皇族宗女尹骊珠。此女虽仙力平平,却因其宗室身份,被分在了条件最优的兰香堂。

    赫连涛望了一阵,忽低声道:“我看她来头不小啊。你看,我等皆是严遵校规,终日只这一套白色校服,师姐他们也不过换了套青色劲装,而她呢,竟穿着那种……飘逸的、闪闪发亮的长裙!”赫连涛感慨道。

    赫连涛这一分神,却忽听厉骁怒道:“你,叫甚名字?”

    赫连涛刚把目光收回,却忽见一张扁平愠怒的脸,不觉唬了跳。

    莫羽非忙低声道:“问你名字呢。”

    “哦,赫,赫连涛!”

    厉骁便沉着脸道:“为师问你,旋风掌有几大特点?”

    赫连涛便斜看莫羽非,只盼他能帮忙。

    莫羽非见厉骁眼神犀利,便只好以手指作比暗示。

    赫连涛一眼瞄见,忙道:“啊,有三大特点!”

    “哪三项?”厉骁立刻道。

    “这……”赫连涛不觉脊背发凉,这才知道厉骁苛严至此。

    原来厉骁最难容忍弟子上课分心,故一见赫连涛旁顾他人,便以发问教训。此时他见赫连涛无言以对,便转问道:“莫羽非,你可清楚?”

    莫羽非略一回想,遂答道:“其特点该是意念简、出手快、掌风烈!”

    厉骁听了,便微微点头,遂道:“尔等既来特训,便该抱有求知若渴之心,而非逍遥散漫,虚掷光阴!我厉骁授课,绝不多言与仙术无关之事,故我所言之事,皆与旋风掌的修成密切相关,汝若错过,必将影响尔等之后发挥,故心有旁骛者,休怪学不到真功夫!”

    此话一出,氛围便觉一冷。

    便听厉骁又道:“为师此次之所以选石阵为教,乃因石阵极具挑战性。尔等需知这石阵的真正作用,乃是困住敌人,并最终将其剿杀于内部,故若要达到既定目标并逃出石阵,则需要卓绝的仙力,以及胆量、敏捷与定心!”

    白世龙听到这儿,不觉双拳一握,顿听关节咔咔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