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锋芒
    沧龙选拔定于巳时正式开始,眼下距比试还有一刻左右,众选手皆已入场,开始第一环节,即预热护身铠甲,并接受物件检验。

    此时观众席上,座无虚席,场上还设有大屏幕,届时以反映场中的比试情况。

    此次的赛场为扇形模式,十二勇士的起始点皆在场地南面,十二人排开呈弧形,从南出发,共同冲刺北面唯一目标。

    因北面是最佳观看位,故专门设置了嘉宾席;而其他方位则由弟子们任选。

    看台上人声鼎沸,选手们也是动力十足!

    而莫羽非的情绪却很是复杂,这之前,他内心的矛盾还只是海面上的星帆一点,而此时,却随着风浪奔涌而至,展现出迫人心魂的全貌来!

    当他看到台上不少弟子高举远观镜,满腔热切时,便按捺不住内心夺魁的渴望,然一想到青花伞母和掌院仙博的提醒,又不觉暗暗担心。

    此时,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北面看台的正中。

    那是贵宾之位,故正对此次比试的终点。今日来客,更比往日不同。故鸿鹄鹤卫受掌院仙博之命,特在贵宾席处安置了紫晶楠坐席。

    紫晶楠木乃是仙界奇树之一,其色微紫,略有暗香,且其向阳处还聚成了紫晶纹理,很是奇美。此套案几座椅还是五十多年前,因沧龙军护卫龙族有功,保住了青轩城城邦安宁,而城主淳于仁为赏其功,特赐鸿鹄仙院的。故此套座椅意义不凡,若非贵客莅临,绝不会动用此座,然今日来者,若不请出这紫晶楠木座,还真不足以衬其身份之尊。

    原来此人便是青轩城城主夫人,惠王之妻冷昭婞,她此来虽只是仙教司特使,然其贵为王后的光芒,却穿透了特使身份,散发出来,以致多少人几乎忘了同来的仙教司长,眼中唯有特使闪耀。

    玉玄子作为鸿鹄仙院的执掌人,虽说心境淡泊,却也知仙院不离俗务,这冷特使何其重要,她倒也十分清楚。故此次冷后到来,玉玄子不得不中断修练,特地早起梳妆,并换上了一袭藕红长裙,以增喜庆气象。

    而这日冷后的华袍,却艳压群芳。

    当玉玄子率领众仙博在鸿鹄正门的幻影桥上迎接冷后时,冷后乃是一袭橘红镶金锦缎装,如此华美色泽,正需他人陪衬。

    眼下两人并肩邻座,却显得不太协调,以致莫羽非第一眼看到那橘红光影,便觉甚是刺眼,再看掌院仙博,却觉太过淡雅。

    赫连涛虽长在青轩城的贵族世家,然毕竟冷后尊贵,便也无缘见到。故此次得见,自也心生好奇,凝视了半响。

    以前他只闻冷后仙术独绝,行事果断凌厉,便想此人定是面容清瘦冷峻,酷似男子作风,不料此时虽只远观,却也能觉出此人颇具风韵。而争相一睹冷后风采者,又岂止赫连涛一人?众弟子虽都有些仙气底蕴、内力修养,然一年当中,本就难遇如此赛事,且今日更有冷后亲临,故众人皆是兴奋异常。此时忽见掌院仙博陪着一锦衣贵妇登上看台,其后还随着两位文官,之后又见那贵妇落座北面正中的紫晶楠座上,众弟子便知是冷后无疑了。而同来的仙官,便是仙统教头白九戎。

    其实此番比试,不过鸿鹄内部的一场赛事,虽说重要,却也不至惊动冷后。故冷后亲临,就连玉玄子也有些惊讶。

    此时宾客已至,只待比试开始。莫羽非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强烈的愿望——要尽力夺得第一!冷后的出现似乎刺激了他的神经,但原因为何,他也不曾细想。

    如此情势下,不单莫羽非,其他选手同样意气风发,野心十足。既然冷后和仙统教头同时莅临,那此次比试便不再是一场普通选拔,而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如若夺魁,则足以照亮未来仕途!

    至于淳于璟,虽贵为太子,却从来不愿坐享荣华,他虽年轻,却急于证明自己的仙力。且其母冷后素来对他寄予厚望,只盼日后他能称雄仙界,成为青轩一代圣君!故此番比试,对他而言,也是意义非凡。

    此时他远看母后高高在上,陡然间想起了她昨日告诫,让他全力以赴,绝不可掉以轻心,无论如何不可输给铁代弟子,尤其莫羽非。其实他对莫羽非素有警惕,然听母后此说,却心生不忿,心想莫羽非有何能耐,值得母后如此留意?但在母后面前,他也只能谨言慎行。

    他却不知,冷昭婞自那夜暗袭冰莲岛后,便一直内心惶惶。她虽派人查过,得知牧紫已亡,然却不知其子牧翡去向。这于她而言,便如头悬利剑!然她贵为青轩王后,又不便明处打听其行踪,故只能暗中探查,偶有消息传来,都会让她心生不安。

    两月前,她因在仙基礼上目睹了莫羽非的超凡手段,不觉心疑其身份。后来派人寻查时,却断了消息。

    后来才得知莫羽非进入了鸿鹄仙院,与淳于璟同年级,因此更为疑心。故冷后甚想亲睹此人,以辨真伪,以免日夜悬心。而此次沧龙选拔,正是良机,她自然不会放过。

    眼下她虽和玉玄子温言漫谈,心中却有些惴惴不安。

    那晚,她不曾见到牧翡容貌,即便在仙基礼上,她也不曾看清。然她对其声音却印象深刻,有了这条线索,她倒可初作断定,此人到底是不是牧翡。

    故她表面虽和玉玄子应酬,心中却急于见到莫羽非,惶急之中,又十分焦灼矛盾!

    她既盼他是,却又怕他是。是,便是死敌浮出,至少胜过惶恐猜疑;怕,却是因死敌既出,自己也就凶险万分了!因为她已想到,若此人真是牧翡,那他能凭假名混入鸿鹄、安稳至今,定是有人暗中庇护,否则绝无可能!

    而这暗中庇护者,既敢与她作对,便绝非泛泛之辈。而眼下看来,众人皆惮其威,敬其势,又有谁敢冒险保护牧翡呢?可见此人实力之厚,隐藏之深,定非寻常!想到此,她真是如坐针毡,哪还能觉出自己那楠木座椅的幽香?

    这惶恐,她虽竭力掩饰,却也露了痕迹;玉玄子练气日久,眼明心亮,自是洞察秋毫,悉知人心。眼见她心神不宁,便也不再多言,只命鹤卫殷勤奉茶,好让她心绪平缓。

    便此时,十二选手已开始对接铠甲仙气,验明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