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冰猬
    再说石阵这边,第二关刚启,厉骁便闪身穿过了第二层石阵。(w?)()

    白世龙紧随其后,却忽见厉骁身过处,两块巨石轰然相撞,顷刻间,砂石四溅,尘迷双眼!白世龙避之不及,顿觉满面是沙,甚是难受!

    正此时,却忽听厉骁呵道:“世龙,快闪开!”他一时难以睁眼,竟不知避向何处,又听鱼梦叫道:“师哥,小心左边!”他立时向前一跃,脚刚落地,便听脑后风响,知是有物掠过!心惊肉跳间,不禁回头,一看,却见两边石块竟分身补位而来。如此一来,第二石阵顿即恢复如初,一个不少!

    “世龙,还不快走,却愣着作甚?”厉骁说时,却见白世龙忽地踉跄一下。

    “快快凝神静心!”厉骁这才发觉他是不敌声浪来袭。

    白世龙听得指点,却实难静心。此时他一心只觉狼狈,虽念口诀,却也无效。烦乱中,只觉声浪更猛,一时间,竟致脑中嗡鸣,脚下蹒跚了。忽然,却突觉右肩生疼,惊中一看,竟是厉骁飞掌提醒!

    “声浪既来,为何不用旋风掌?”厉骁不觉怒道。

    这当头棒喝,倒令他一震!

    “宁神定心,快速出掌!”

    他听此一呵,不觉一颤,刹那间,忽觉心如明镜,脑中顿时闪出金、旋二掌来。

    便此间,忽见他左出金象掌,掌风沉稳,右挥旋风掌,掌影辛辣,两掌虽风格迥异,却互不相扰,双掌同出,声浪骤退!

    鱼梦在旁见了,不觉暗叹:“原来师哥所言合并,竟是两掌同使,却左右不扰!”她心知此法不易,倒心增佩服。

    正此时,却听厉骁道:“世龙,你心念既稳,怎还不住手?这石阵之中,切莫节外生枝!”厉骁因见其掌风过烈,以致其掌力直袭外层石块。然他话音未落,却见外层一石忽然碎裂!

    鱼梦回头一看,却见怪石消失,一只冰猬瞬息还原!

    “大家当心!”她这一呼,却立施冷冻术,向其击去。

    然那刺猬乍见寒光一闪,便又急化石块,那冷冻术却拿它无奈。

    鱼梦一怔,却忽见石块飞扑而来,显是与她为敌。她立时侧身躲过,不料那石块却忽然折身返回,朝她腰间袭去!

    莫羽非见状,忙出掌击石,欲将其荡开,不料那怪石却又还作冰猬,避开一掌。刹那间,冰猬忽又蜷作一球,便见其背刺锋莹,果如冰针闪烁!

    “削其冰针,不得犹豫!”厉骁在旁呵道。

    莫羽非眼见冰猬来袭,便如其指点,力贯双掌,仙气横削!

    然那冰猬何其狡猾,见其掌风袭来,却直落地上,巧妙避开。

    原来莫羽非全副精力都在瞄准冰刺,却未料到冰猬会不按常理,轻巧得脱。

    厉骁见了,不觉摇头:“掌力犹可,掌风却逊!”然说话间,早已陡出右掌,一举封住了冰猬去路。

    正此时,却忽听身后轰响,众人一看,竟见又一石块崩裂了!

    原来莫羽非那一掌之力,却也劲猛,竟直贯对面石块,令之碎裂。而那石块刚一裂开,便露了原形——又是只冰猬!

    厉骁因急向弟子点拨精要,便出掌一击,将其罩在了掌风之下,遂对弟子道:“这旋风掌之诀要,除为师先时所讲的‘简、快、烈’之外,更深一层,便是‘兵分两路,目标同一’!兵分两路,是指一掌击出,掌间便有风、力二元,这力出为直,主横削竖劈,势道凌厉;而风行为旋,能曲卷围裹,灵活多变!且力乃风之本,风为力之华;力足,则风随意转,飞旋自如,风劲,则足见力之深厚,能无形而形!”厉骁说时,便朝那冰猬一指,道:“尔等也都看见了,为师出掌不过一瞬,然这掌风却可困其良久。”

    众弟子左右一看,果见两只冰猬还受困其掌风之下,左右突破不得!不觉心叹其掌力余威,实是非比寻常!

    这时,白世龙才算领教了旋风掌的厉害,再想自己刚才话说太满,不禁暗觉惭愧。而鱼梦一见旋风掌竟还有般妙处,顿觉不枉此行,心中便在揣摩那一直一曲的变换之道。

    莫羽非虽一掌失利,却也悟出一二,心想再若出手,定要周全四顾,否则即便出掌漂亮,也会反被利用。其余弟子虽暂未出手,且也各有体悟,自比初进石阵时更增见识。

    便此时,却听厉骁道:“眼下冰猬在此,可有谁来应对?”

    白世龙因刚才失手,便抢道:“这冰猬既是弟子惹的,还由弟子解决吧!”

    “嗯,很好,”厉骁不觉点头,“敢作敢当,倒是男儿所为!”

    然白世龙刚一运掌发力,厉骁却止道:“慢!你是要毙它于我掌风之下?”

    白世龙不觉一愣,“那仙教是想如何?”

    “这却太容易了!”厉骁摇头道。

    “可它确实已在您掌风之下了啊?”白世龙不禁困惑道。

    “我这掌风既来的,便去的!”厉骁说时,竟又出一掌,破了其中一个。

    那冰猬忽见旋风圈消失,不禁微怔,旋即便向莫羽非脚边滑去。

    莫、龙二人见了,竟同时出掌攻之,然两人掌风相撞,却互有抵消,便听“砰”的一声,绿光四溅,晃人眼目!而那冰猬却趁此空隙,斜窜而出。

    鱼梦陡见绿光刺眼,不觉暗惊,心想他两出掌实在迅疾,以致掌风碰触,顿起火花。正想时,却忽觉脚下一刺,她心觉不妙,低头一看,竟是冰猬扎在了脚上!她本是冷静之人,却也惊得一呼,只怕就要僵住!

    “赶快运气解冻!”厉骁说时,已挥仙杖将那冰猬引开,旋即又以仙杖画圈,将其圈在其中。

    鱼梦虽觉右脚生痛,却很快冷静下来,便忙盘腿坐下,运气调息,欲以仙气冲破脚上僵结处。

    厉骁便对其余弟子道:“好了,且由她自行恢复。若在实战中,尔等亦无任何耽搁之由,便该立即应对冰猬才是!”

    不少弟子还自惶然,却忽见厉骁指着地上冰猬道:“眼下谁来?”

    忽听一人朗声道:“我来试试!”

    便见淳于璟走了出来。

    尹骊珠忙俏声附耳道:“璟哥哥,你可要当心啊!”

    淳于璟便微微点头。其实他早便有心一试,然因想窥探他人功底,便迟迟未动,此时因觉时机成熟,方走了出来。

    厉骁一见是自己的得意弟子,便即点头应允。

    说到冰猬,淳于璟本就有些应对经验,且如今又得旋风掌之精髓,并吸取了他人教训,自是成竹在胸。故厉骁刚一点破旋风圈,放了冰猬,他便果断出掌,风力并济,霎时便将冰猬牢牢锁住,并以掌力削其冰刺!且他因早便图谋一击成功,故这掌力间仙气十足,饶是冰猬背刺锋锐,也被他削掉大半!

    “不错,这才是我旋风掌的风格!”厉骁不禁击掌道。

    淳于璟听了,自是得意,便又追击一掌,立时便将那挣扎的冰猬削了个背刺全无。

    那冰猬断刺后,渐渐便缩作一团,倒似自己僵冻了般。

    厉骁便道:“行了,它这是进入了恢复期,不等背刺长出,是不愿动弹了。”正说时,却忽觉身后有异,忙回身出掌,荡开暗袭!众弟子闻声一看,竟是另一冰猬突围出来!尽管厉骁掌风猛烈,那冰猬却忽一分为三,其中一个虽被掌风锁住,另两个却狡黠溜脱!众弟子见状,随即跃开,以备不测,然那两冰猬却早有目标,一个直袭鱼梦,一个却径奔厉骁!

    厉骁忽见刺球飞来,微一闪身,却道:“接招!”掌风一过,竟将其推给了淳于璟。

    淳于璟微微一怔,便忙出掌相接,谁知那冰猬忽收了分身,只令他掌风扑空!这一来,他倒迎上了厉骁的旋风掌!好在他眼疾心明,刹那间已飞身避开,然耳边忽闻风响,侧头一看,竟是那冰猬从斜刺里飞来!其速度之快,实令他出掌不及,瞬息之间,只好纵跃闪开,然这一跳,却觉脚下一绊,幸得一人抓住,才未摔倒!

    他惊中抬头,却见是莫羽非,不觉凉道:“他怎会出手助我?”然此之间,却见莫羽非倏然一掌,已将冰猬锁住,旋即一削,又令之冰针大损,再是一掌,那冰猬便是不动了。

    “好啊,其掌法竟丝毫不逊于我!”淳于璟不觉暗惊。他虽知自己刚才狼狈,是因冰猬一绊,然却知莫羽非掌法娴熟,也是事实。

    且在厉骁看来,倒更觉莫羽非后来居上。因他清楚,被莫羽非击败的后一冰猬,不仅能破围而出,且还能一分为三,此番功力便在前只之上,故他俩应对难度,自是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