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赛前险况
    冷后放眼望去,只见众勇士站作一排,纷纷穿上了掌事仙教递去的银灰铠甲,便问玉玄子,为何还要配与铠甲。 w?()

    便听玉玄子道:“正如王后所知,此次选拔实是仓促,然选拔难度却丝毫不减,这于铜铁两代弟子而言,确是挑战过大,故这铠甲便有护主之用。”

    冷后听了,便点头道:“这倒想得周全。比试固然重要,却也不可忽视了安全。”说时,便见几个选手合掌运气后,那铠甲中心按钮忽然一亮,随后铠甲便通体发出莹莹光辉,只见那光亮或绿或蓝,正是选手自身的仙气颜色。

    冷后看了,不觉笑道:“鸿鹄这铠甲,还真是独特啊。”

    玉玄子便解释道:“这铠甲名叫护主衣,虽可护主,却也认主。故欲穿此铠甲,至少需提前一日将自身仙气灌注其间,待其充分吸纳仙气后,才能发挥奇效;然初使时,选手们必须与之对接仙气,只有对接成功,方算‘唤醒’铠甲。这铠甲一旦被‘唤醒’,选手便可在危机时刻,按动中心按钮,以解危困。”

    “哦?不想区区铠甲,竟有这般特性!”冷后微笑道。

    比试前,掌事仙教便将求助之法告诉了各选手,即:一按为挡,可防各类兵器攻袭;二按为升,可解坠落、溺水之困;三按为补,即可取铠甲中所储仙气,反补自身。但每求助一次,均减十分,且总共只可求助三次,若有超出,即被淘汰。

    此时,又有几位弟子点亮了铠甲中心的按钮。

    冷后见了,便道:“可见这几位弟子已是对接成功。”

    “正是。”玉玄子点头道。

    “那么,这铠甲是只认注气之人?”冷后疑道。

    玉玄子却摇头道:“也不尽然。只要仙气属于同类,且品级一致,便可对接。不过,这些铠甲事先便已刻上了本次选手的名字,选手又均由胆识鼎所选,且昨日注气时,在下一直在场审视,整个环节,并无差错。”

    “哦,这个自然,”冷后微微一笑,遂道:“掌院仙博又何需解释,鸿鹄仙院作风严谨,可是声名在外呀。”

    玉玄子忙道:“不敢当。”然心中却微微一紧。

    若在往日,玉玄子听此赞美,定是心情愉悦,然今日听闻冷后此说,却有些莫名心忧。

    便此时,却见选手当中,尚有一人还在对接铠甲,玉玄子凝神一望,只觉那人似是莫羽非,不觉心头一紧。那情景,冷后自然也注意到了。其实可想,当其他选手皆身着光亮铠甲、整齐而立时,那个手忙脚乱的弟子是多么显眼!

    玉玄子并没看错,那人的确便是莫羽非。

    此时莫羽非已顾不得旁人眼光,只竭力运气,想要唤醒自己身上的冰冷铠甲!

    赫连涛就在他旁边,先还以为他故弄玄虚,不觉低声调侃了两句,后觉不对,才忙想办法,欲帮其找到问题所在,然他试遍了入校以来的各项运气法门,皆是毫无起色。此番过程,直令负责分发铠甲的掌事仙教耐心渐失,而看台上的观者也是议论纷纷。按照比试规定,预热铠甲需在半刻之内完成,如若失败,便将被淘汰。

    玉玄子一看桌上沙漏,只见时限快到,不觉暗急,然转念一想莫羽非若就此出局,倒可避免电功外泄的风险,或也是件好事。正想着,忽听冷后道:“这弟子是不是太过紧张了?这仙气对接,该不至太难罢。”

    玉玄子只好道:“恐怕这弟子今日状态欠佳。”

    冷后听了,不觉望了眼淳于璟,心想:“但愿璟儿今日别有什么闪失!这成败之事,全在结果,谁又会去理会什么‘状态’!”

    就在这紧要关头,莫羽非本已无计可施,脑中却突然冒出了萧泰然那日的质问来,忽想:“咦,他曾说我仙气‘有异’!”

    真没料到,彼时的厉声质问,此刻却成了他的一线灵光!

    他忽又想起那日严昉的担忧,说他是“银绿”仙气,忽然间,他茅塞顿开,同时却又惊出一身冷汗,心想:“难道是要我使出电力,才能唤醒这顽固铠甲?”就此时,却见掌事仙教看了眼高置于光阴柱中的沙漏,提醒道:“第一环节,时间快到,请尚未对接者,抓紧时间!”

    淳于璟见此情景,竟也一阵紧张,他只暗盼莫羽非出局,却觉自己恐怕又要失望。

    赫连涛见了,却急火攻心道:“你这是怎的,啊?想临阵脱逃?”

    “嘘,我有法子了!”莫羽非忽低声道。

    赫连涛一怔,却猜不透莫羽非究竟要如何。

    莫羽非一面催动深层内力,一面心道:“青花伞母、掌院仙博,我若有甚闪失,你们可别怪我呀!”

    而此时的玉玄子,却比刚才更为忧心,因为她本以为莫羽非会就此放弃,不料却见他手法陡变,竟是逆用希声心法,欲释放潜藏的电力!她眼见如此,却又无法上前制止,一时忧急袭心,也禁不住掌心微汗。

    然刚才那会儿,东面看台上兰语堂的弟子们却已焦躁不安,尽管掌堂仙教叶震宣不住地宽慰众人,说是什么后来居上、兵不厌诈,但时候稍长,大家便觉不对了;此刻叶仙教见莫羽非已有出局之险,才觉事情并不乐观,且远观其运功掌法,实是生僻奇异,他不禁心想:“这小子该不要险中求胜吧?”然对其为何用此心思,却也琢磨不透。

    而堂中最急的,便是左机和金宝二人了。

    先时金宝因嘴快,便道了句“莫羽非这下没戏了!”,左机立时便唱起了反调。其实左机未必真就看好莫羽非,只是能和金宝斗嘴,他便觉乐趣之至。于是驳道:“还没到时间呢,你怎知没戏了?”

    金宝便急道:“不是我说他,这预热铠甲又不是甚难事,不过传气而已。既然对接不上,便是仙气出了问题,这哪能一时解决得了啊?”

    “喂,仙气能有什问题?难道练岔了气?若是如此,莫师哥哪敢上场!”

    “诶,虽不至岔气,但却可能仙力倒退啊!”金宝瘪嘴道。其实在他看来,莫羽非不过一凡尘小子,能入鸿鹄已是侥幸,此番竟还受选入赛,实是不可思议!倒是眼下技不如人,似才理所应当。

    “哇,你这话诓谁哪!这仙力当中,便属仙气最为稳定!即便莫师哥这几日偷懒不练,也不至差到对接不上啊。”左机说罢,周围弟子也都大觉有理。

    范庠还添道:“再说我见莫师弟还颇为勤恳,且他惯来注重练气,又怎会仙气倒退呢?”

    “可他对接不上却是事实啊。”金宝不觉嘟囔道。

    白芩婉听了,便哼道:“金师哥,听你这冷言冷语,竟不像我兰语堂的弟子!”

    金宝听她刻薄,不觉恼道:“白芩婉,你说话留点儿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小心思!你要维护莫羽非,也得看看实情!”

    严昉见两人说得动了怒,忙劝道:“大家都是一堂弟子,何必伤了和气。”

    白、金二人本还有气,忽见叶仙教回头摆了摆手,遂朝场上一指,意即让两人稍安勿躁。白、金两人便各忍了气,只看那场上情形。

    便见莫羽非掌法一变,陡然间,其掌间竟腾出一团绿气,只见那绿气越来越亮,直至将其全身覆盖其中!

    那掌事仙教本已拿起口哨,欲宣莫羽非出局,然顷刻间,却被莫羽非身上迸出的强光唬得跃开一丈!

    那看台上,左机不觉兴奋道:“看吧,我就说嘛!”金宝却惊得微张着嘴。这惊众当中,最为惊异的便是玉玄子和淳于璟两人。玉玄子本以为莫羽非会黯然放弃,求得安稳,淳于璟则以为莫羽非好运一尽,便露马脚。而眼前的事实却是,莫羽非以自身散发的耀眼绿光炫得众人几乎不敢逼视,就此刹那,按钮一亮,绿光莹莹!莫羽非心中一喜,忙收了仙气。

    “时间到!”掌事仙教紧盯沙漏,宣道。

    所幸莫羽非已在所给时间内完成对接。

    赫连涛见了,不觉心奇:“这小子如此弄险,难道是故意的?”想到这儿,不觉眉头微皱。

    这也难怪,赫连涛身为勇士之一,自然也有夺冠之想,此时忽见莫羽非备受瞩目,心中难免有些波澜。

    那看台上,却有一人始终抱着双臂、冷眼旁观,然当莫羽非点亮铠甲时,他却忽然嘴角勾笑,暗暗点头。此人便是仙博卓有功。

    那日,鸿鹄招选新弟子,他正是考官之一。当时他便知道莫羽非仙气特异,更恐其体元妖孽,会给鸿鹄带来不幸,便力劝玉玄子拒收此子。然玉玄子却固执己见,认为电体元本身并无正邪之分,只要善加指引,莫羽非日后便可大有作为。

    他因自己反对无效,故对莫羽非偏见甚深。因此,刚才一见莫羽非惶急无策,他便使出了见性眼,紧盯莫羽非,想看其如何应对。然莫羽非斗胆逆使心诀,倒也令他一震。

    故常人刚才只见强绿光芒,卓有功却摒其迷障,见到了其中的电光!那一刻,他眼光骤闪,心冷道:“这小子竟是这么急不可耐地使出了电力!”

    而这电光,同样也未躲过北面看台上几位高人的慧眼。彼时绿光骤亮,顿引玉玄子心惊、冷后皱眉,而白九戎一愕之下,心中也是一沉;只有叶仙教微微一笑,心赞莫羽非总算化险为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