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手串寸心
    沧龙选拔终于到来。(w?)

    四月清晨的阳光,明媚而柔和。莫羽非却因选拔之事,只觉心中发紧,没甚早饭之意,坐在桌前,胡乱吃了两口雪芋卷,便觉够了,而赫连涛却连吃了两个海菜大包,又大喝紫米金瓜粥,还赞不绝口;莫羽非瞧他喝得“哗啦”作响,只比往日胃口更甚,不觉大为佩服。

    赫连涛本正吃得爽快,猛然间抬头,忽见莫羽非正笑瞧自己,然其碗、盘中的美食却几乎没动,便眉毛一动,道:“怎么,味道不妙?”

    说着,便抓了一个雪芋卷往嘴里放,两三口下肚后,方道:“嗯,海菜咸香,这个清淡,各有滋味儿。”

    莫羽非见其吃得津津有味,便将盘子一推,道:“你若喜欢,尽管享用!”赫连涛既见此说,哪还客气,便顺手端来,美餐了一回。

    他俩用餐时,范庠却对着铜镜反复整理衣衫,心想今日赛事隆重,铜、铁弟子皆要到来,便尤其注重自己的仪表。

    然就在此时,莫羽非却忽闻一阵异香,不觉惊道:“这不是天姥香么?”回头一看,便见范庠正在腰间系香囊。

    赫连涛见了,不觉“噗”的一声,喷在了桌上,莫羽非笑着一退,却见赫连涛抹嘴道:“香香,你今儿要佩了这个,‘香香’二字可要声名远播了!”

    范庠一听,不觉红了脸,心下一掂量,似觉有些不妥,便嘀咕道:“本还指着它带些好运呢。”

    赫连涛却笑道:“你又不参赛,还盼着走运!走什么运?狗屎运?还是桃花运?”

    范庠便胀红了脸道:“你脑中就只这些!”他说着,却想起自己还另有一样护身物,便又转回里屋,从箱底取了母亲给的那串雨墨珠,这珠子同样有辟邪压惊之用,且又不似天姥草那般招摇,故范庠将其一戴,只觉甚为合适。

    原来范庠早便听人说这沧龙选拔,时时可能发生险情,他一想那晚的旋转石阵便够唬人了,今日则更不知有些甚么情况,且自己那紫郁症尚未康复,最易受邪入侵,故需佩了这辟邪之物,方才踏实。

    他一戴上这雨墨珠后,便似手腕发光一般,走路都神气了。

    赫连涛见范庠复又出来,袖口却挽起一截,故一眼便瞧见其左腕上多了串透明飘丝的珠子,便心笑道:“这小子还花样真多!”然昨日金瑶伞神送他的那串黑曜石,他却动也没动。

    其实那珠串子黑亮圆润,透着深沉魅力,若说他不动心,那是假话,然他拒之不戴,却是想着一船伞子几乎皆有金瑶伞神所赠的护身物,独莫羽非没有,他若戴了,岂不是反与他人连成一气欺负自己兄弟了?这种小人之为,实为他赫连涛所不齿!

    原来金瑶伞神手头富足,便以贵重饰物拉拢人心,然因不满莫羽非触怒了赫连铁,故未赠他分毫。

    她送与赫连涛的便是这黑曜石手串,淳于璟的则是一枚媚阳玛瑙戒,而白芩婉的却又不同,金瑶伞母想着女孩娇美,便赠了其一支粉晶雕花簪。他三人中,独淳于璟受其礼物,最是感激奉承,而白、涛二人却因惦记莫羽非,故面上受之,心中却还芥蒂。

    而此时赫连涛本想搁开此事不提,谁知范庠却走来坐下,一面吃起了他那份芙蓉蒸蛋,一面道:“你俩既要参加比试,定也佩上了开运之物吧?”

    其实莫羽非原想着自己做好了准备便是,还何需它物?然见他此问,便笑道:“大家不是都有护身伞了么?”

    范庠不觉“噗哧”一笑道:“光只这个,那怎么够?”

    “哼,那便像你,手上脚上都挂上?”赫连涛便不屑道。

    “诶,赫连兄,我本是好意提醒,你怎又要找我不是?”范庠不觉恼了,于是转瞬道:“你若要有,怎不见戴着?”

    “喂,香香,你这话何意?可是瞧我没有,故意激我?哼,我倒跟你说,我不仅有,而且比你那串还厉害!”

    范庠从未听说这护身符还可比厉害,于是就当了真,较劲儿道:“你怎知你那串更为厉害,难道是取材蓬莱,神仙手笔?”

    “嘿,算你聪明,它确实便是蝶岛曜石,伞神手笔!”赫连涛只顾争强,却忘了莫羽非在旁听得分明。莫羽非不觉奇道:“青花伞母既担心我之安危,为何又不送我手串?啊,是了,她定是船务太忙,没时间选购。”然他却不知,那蝶岛曜石珠价值不菲,于青花伞神而言,实是奢侈之物了。

    范庠听了,却笑道:“嗬,师哥,你该不是吹吧?真是蝶岛曜石,你还有不戴之理?”

    便此时,却忽听莫羽非道:“那,我就先过去了。”说着,便转身出了门。

    赫连涛这才回过神来,一想自己竟当着莫羽非说出珠串之事,不觉后悔。于是丢下碗,叫道:“喂,莫师弟,等等我,咱们一块儿去!”

    范庠却并不着急,便一面细吃蒸蛋,一面想着赫连涛所说的曜石手串。

    而赫连涛追上莫羽非后,便将手串之事与他说了,莫羽非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心中更觉赫连涛颇有情谊。

    ********

    这早,玉弓沙场中的围栏全都取消了,整个沙场连成一片,更显开阔。此时,四周看台早已坐了不少弟子,众人议论纷纷,那喧嚣浮动在空气中,只令参赛者更为紧张。

    而这次的赛场实是有些特别,若是俯视,便会看得极为清楚,竟是一个庞大的扇形。赛场被均等划分为十二块,而参赛的十二名选手,便需在各自的区域内,尽快避开陷阱,冲向终点。那终点所在处,正好指向今日的中心看台,也就是今日贵宾以及掌院仙博等的就座之位。

    然此刻,站在沙场中的弟子们却无法窥见赛场中的情形,因为十二入口处的门皆是紧闭。

    赫连涛见了,便忍不住绕着赛场逛了起来,而莫羽非却盯着那深灰石门,暗想:“那背后真不知是怎样险境?”

    就此时,却忽听身后有人轻声一唤,他回头一看,竟是鱼梦。

    便见鱼梦笑道:“我瞧你怎么有点儿紧张?”

    莫羽非见她说中,不觉笑道:“沧龙选拔,胜败在此一举,我还真难平静下来。”

    鱼梦却笑道:“不过越是重要关口,越要学会淡然,否则实是不利发挥。”

    正说着,赫连涛却从那边绕了过来,一见鱼梦,便嚷道:“嗬,师姐偏趁着我不在,给他传授经验之谈,偏心啊!”

    “是么,我看你信心十足,全不需要旁人提醒呢!”

    “咳,师姐,你可是沧龙首席啊,怎么说,赛前得您指点,也会沾点儿喜气啊!”

    鱼梦眼中一笑,却忽然右掌飘出,直袭他左肩,赫连涛唬了跳,却还险中避开了。然脚刚站稳,却忽觉身子一僵,竟是僵住了。

    鱼梦见他满脸惊讶,便笑道:“怎么,没见着我左手施了冰封诀么?”

    眼下赫连涛唯独还能开口说话,便道:“哪有啊?莫师弟,你见着了么?”

    莫羽非便笑着点点头。原来莫羽非未被袭击,故不似赫连涛那般惊惶,故自然间便开了见性眼,是以瞧见鱼梦确实左手暗施了一道仙诀。

    赫连涛便甚不服气,因恼道:“我不信!你俩定是联手欺我!”

    莫羽非便笑道:“好啊,你要说是,那又如何?你便这么坐以待毙了?”

    赫连涛这才竭力回想那日和范庠一块学的解冻咒,试了三次,方才解开,然却把自己弄得又冷又痛,因为其中一次竟用反了,因此刚一解冻却又急冻,故皮肤一松一紧,实是生痛。

    “好啦!赫连弟,你可得谢我,提前让你热了身,待会儿定比他人更有状态!”鱼梦不觉莞尔笑道。

    “师姐,说实话,今日我是见了你的顽皮了!改日不再领教!”赫连涛揉着冻得通红的皮肤道。

    便此时,却听有人高唤赫连涛。赫连涛转身一看,原是斑斓食社的社长哈绮罗。这哈绮罗乃是银代弟子,担任食社之长实是再合适不过。她体态圆硕,面颊丰腴,两眼微单,眉毛却细。招呼赫连涛时,不仅嗓门大,还急得直踮脚。

    “哦,哈社,我就来!”赫连涛挥手应了声,便对鱼、莫二人笑道:“我们社长叫我呢,你们慢聊。”

    鱼梦见他笑得狡黠,不觉微微脸红,然旋即却一笑道:“去罢,你们社长要给你助威呢!”

    “她要是特在这会儿给我捎来美味儿,就太不厚道了!我今早必须克制!我要——身轻如燕!”赫连涛说着,便比了个飞燕式。

    鱼梦见了,自是忍俊不禁,莫羽非却笑道:“师哥,这可为难你了。”于是又对鱼梦笑道:“他今早胃口大开,吃得不少!”

    “喂,喂,当着我面也敢嚼舌啊!”赫连涛便要揪住莫羽非,无奈那边哈绮罗又催他。

    “哼,回头算账!”赫连涛说罢,便转身而去。

    莫羽非望其背影,见其走得大摇大摆,倒真想追上踹他一脚好玩,然见鱼梦在旁,便忍住了。

    就此时,却听鱼梦笑道:“莫师弟,你那日倾力助我解开石化咒,我还没谢你呢。”

    莫羽非见她言谢,不觉微微脸热,忙道:“哦,那,那也没什么。”却见鱼梦从腕上褪下了一雪白珠串,递给他道:“这是砗磲石,有镇心之用,你若不嫌,便当作谢礼收下吧。”

    他见鱼梦如此,自是心中一热,然一看那砗磲洁白无瑕,实非常物,便笑道:“师姐,你也太客气了!似这等美好之物,与你甚是般配,还是你留着吧。”

    其实鱼梦向来内敛,然今却以自己所爱之物相赠,实可说是破格之举,不料却遭其婉拒,不觉微微一怔,忽却摇头笑道:“你既不收,看来是不合心意,那……我也不好勉强了。”说着,便又重新将之戴回腕上。

    莫羽非听她此说,方才觉出其失望之意,忙道:“师姐,你可别误会哪!你有心赠我,我便知足了,只是——”

    “只是男儿戴上,不太合适?”鱼梦微微笑道。

    “不,怎么会呢?”莫羽非有些脸热。

    鱼梦笑了笑,便又取下手串道:“那你就不必客气了。”

    莫羽非见其如此真诚,便伸手要接,不料却忽听赫连涛远叫道:“喂,莫师弟,我看到啦!”

    其实赫连涛尚在远处,并未瞧得分明,似见两人私表心意,便闹着好玩,然他这远远一呼,却把莫羽非惊了跳,莫羽非忽想起赫连涛既为他舍了曜石不戴,自己又怎好戴上这砗磲手串?于是微一迟疑,终是没接。

    鱼梦见其忽变,自是不解,然心却想:“难怪有人说他难以捉摸,我先还不信。看来,果然……”她想着,便将手串放回了衣袋中,无心再戴。

    便此时,却见淳于璟和白世龙并肩而来,同行还有白芩婉和吕、裴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