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另有选择
    尹骊珠因意外获了第一,又见这铜人新颖有趣,不觉赞道:“这铜人可比外面制的那些铁骑武士高明多了!”她所言倒也不假,那铁骑武士,只是一种精致摆设,虽看似高大勇猛,却不及铜人实用。?女?sheng?小说?网 w?

    金宝听了,却大咧咧道:“厉仙教,你既能做这小的,何不造个大的?”

    厉骁一时不解其意,便冷道:“却拿来何用?”

    金宝便笑道:“仙教你若是乏了,便可派那铜人上场,替你传功,你自己便可休息啦!”

    淳于璟一听此话,便知厉骁不快,因回身对金宝道:“金师弟,你这话就差得远了!我等弟子若要学到过硬的本事,自然还得厉仙教亲传功夫才成。这铜人之用,其实是在辅助提示,就好比助教一般,然若想以之取代尊师,实是太过荒唐了!”

    金宝还欲争辩,却见淳于璟对厉骁拱手道:“厉仙教,弟子倒觉得单有这铜人,还不足将旋风掌学得深入,且弟子瞧这铜人精贵,也就三枚,而今日未获此奖的弟子便无法借其揣摩学习,想来甚是遗憾。所以,弟子想请问仙教,这石阵特训……可否加设一场?”

    其他弟子一听“加设”二字,不禁矍然一惊,金宝更高叫道:“什么!你还要来一场?”

    淳于璟却笑道:“此时大家都精疲力竭,若说再训,岂不说笑么?不过明后两日,恰逢休假,我倒觉得时机正好!”

    其实淳于璟未必真想加训,然他先前早有耳闻,听说厉骁已说服了掌院仙博玉玄子,要加设课时,故他为答谢厉骁今日护短之恩,便顺水推舟,提出加训一事。

    而厉骁听他一说,果然便笑道:“你这提议,倒正是应了为师心意!”

    赫连涛却心哼道:“淳于璟想要溜须拍马,说话自然乖巧!”

    此时评说已毕,厉骁便依铜人大小,将其分别奖给了前三甲。随后又问:“对于为师所说加课一事,尔等可都愿参加?”

    萧泰然便问:“厉仙教,这加课定在何时?”

    “便在明日早间。为师因见尔等多为沧龙预选弟子,故如此安排,更有利尔等集中突破,备选沧龙!”

    萧泰然听了,便和同组的辛娥点点头,两人遂心意一致,决定参加。原来他二人在铜代之中,向来名列前茅,不料今日却被铁代弟子抢了先,故对这第二之位实是不甘,因想再试一次,一来是要争得头筹,二来也可娴熟技法。

    再说石星一组虽只第三,然他与鲁朋来却着实有些高兴。因他二人自罚运黑藻以来,便饱受旁人冷眼,故此时能超越另外五组,便也算是收获不小,故两人对明日加训之事,都是兴致勃勃。

    这铜代中既有两组获奖,那剩下一组便也不甘落后,眼见萧、石二组皆要加训,便也决定明日参加。

    而铁代四组中,淳于璟是定要参加的,裴、吕两人自然也就随他同去,而尹骊珠既沾了“第一”的光彩,便也不好退出,故一众弟子,似是都要参加了。

    厉骁见众弟子似都有意,便笑道:“尔等若都能来,那是最好不过。那么,明早仍在此处见!”说罢,便宣布完课。

    而此之间,莫羽非却另有想法,故直到旁人散去,才上前对厉骁拱手道:“厉仙教,弟子对您今日特许之机,深为感谢!您的旋风掌实是别具一格,令弟子大开眼界,弟子日后定会勤加练习,以体会这掌法的精深奥妙。”

    厉骁听了,先还一悦,然忽却觉他话中有话,因问:“听你这意思,像是明日不来?”

    莫羽非便歉意道:“弟子因之前早有安排,故明日无法参加……实是遗憾。”

    厉骁却忽道:“你之不来,可是因名次之事?”

    莫羽非不觉一怔,心想:“这与名次何关?”

    却听厉骁道:“其实胜败乃常事,你又何必为此挂怀?”

    莫羽非听了,忙道:“厉仙教,您恐是有些误会了!弟子虽一时落后,却并未计较名次。”他见厉骁似是不信,便又道:“其实弟子今日能得您亲授旋风掌,便已很是感激了!”

    “哦?是么?”厉骁听了,不觉微微皱眉,忽道:“那你可是因叶仙教之故?”

    “叶仙教?”莫羽非不觉一愣。

    “你是他堂中弟子,所以来我课上,便有所顾虑?”

    莫羽非不觉一笑道:“这却没有的事儿。”

    “那你为何不来?难道是觉旋风掌威力不够?”

    “不,不,弟子对旋风掌可是佩服得紧!”

    “那是何故?”厉骁问时,脑中却忽闪过一念,“难道是因为卓有功?”他两人因暗争新一届的仙学总监之位,故彼此心怀嫌隙。然他一想卓有功明日无课,便又打消了他与自己争夺弟子的念头。

    其实莫羽非明日不去,乃是因自身体元之故,需赴玉玄子处,接受更深一步的心法指导,以便有能力充分控制内力,以确保两日后的选拔上不漏破绽。然这等原因,实不可道与旁人。

    然厉骁素来自负授课出众,又早已习惯众弟子对其课堂趋之若鹜,故对莫羽非推辞不来便有些耿耿于怀。一时间,他忽想起一幕,不觉暗忖:“难道这弟子是因心怀恋情,才借故不来?”他原是想起了莫羽非适才与鱼梦携手同出的情形,且鱼梦之前恰有告假,说明日沧龙又有任务,故不能来。

    这两事一叠,他便觉所料不差,因说:“你如今刚才铁代起步,若是心有旁骛,则必定于你不利,尤其儿女私情一类,更要淡化才是。且两日后,你便要竞选沧龙护卫,你可知这选拔何等严苛?你看那些入选弟子,不仅仙基扎实,且还各都身怀绝技!而你们此次选拔,虽说扩招,然其招选标准却并未降低,故铁代弟子要想入选,实是不易。所以若非特别情由,为师倒还劝你明日继续!”

    莫羽非一听,不觉大是为难,故只好道:“厉仙教,弟子明白您之苦心,只是弟子明日耽搁,实是有件要紧事,还望您理解。”

    厉骁听了,便冷道:“既如此,那便由你罢。”说着,一甩披风,转身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