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符纹暗号
    萧泰然眼见淳于璟公然吸取了石星的仙气,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显然,他对淳于璟的行为极为不耻。?女?sheng?小说?网 w?

    看台上,白九戎却笑对冷后道:“太子殿下果然胆识过人,不费吹灰之力便能从高年级弟子处夺得仙气。”

    冷后却似对此话充耳不闻,她凝视着屏幕,心忖:“莫羽非如此拉拢人心,手段可比璟儿高明多了。”

    叶仙教看到此情此景,不觉颔首笑道:“我兰语堂弟子即便没有入选沧龙军,也不愧为鸿鹄之人!”

    却说淳于璟获取仙气后,更觉精神倍增,遂对萧、辛二人道:“此番若与本王联手,二位意下如何?”

    萧泰然眉头一皱,辛娥却欣然道:“能与太子殿下联合,那是再好不过了。”

    淳于璟也不等萧泰然回答,便扣住萧泰然的手背轻轻一点,顿时便刻上了一菱形符纹:“这是暗号,点亮即是求援。”

    萧泰然不料他出手如此迅猛,更暗惊其符纹术之娴熟,更在自己之上。辛娥自然不拒,她倒暗将淳于璟所刻暗号看成一种恩赐呢。

    便见淳于璟笑道:“往后本王若与师兄师姐同入沧龙军,还要请二位多加照应。”说罢,便为萧、辛让出路来。

    萧泰然拂袖离去,心中虽不快,却也不再理会。辛娥却觉借此之机攀上太子,实是幸事。

    原来淳于璟提早修炼了符纹术,且因得高人指点,造诣不浅,故他方才在萧、辛二人的菱形符纹中暗施了抑气诀,萧、辛二人若不能破诀,便不能全力运用仙气。

    淳于璟面色不变,却已对全局了若指掌:眼下最强的两人已被自己缚住,莫羽非又被石星绊住,赫连涛却不是自己对手,如此局面,真是再好不过!

    萧、辛二人先还不知淳于璟的手段,两人放开见性眼,只在石阵中往来寻觅,却不见半分琥灵珠的影子。

    按说两人只需调动六成仙力,便能将这石阵看穿,可今日两人几乎使出了全力,却只能看些皮毛。

    “师哥,今日这石阵可是格外隐蔽啊。”辛娥竭力破除石阵中声浪的干扰,大声对萧泰然道。

    “辛师妹,你可觉自己气息有什么异样?”萧泰然忽落脚下来,招呼辛娥道。

    辛娥听他一说,不觉心头一紧,忙也落将下来,回想刚才感受。这一想,越觉不对:“我是觉气息流动比往常慢了许多,我还以为是紧张之故,因此没多理会。”

    萧泰然却摇头道:“我刚才也是同感,但我并不紧张。”

    辛娥不觉有些害怕:“怎么会这样?”

    “你我手上的不是普通符纹,太子殿下是要招兵买马啊。”萧泰然冷冷一笑。

    辛娥眉头一紧,低头一看,只见那菱形符纹宛如一枚烙印,深深刻在了手背上。

    “你会破解抑气诀么?”萧泰然问。

    “会,但我却无法充分调动仙气。”辛娥急道。

    “我给你注气,你试试。”萧泰然果断道。萧泰然知道辛娥也是符纹术的一把好手,眼下只有先舍才可得了。

    “师哥,你是温体元吧?”辛娥因才吃了淳于璟的亏,不觉心有余悸。

    “不错。”萧泰然嘴角有些讥嘲,“我两同堂两年,你今日却怀疑了?”

    辛娥咬了咬嘴唇,心想:“人心叵测,万一有误呢。”但她也知道自己多疑,遂接受了萧泰然的注气。

    就在这时,却忽听主考官宣布道:“第一颗琥灵珠已被九号选手淳于璟率先掘得,请其余选手抓紧时间,勇创佳绩!”

    淳于璟听此公布,不觉心头有气,他深知夺珠不易,主考官这一报,不是让他树敌么?

    然鸿鹄为充分考验选手能力,故有最后一局宣布比试进程的惯例。这一宣布,自然会引来选手间激烈的争夺,但以后的战局便是如此,现在就必须适应。

    果不其然,赫连涛一听此消息,便截住了淳于璟的去路。淳于璟因怕琥灵珠化掉,故只能用掌风将其托住,这一来,应对便逊了几分。

    “涛兄,你是存心要拦本王?”淳于璟似笑非笑道。他因连出数道旋风掌都难以将赫连涛逼退,故想以身份压人。

    “你这般夺珠,也不怕被人笑话?”赫连涛指着淳于璟,笑道。

    “本王凭本事获胜,何笑之有?”

    “你又不是考官,那凭什么放了野猴子来弄人?”

    淳于璟听了,眉毛微微一动,却笑道:“本王不知你在说什么。”

    “你以为自己天衣无缝么?”赫连涛说时,早已欺身夺珠。

    淳于璟心下一沉,却左手托珠、轻巧避开,右手一招“开门见山”直朝赫连涛面门劈下,便见一道绿紫寒霜兜头而下,赫连涛顿觉头冻齿寒,一个喷嚏打得响亮结实!

    “太子殿下的寒霜掌果然厉害!”兰香堂的弟子们见赫连涛落了下风,不禁拍手称快,兰语堂的弟子们却又急又气,爱莫能助。

    “这便是平日功夫不足,临阵便要吃亏。”叶仙教闷声道。

    然淳于璟虽技高一筹,心中却隐觉不安。

    赫连涛一眼瞧出淳于璟的心思,不觉笑道:“你这腰带却露了行藏!”

    他这一指,全场的目光便都齐聚在了淳于璟的腰带上,淳于璟低头一看,却见自己腰带尾端竟还是条猴尾,忙将之急变回去。

    “喂,别抵赖啊,我这耳朵的咬痕还在呢!”赫连涛摸着刚才被咬的右耳,嚷道。

    淳于璟眼神闪过一丝恨意,嘴上却淡然一笑道:“本王没时间跟你耗费,本王却可以请人陪你玩儿。”淳于璟仍将琥灵珠托在手上,话也说得底气十足。

    赫连涛一时还没回过神来,却忽见淳于璟对着手背微微一吹,一枚绿色菱纹亮了。

    片刻,便见萧泰然和辛娥同时落至眼前。

    “替本王拦住他!”淳于璟命道。

    赫连涛若想以一敌二,几无可能。

    “这是我的团队。”淳于璟嘴角勾笑,抛下一句,遂掌托琥灵珠飞身而去。

    就在这时,石星却赶了过来,他见萧、辛二人神色不善,遂附在赫连涛耳边低语道:“咱们要快,这石阵中的琥灵珠只有三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