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破解石咒
    其实萧泰然先时说出此法,本是想延误莫、涛二人,可此时目的已达,他二人却反要耽搁自己。(w?)()然他见莫羽非眼神坚决,便知难以拒绝,只好道:“那方法便是将仙气凝于一股,自下而上先注入其督脉之中,至头顶后,再自上而下推入任脉。这仙力需是浑厚连绵,毫无滞碍,方可打通要穴。”

    莫羽非听这方法竟是令仙气逆向而动,忙问:“你可确定是这法子?”

    “咳,你不信便罢!”萧泰然便急着要走。

    “破解石咒正是这样,铜代的《仙术秘诀》专有此讲!”这说话之人,便是萧泰然的同伴辛娥。

    莫羽非见其说话干脆利落,又道出解法依据,且她与自己并无嫌怨,故不再疑。

    谢过之后,便忙与赫连涛赶至鱼梦跟前,一见其脸色、手臂,更比刚才灰暗,便知情势急迫,忙对赫连涛道:“你护住灵珠即可,我先来试试!”

    赫连涛知他心急如焚,然见他也不问鱼梦体元为何,便要施救,似也太过鲁莽,因说:“师弟,你可别急昏了头!你那体元之气可与师姐匹配?”

    莫羽非自知电体元能适应其它任何体元,然又不便解释,因只说:“这倒不必顾虑!”

    赫连涛却不知他是故意含糊其辞,忙一把抓住道:“这可大意不得!你两若体元不合,那是绝不能互相运功传气的!”

    “咳,师哥,这是修仙基本之理,我又怎会不知?这当口,你就别罗唣了!”

    其实赫连涛之所以担心,便是难想莫羽非怎会知道鱼梦体元,要知修仙之人,对体元之事向来谨慎,绝不轻易向人吐露;故他一见莫羽非贸然施救,自然觉其是情急所致了。不过眼下他见莫羽非胸有成竹,又知其内力充盈更胜自己,便也不再多言,只在一旁守候。

    莫羽非说罢,便在鱼梦背后盘膝坐下,一面回顾方才所得要领,一面却提醒自己切莫心急失控,以致仙气输出过猛,伤人伤己;此念一过,其仙气便顺着丹田源源而上,传至掌间,便见其双掌白气氤氲,似刻意隐去了原有颜色。

    赫连涛见了,不觉暗奇,心想:“莫师弟出掌怎是白色仙气?难道他还练了甚奇功不成?”原来往日修练时,皆是常规训练,故莫羽非也未曾刻意掩饰自身仙气,故赫连涛对其绿品仙气早是习以为常。

    且说莫羽非掌气一足,便即推向鱼梦背部。谁知他双掌刚一触及,却觉仙气回吞,两掌生痛,实如拍在石块之上,不觉心下一凛:“难道是我掌力不足?”随即便要加力运气。

    赫连涛却急道:“莫师弟,你可是还要加力?”

    莫羽非听了,不觉微一蹙眉,因他自己也是拿捏不定。

    却听赫连涛道:“我看师姐背部僵硬如岩,你力道一猛,只怕要碎啊!”

    “那却如何才好?”莫羽非不觉为难了。

    “我想刚才萧泰然那两人意思,是说仙气要足,所以你只能多在内力上花功夫了!”

    “内力!内力!”莫羽非不觉暗暗心惊,只怕内力一出,便要走漏本色。忽然,他灵机一动道:“师哥,你所言不错!只是要调动那等内力,我恐还要费些时间;不如这样,我且尽力而为,你则先送灵珠出去,同时便可将此告知厉仙教,请他速来相助!”

    赫连涛一听,心觉有理,便即点头而去。莫羽非见他去了,又见另几组也各自忙乎,无暇他顾,方才敢稍微放开内力,试着步步加强,以冲开鱼梦的各大要穴,推动仙气环向运行。

    幸而他多日来,始终坚持按玉玄子所授秘诀,苦练希声心法,故此时虽已调动六层内力,却仍将仙气控制得十分服帖。

    片刻后,便觉仙气冲破石屏,注入了鱼梦体内,且因鱼梦内力修为深厚,故虽中咒,体内却仍保持着温热常态,并未受到石化侵袭,故她一接到莫羽非传来的仙气,便立时调动自身仙气,与之衔接,这一交融,配合得甚是巧妙,两人虽无半句交流,却俱是心中一喜。

    然此之间,却又有两组弟子得了灵珠,急往外走,便在其越过第二石阵时,忽见莫羽非正在怪石旁传功救人,不觉一惊,随即却更加快了步子,急速离开。几人均想:有他二人在后,自己便不致垫底了。

    莫羽非却觉只要能救鱼梦,便是十个第一,他也甘愿放弃!且他素知赫连涛爽直大度,绝不会为名次之事而怨他救人之举,故他一心只管运气破咒,并无杂念,便因他心境澄澈,故气息顺畅,绵绵不绝。

    鱼梦受此助力,倒有些出乎意料,感动之余更觉心中一暖。她心中既热,便极是有利破除此类冷黑仙咒,因为石化之本,便在于捕获了人心至深处的脆弱,故一个人若是精气神同时温热,无所畏惧,则石咒便会失去效力,不攻自破!

    故片刻之后,便见鱼梦全身红光微显,灰暗石色尽皆褪去;她仙气既通,顿觉浑身自如,不多时,便又丽颜如初了!她心中喜悦,不觉回眸一笑,莫羽非抬眼间,忽见其笑靥如花,不觉心中一荡,一时间,什么比试名次、什么猴儿冰猬,于他二人,竟全都远了、淡了。尽管石阵之中,声浪叠涌、怪石旋转,而他两人却心有灵犀,甚感欣然。

    然石阵之外,众弟子却各有心绪,其中最为心急之人,便是赫连涛与白世龙了。此时两人虽都交了灵珠,却比灵珠未到手时更觉不安。白世龙因不见鱼梦,自是提心吊胆,而赫连涛将此事报与厉骁,欲请其相助,不料厉骁却摇头一笑,说是莫、鱼两人并无大碍,不时便会出来。

    而一旁的淳于璟,表面虽是平静,内心却渐觉焦躁。起初,他还因争得第一而颇感得意,后来一听说莫羽非久久不出,乃是因救鱼梦所致,便暗想:“他定是眼见第一不成,便想冒险一搏,好抢我风头!”此念一生,便有些郁郁不乐。然事已至此,他也只好静观其变了。

    便此时,众人忽见石阵之上,有两人携手飞出,待其飞近,才见果然是莫、鱼二人。一时间,众人也忘了名次先后,倒只是惊异于二人破解石咒竟如此之快!就连厉骁那分身,虽早在石阵中见了二人破咒之状,然一想莫羽非掌力非比寻常,也是暗觉惊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