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旋转石阵
    到了石阵前,厉骁停步道:“尔等注意,待会儿进入后,若无为师指令,尔等切莫妄动,否则恐致危险。?女?sheng?小说?网 w?()”说罢,便冷峻地看着众弟子,“尔等可都明白了?”

    众人便都点头称是。

    厉骁又道:“进去后,为师便将开启石阵第一关,此关一启,石阵便会发出一阵声浪,尔等须得凝神静心,摒除干扰,否则便有昏晕的可能。”

    莫羽非便想:“这一招其实是考验仙气功底,倒和‘救护葫芦’是一个道理,想来不至太难!”正想着,却见厉骁身形一晃,便已越过外层怪石间隔,闪了进去。便见其站在石阵中,对众人道:“尔等进来时,动作需快,否则难以突破屏障!”

    赫连涛却咕哝道:“进不去也罢了,省得危险重重!”

    莫羽非便笑道:“那要是有人身困其间,等你搭救呢?难道你也站在局外不成?”

    赫连涛被他一问,只哼了声。

    随后,两人便见前面弟子都瞅准时机,闪身进入。至赫连涛时,他却忘了厉骁提醒,只大摇大摆往里迈。谁知右脚刚一跨入,便听“噗”的一声,整个人随即弹出!幸而莫羽非一把抓住,他才不致跌倒,但也甚是狼狈。那石阵内外的弟子见了,都很是惊讶。

    厉骁见状,不觉呵道:“你以为这是赏心境地,任你信步闲游?你若慢了,如何能击破石阵的无形屏障?”

    赫连涛一听,自是难堪,然因错在自己,也怨不得人,只好忍了羞恼,再试一次。这一回,他因有了教训,自是发力奔入,倒也进得顺利。莫羽非也随即闪入。

    一入石阵,众弟子忽觉压抑感扑面而至。只见那嶙峋怪石,环绕四周,转动无声,阴森迫人。

    莫羽非刚才点足石上,还有些迎风而立的快然,而此时身处石群之间,却感自身渺小。他先时远观,还以为这怪石与人等高,后来立足其上,倒也不觉其高,然此刻身临其中,方觉这些石块不仅形貌古怪,且都高出众人头顶,更因其不停转动,大有围困对手之意,故一时也觉没底。

    赫连涛在他身旁,早已两手微汗。莫羽非一看,见他正睁了见性眼,细察那石中物事,便拍了他一下。

    赫连涛不觉一颤:“吓我一跳!”

    “看什么呢?”

    “那猴儿刚才对我咧嘴呢!”赫连涛瞪眼道。

    “算在示好么?”莫羽非不觉笑道。

    “龇牙咧嘴!能有什么好事!”赫连涛不禁有气。

    “或他牙疼呢,倒也难说。”莫羽非一笑,便觉紧张稍缓。

    正说着,十六位弟子便已悉数进来。因石阵两层间间距开阔,故众弟子排作两行,也不觉拥挤。此时鱼梦恰在莫羽非之前,他视其纤影,不觉微微心颤。

    忽听厉骁道:“眼下为师即将开启中心第一关,尔等则当迅速静心,用好凝神驻心术,以便应对。”

    众弟子听罢,便两排相背坐下,以便应对石阵。坐定后,方始闭目调气。

    赫连涛一时紧张,忽问:“师弟,那心法第一句是什么?我怎觉念着不顺?”

    莫羽非便说了,赫连涛一经提醒,后面几句顿时涌现出来,不觉会心一笑。

    鱼梦忽听得莫羽非就在身后,心中忽也一动,然随即却收摄心神,静下心来。

    便此时,厉骁仙杖一指,顿有一道耀眼蓝光直击中心石块,那石块受此一击,旋即透出红光,霎时间,整个石阵便都笼于红光之中,不禁微微震颤。忽然,红光收敛,一切似归平静,然顷刻间,众弟子却觉石阵有异,不似先前那般静静转动,而是传出一阵阵浪涛般的声响,那声音由远及近,叠涌而至,众弟子虽闭目凝神,平息心绪,但心弦还是震颤不住。

    众人因闭目运气,无法看到他人情况,此时耳畔唯闻浪涛拍响,便如独坐礁石,直面惊涛,自是孤独无助,暗觉惶恐!但又各都心知,此时若惊而睁眼,则易气息紊乱,头昏眼花,故只好默然承受,并竭力平复内心惶惑。但这竭力之中,各自修为却又不同:鱼梦因素来好修凝神静心法,故这等声浪,自是难她不倒,白世龙也是功底扎实,应对起来也还轻松;铜代弟子毕竟两年基础,因此都还马虎,但铁代弟子却有几个吃力了。

    便见裴嵘虽念念有词,却眉头紧锁,额上浸汗,显是有些承受不住声浪袭击。厉骁在旁见了,便道:“这心法不能挂在嘴上,而要融入心间!想想何谓‘气似水,神如月’?那是要你气息流畅无滞,贯通诸经百骸,心神则如冰轮皎洁,无所挂碍。你若听得外界杂音便心起烦扰,那又如何修练上层功夫?”

    裴嵘听罢,忙力除紧张,片刻后,果觉心浪渐息,宁静下来。

    莫羽非本是端坐运息,然因应对容易,便有些松懈,忽想:“仙气倒是我之所长,故眼下尚且无碍,然待会考到仙术,却不知应对如何了?”于是便暗将旋风掌的诀窍温习了一遍。谁知他专注于此,竟未听得厉骁已让众人试着睁眼行动,以适应抛开心诀,从容应对。

    赫连涛见了,便要叫他,却被厉骁一把拦住。便见厉骁取出仙杖,朝莫羽非左肩一点。

    莫羽非顿即睁眼,只见厉骁俯视道:“你这是凝神,还是睡觉?”

    莫羽非左右一看,忽见众弟子皆是飘身挥掌,试练功夫,不觉一怔。

    “你兰语堂的仙气,不会徒有虚名罢?”厉骁不觉冷道。

    莫羽非听了,顿时一跃而起道:“厉仙教,弟子刚才只是太过专注,故不曾听得其它!”

    “那虎狼近身,你也是这般说辞?不闻不问,便可自保么?”

    莫羽非不觉微微低头。

    厉骁又道:“要知道,凝神驻心的高等境界,乃是眼闭心开,心开神宁,神宁耳聪,耳聪目明!你若只顾内心不顾外境,又如何抵挡外界之险?”

    金宝在旁,忽听得此说,不觉道:“诶,厉仙教,可弟子听说这驻心术能够以静制动啊,便是端坐不动,也能令敌退却!”

    厉骁听了,忽冷道:“此话可是叶仙教所说?”

    金宝正要答是,却听莫羽非笑道:“尊师是讲过这事,不过弟子也知那是仙气修练的极高境界,我辈弟子还远不能及。”

    “嗯,知道就好。”厉骁这才神色稍缓。

    就此时,却忽见淳于璟身子一晃,两手捂耳,似是站立不住。

    厉骁立时飞身上前,在其心俞穴上轻轻一点,遂道:“心念放宽,神思自定。”

    淳于璟忽见厉骁赶来,不禁一震,忙道:“师父,我弟子不才,刚才移步急了,竟觉头晕!”

    “你这是心急火燎,内息不稳,以致不敌声浪袭击。不过,为师的旋风掌倒正可化之!”厉骁温言道。

    “多谢师父点拨!”淳于璟还以为厉骁只单传与他,便忙感激。

    不料,厉骁却转身对众人道:“尔等听着,若要任行石阵之间,单是驻心术还远远不够,需得用上为师所创旋风掌,才能穿梭自由!这道理便在于,驻心术乃是防御术,只守不攻,而我这旋风掌却能攻能守,应对从容。”说罢,便将掌法要旨传与了诸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