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尖叫猴
    萧泰然本是铜代中的佼佼者,然刚才却被白世龙笑作纸上谈兵,这一气如何能消?此时求胜心切,便想一举证明自己绝非空谈之辈,故厉骁刚让试练,他便陡然出掌,欲抢先取得琥灵珠。(w?)()

    而白世龙素来争强好胜,又怎能容忍一铜代弟子在前炫弄?故也立时运气出掌,吸卷灵珠!

    这两人出掌虽快,然都心浮气躁,故掌风之中,便刚劲有余,回旋不足,且两人目标又恰在同处,一时掌风相撞,反将灵珠激荡开去!霎时间,数颗琥灵珠四散激越,其中一颗更飞向了中心石块,那石块受此一击,便难自持,登时坍塌一地,显了本相,原是块流沙滑石。

    众人见了,还在庆幸这石块不是冰猬所化,却忽见旁边一石陡分两块,立时滑来填补空缺!便此间,萧泰然忽以见性眼一察,不觉大惊,“尖叫猴!”他不禁喊出声来。

    然白世龙却因夺珠心切,并未察看周遭状况,一见灵珠滚向石阵中心,便飞身追去,刚一进去,却忽觉声浪凶猛,扰人心烦,一时间慌了手脚,因看琥灵珠近在眼前,便俯身要捡。

    “快别碰!”厉骁不觉大声急呵。

    他听此一呼,忙缩了手,心惊道:“天哪!我怎忘了这是琥灵珠!”便此时,几个铜代弟子也赶了来,便都各锁目标,出掌欲吸。

    白世龙见状,自是心急,忙又运掌吸纳,唯恐落后!然这猴行式实难把握,他这一掌甫出,掌式虽好,腕力却大,以致掌风势猛,竟反向袭来!他一心只在灵珠上,哪会料到这出?忽见掌风反扑,便即后跃,不料却撞到了正在运掌的萧泰然!

    萧泰然步子虽稳,然经他一撞,手却大震,掌式一斜,便即偏向——那猴行式本就在于掌向力道间的微妙把握,此时方向一变,竟朝石块袭去!

    萧泰然见势不妙,忙又追加一掌,欲断了那错向的掌风,然白世龙却以为他情急心乱,要故意引爆石块,好搅得大家皆不成事!这一气之下,便忙出掌相拦,这一掌却用了他最是拿手的金象神掌,其掌势浑厚沉稳,立时便将萧泰然的掌风挡了回去。然这一挡,却反助那错向掌风加速飞出,直至撞上了旋转而来的石块,才破了劲力!

    彼时萧泰然本是要挽回过失,不料金光一来,却见自己掌风回扑,惊异间,只好飞身避开。就此时,却忽听“砰”的一声,转眼看时,竟见一红毛猴子破石而出!且其刚一落地,便扯着脖子一阵尖叫,惊得众弟子慌忙捂耳!

    厉骁见了,忙高声道:“赶快宁神静心,勿生烦乱!”

    众弟子听得提醒,忙收摄心神,力除烦躁,然赫连涛却因先时课上分了神,故不知静心敛气才是要诀,还一味捂着耳朵,窥视那猴子,想看它到底如何;其他弟子因静心得法,很快便沉静下来,然赫连涛却渐觉耳中嗡鸣,竟还不知何故,只拿眼瞧那猴儿搔首弄耳,还心觉有趣,不知不觉间,便朝那猴儿走去。

    然他刚出几步,忽见萧泰然一步跃来,似欲出掌击那猴儿,他忙便上前要挡。那猴子见状,也收了尖叫,三蹦两跳,往他背后一躲。

    萧泰然既见他横挡在前,便不好出掌,然他却听得背后“唧唧”声响,似觉那猴儿在说“扭扭腰身”,他心中迷糊,竟不由自主扭了起来。

    其他弟子见了,自是既惊奇又好笑,莫羽非却忙冲上前去,在他肩上猛然一拍,道:“师哥,你这是做甚?”

    然那尖叫猴见莫羽非上前阻拦,便又扯嗓尖叫,唬得莫羽非猛然一退,赫连涛却望着莫羽非傻笑道:“师弟,你怎如此胆小,连这猴儿也怕?”

    厉骁见了,不觉有怒,因快步上前道:“赫连涛,我让你宁神守心,你却对此置若罔闻!现在遭了这猴的道儿,却还不自知!”

    赫连涛见厉骁发怒,却也恍惚,只听背后猴儿又道:“快,朝他扮鬼脸,扮鬼脸!”他心中一晃,便这话不错,便又朝着厉骁挤眉弄眼地扮鬼脸。

    莫羽非见了,不觉心急,便一掌朝那猴子劈落下去,谁知那猴子眼疾心亮,飞身躲开不说,还又朝众尖叫。萧泰然却守在旁边,只有一念,便是要降之而后快,因此也不惧那尖叫刺耳,刚见那猴儿跃开,便两掌齐出,朝其腮帮打去!这一打,不偏不斜,正中要害。那尖叫猴吃痛猛跳,却叫唤不出,白世龙瞅见机会,便又补上一招冷冻术,立时便将其冻在了原处。

    便此时,赫连涛才心中一震,忽道:“莫师弟,我这是在哪?”

    莫羽非还不及答话,却听厉骁斥道:“赫连涛,我这旋风掌你不学也罢,可那‘凝神驻心’你总该会得!叶仙教若见你如此,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赫连涛听罢,不禁一愣,却听莫羽非道:“厉仙教,我师哥他一时糊涂,才中了那猴儿之计,然他却并非有意冒犯于您,还请您勿要见怪。”

    “我,我怎就冒犯厉仙教了?”赫连涛却自不解,还惊问莫羽非。

    厉骁看他果然迷糊,便也不再多训。

    此时尖叫猴既除,眼前便又少分障碍,随后,萧、白两人几经尝试,终将琥灵珠吸至了掌上。

    厉骁见了,不觉欣然点头,遂对众弟子道:“像世龙、泰然这般用掌,便可吸到琥灵珠!”随后便令萧、白二人归回琥灵珠,他自己却轻启仙杖,关了两道机关,又命众弟子重新排好阵列,遂说道:“好了,今日特训的讲解与试练便先到此。眼下,请诸位各都做好准备,咱们从头开始!”

    众弟子听罢,或心中微紧,或跃跃欲试,便听他又道:“鉴于时间与人数,为师且安排如下:尔等共十六人,两人一组,分作八组,以获取琥灵珠并成功走出石阵为准。每组目标,乃两枚琥灵珠。因尔等初学,故为师作此安排,是给

    诸位协助互补之机,至于如何分组,且随尔等自由。”说罢,便见其披风一拂,转身出了石阵。

    这一众弟子几乎两两来自同堂,故分组倒也容易,但兰语堂和兰香堂却各来了三名弟子,那尹骊珠一听两人一组,不禁又喜又急,忙拉住淳于璟道:“璟哥哥,你自然跟我一组,对不对?”说罢,又对同堂的吕峤笑道:“吕师哥,师妹我知你身手不凡,跟谁一组都是无碍,所以……你不会和我争璟哥哥吧?”吕峤性格直率,见她如此,哪还有甚话说,当即便点头应允。

    其实淳于璟本另有打算,便是找莫羽非同组,好暗探其实力,然遇尹骊珠这么一缠,他也无法,便只好对吕峤略使眼色。

    吕峤会意,便追上莫羽非道:“莫师弟,咱两一组如何?”

    赫连涛听了,当即瞪眼叫道:“你是哪里冒出的?竟来和我争师弟?”

    莫羽非心觉唐突,却淡淡一笑道:“吕兄这提议,实令小弟荣幸,不过小弟仙力平平,怕是难助吕兄一臂之力。”

    吕峤不知迂回,被其一拒,便大为尴尬,却忽听旁边金宝道:“你可是兰香堂的入选勇士?”

    “不错!”吕峤傲然道。

    “那好,我便跟你同组,看看咱两谁更厉害!”金宝便也昂然。

    吕峤见他如此,不觉冷冷一笑,随即拂袖而去。

    “嗬,宝宝,你傻啊,跟他组内暗斗,你又如何夺珠?”赫连涛不觉摇头。

    “嘿,我留给你两协作之机,又还拖住对手发挥,你不谢我,却要怎的?”

    赫连涛不觉笑道:“你小子有谋略啊,那便多谢成全!”

    便说着,众弟子也各都落实搭档,出了石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