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金风玉露
    淳于璟因适才险些昏晕,此时自是加倍用心,且他天资聪颖,功底扎实,故不多时,便见掌式凌厉,掌风虎虎,顷刻间,那掌风竟已连贯如波,呼啸成浪,一圈圈激荡开来,实能抵挡声浪来袭。 w?

    “好!正是这般化解声浪!”厉骁不禁鼓掌道。

    淳于璟见招式既成,又得厉骁赞扬,自是大感欣喜,忙收掌抱拳道:“弟子多谢师父指教!”

    莫羽非却因未受声浪威胁,便没细揣那掌间奥秘,一时又听淳于璟大受赞誉,不觉减了兴致。然回头间,却忽见鱼梦掌风舞动,身形飘然,其掌间虎威,显是旋风掌之精华,而招式灵动,却又是自身所长了。她因悟性极高,故很快便将旋风掌融入到自身所学之中,虽体会尚浅,但在众弟子看来,却已是自然流畅。

    莫羽非见其掌法俊逸脱俗,忽灵光一闪,心有所悟,不觉间,竟将自己在冰莲岛上所学招式舞了出来,其间灵性所至,便又添了旋风掌的干脆利落,故二人掌风辉映,竟令声浪愈退愈远了。

    其时旁人只是惊奇,他二人却暗觉心心相映。原来莫羽非所学的乃叫金风掌,鱼梦那套则为玉露掌,两套掌法虽名字各异,却是源出一门,合在一处方才完整。这“金风玉露掌”经几代相传,渐分门派,故原本互补求和却演变成了后来的一争高下。只是他二人各承师业,还不知此节,此时虽各显优势,却已暗觉相通。

    白世龙在旁见了,自比他人多了份妒恨,却又不便阻拦。心下计较,便说道:“厉仙教,今日这是两人的擂台,还是大家的平台啊?”

    厉骁因见鱼、莫二人掌法独特,便暗生兴趣,正自暗揣奥秘,却忽听这弟子抱怨,因冷道:“为师令尔等熟悉掌法,尔等却心有旁骛!既是自己定力不足,便怨不得旁人!”

    “厉仙教,这旋风掌弟子早会了!”白世龙便不耐烦。

    “早会了?”厉骁不觉皱眉,“这话可说得太早,还是过了下关再说!”

    此时,厉骁见众弟子应对声浪已是自如,因说:“眼下,为师将启第二关,此关一启,石阵便会袭击移动者,且幻变物也都将解禁,故尔等需多加留神,尽量避免触碰石块。当然,为师亦会从旁相助,力保尔等性命无忧!”

    “性命无忧?”尹骊珠听罢,不觉惊而掩嘴。

    厉骁看了她一眼,心想:“她如此娇弱,怎也来此特训?”

    其实尹骊珠前来,一半是出于好奇,一半却是为了结识鸿鹄好手,不想这石阵却如此危险。

    便听她娇声道:“厉仙教,出入这石阵,可是极易受伤?”

    “那也得看各自仙力了。”

    尹骊珠听罢,便微瞅淳于璟,悄声道:“璟哥哥,你可要帮我……”

    淳于璟便点头一笑。

    厉骁又道:“尔等身处石阵之中,虽动则有险,然却不能坐以待毙,故还需讲究策略,胆大心细,至于具体方法,为师之前都已讲过。只是此关不易,故为师先演示一通,尔等再作实战。”

    有几个弟子忙点头称是,心想好歹可有熟悉揣摩之机。

    厉骁却忽向白世龙道:“你与为师一道示演,如何?”

    “我?”白世龙不觉一怔。

    “对,”厉骁点头道,“你不是自称掌握了旋风掌么?那咱师徒俩联手示范,岂不更好?”

    其实白世龙刚才夸口掌法已成,不过是心烦之下,信口一说,谁知厉骁却耿耿于怀,有心考验。然他一想自己身为银代弟子,又是沧龙铁骑,此时若是当着众人之面,退却推辞,岂不落人笑柄?故当即应道:“厉仙教既予弟子如此机会,弟子便献丑了!”其实他暗地也想一显身手,好叫鱼梦看看,他白世龙绝不输给莫羽非。于是又对鱼梦道:“师妹,你且看师哥如何将这‘旋风掌’与咱们所修的‘金象神掌’合二为一!”他这话表面是说与鱼梦听,实际却想眼气莫羽非。

    莫羽非又怎会不知?于是便向鱼梦看去,只见鱼梦淡淡一笑,道:“师哥,我方才想过了,金象神掌是以沉缓为要,而旋风掌却迅捷凌厉,两掌内蕴冲突,似是不宜合并。”

    厉骁听鱼梦此说,不禁心忖:“这些后起之秀,能此般推演转化,还真是不容小觑!”

    白世龙听了,却不想鱼梦话中有理,只觉大拂颜面,因想:“师妹冰雪聪明,怎就不通我暗中之意?”

    此时厉骁见白世龙胸有成竹,便对众弟子道:“此番机关开启后,为师便要

    和世龙前往中心获取琥灵珠。琥灵珠所在位置,乃在中心三石块之下,共有二十颗,尔等稍后实战时,取得一颗,便算完成任务。但在为师示范时,尔等需注意,此关一启,石阵将幻化莫测,为师和世龙虽会尽力控制危险,但尔等亦需灵机应变,小心防范,切莫以为与己无关,便疏忽大意!”说罢,便看着众人道:“大家可都准备好了?”

    “是,弟子只等仙教点石!”有几个信心十足的便应道。

    莫、涛二人却对望了眼,心想之后还是见机行事吧!

    厉骁见各都安排妥当,便问白世龙:“你可清楚了?”

    “是,弟子明白。”他微一点头,却暗觉紧张。然转眼一看鱼梦,只见她微微一笑,他心中一热,忽觉气概陡生。

    厉骁见他点头,便道:“要取得琥灵珠,需谨记两点,一是快,二是巧,快而不巧,则易致危险,巧而不快,则将受困于石阵,难达目标。”说罢,便拿起仙杖,欲启第二关。

    再说石阵外的旁听弟子,为看清石阵内的情形,或睁千里眼,或使远观镜,倒也看得明白。只是大多弟子仙力尚浅,故千里眼使上一阵,便觉眼酸,至于顺风耳,大多虽也会得,但毕竟离太远,听不甚清,故不少弟子看了阵子,便觉乏了,也就不甚上心,不过且聊且看。白芩婉便是如此,然范庠却不同。

    范庠虽将名额给了赫连涛,却仍不想错过旋风掌的精妙,故赶在开始前,便同白、薇二人换到了较高位置,以便观看。当他看到赫连涛一脚不慎,险些跌倒时,不禁惊呼,心下却暗庆自己没去;后来见鱼、莫二人掌法神妙,又大是赞叹,以致白芩婉也顾不得吃甚松子,忙戴了远观镜抢睹风采,然当她一见是莫羽非和鱼梦出掌默契时,忽却心中一刺,便抛开远观镜,责怨范庠。

    范庠还不知就里,只以为是那远观镜不甚清晰,惹恼了白芩婉;一旁的莫云薇虽知端底,却笑而不说。后来石阵中虽无甚惊险,范庠却始终凝神观看,白芩婉几次找他聊天,他都笑而婉拒,后来,白芩婉又因没甚乐趣,便将带来的米熊轻放在他肩上,他因看得专注,竟一时未觉。

    不多时,范庠忽觉肩头微痒,正奇时,却忽见石阵中心发出一道黄光,霎时间,黄光已笼住整个石阵,他便忘了肩痒,指着场中叫道:“第二关启了!”然这一喊,却觉一物滑溜下来,定睛一看,竟是只小仓鼠,不觉“哇呀”一声,惊声跳起!原来他最怕老鼠,一时唬得汗毛倒竖,直到白芩婉将之拎起,他才心下稍定,却恼道:“师妹,你也太淘气了!”

    “怎么,你不喜欢?”白芩婉笑着,偏将米熊往前一递。

    范庠退之不及,险些跌倒。

    莫云薇才拉住白芩婉坐下道:“快看,第二关好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