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突破水纹第七境
    赫连涛听了,惊问:“你怎知道?”

    “莫师弟在为我疗伤时所见,总之我们决不可掉以轻心。()”石星低声道。

    石星虽已谨慎,却忘了此番比试,危机四起。他刚才那番话,早被淳于璟用顺风耳听了去。

    淳于璟暗自练就耳虽不动,却巧取千里之音的功夫,旁人自然不知。此时,他不禁暗忖:“本王凝聚了全部仙力,才勉强看到一颗灵珠,莫羽非仅凭绿四级别,怎么能发现三颗?”

    而此时莫羽非因耗了仙气,正自第三层石阵间调息恢复,对其余事情,几乎一概不闻。因为他知道,此间声浪激荡,极易干扰心神,若他不能突破水纹第七重,便无法全力控制自己的电体元。

    然而刚才他在替石星疗伤时,竟发现了一个突破口,那便是这石阵的声浪,虽是干扰,然逆用之,却是助力。所以他眼下当务之急,便是尽快达到水纹第七境。

    他这以退为进的办法,却让兰语堂的弟子心急不已。

    金宝便最是按捺不住,只叹气道:“自身都难保,还去帮别人,也不知怎想的!”

    白芩婉却颇为不忿,道:“金师哥,莫师哥不过是调养仙气,他既能在石阵中稳坐,那也是本事。”

    “好,好,我倒要看他这本事怎么夺珠!”金宝很是不屑。

    而看台之上,那些仙力高深者皆开始暗感惊异,因为他们清楚地看到石阵中的气流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朝莫羽非奔去,且气流近身后,便被他快速吸收,一个铁代弟子,能将声浪转化为仙气并加以利用者,显然非同寻常!

    玉玄子目睹了这一过程,心中着实惊喜:“真没想到,羽非竟能在这次比试中获取炼气的灵感,看来他快突破第七境界了。”

    原来辛娥偷袭石星时,下手太重,是以莫羽非只好打破常规,将自身仙气化散成缕缕凉气,好令石星吸收。

    而这一化散过程,却让他自身仙气得以释放,因此他不仅洞察到了琥灵珠之所在,还悟到了石阵声浪的用处。

    冷后见莫羽非竟盘腿端坐于石阵当中,不仅丝毫不受声浪干扰,反能将之吸收,不禁心头一沉。

    而与此同时,淳于璟却暗施符纹术,牵动萧、辛二人的经脉,萧、辛心头虽恨,却只能强忍,因为辛娥还差一步便能破解其仙诀,在此之前,二人皆不敢妄动。

    “萧师哥、辛师姐,剩下的事情便交给你们。本王要先走一步了!”淳于璟说罢,便飞身离去。

    辛娥只怕淳于璟对其符纹再施控制力,因此忙道:“太子殿下,你只管放心去,有我和你师哥断后。”

    石星听了,早已怒火中烧,因对辛娥冷道:“我看你是一介女流,刚才的事便算了。但你若敢再加阻拦,我必不会饶你!”说罢,便对赫连涛道:“咱们走!”

    萧、辛二人不过敷衍淳于璟,眼下他们正急于破解符纹诀,自然也不会拦住石、涛两人。

    而淳于璟见自己占了先机,心中甚是得意,一路掌风轻快,托起琥灵珠直奔终点而去。

    然就在他临近石阵边缘时,却忽见外围巨石纷纷合拢,断了他的出路。

    他左手托珠,脚尖轻点巨石,却觉脚下一滑,几乎踩空。他心头一跳,只怕丢了珠子,但接连而来的巨石就像发疯般横冲直撞,让他应接不暇!

    他身为兰香堂堂长,又是厉骁的得意门生,按说应对石阵应该绰绰有余,不料此时却左躲右闪,措手不及。

    原来莫羽非突破第七境时,已扰乱了石阵气流,故石阵不按常理出牌,也就不足为怪了。

    就在这时,却忽听“砰”的一声巨响。大屏幕上,众人皆见莫羽非收气睁眼,精神焕发。

    碎裂的巨石竟成了莫羽非破境成功的见证,而淳于璟却被合拢的巨石挡了下来。

    “哇,好东西,竟躲在这儿!”赫连涛喜道。他忽见一颗棕色的珠子,在一块移开的巨石凹陷处闪闪发光。

    其实石阵气流既被莫羽非破除,琥灵珠也就不再是什么隐秘之物了。

    与此同时,辛娥也成功破解了菱形符纹诀,她和萧泰然顿时摆脱了束缚。以他二人的见性眼,找到琥灵珠本就不算难事。

    “师妹,这颗琥灵珠给你。”萧泰然抢得剩下的那颗后,托给辛娥道。

    “师哥,这是比试,哪有赠送之理呢。”辛娥一笑之中,脸现红晕。

    “若不是你刚才帮我解开符纹,我又哪有仙力去探珠?”

    辛娥不觉恨道:“不错,若不是淳于璟那阴招,我两早已到终点了!让我抢了他手上那颗,才解恨呢。”说罢,直追淳于璟而去,萧泰然立时飞身跟上。

    且说石星见涛、萧二人各夺一珠,再放眼一望,果然石阵中再无琥灵珠,因想:“莫师弟救了我,涛弟又是他同堂师哥,我自然不能同涛弟抢,那辛娥刚才却偷袭了我,我也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石星知道萧、辛二人同属访兰堂,自然便急追萧泰然而去。

    莫羽非突破水纹第七境后,眼前虽有重重巨石阻挡,却将三颗琥灵珠的去处看得清清楚楚。

    淳于太子之前对他下过的狠手,此时也该让太子殿下尝尝了。

    霎时间,淳于璟发觉不仅背后是巨石,眼前更被其他五人团团围住,饶他平时机智沉稳,此时也有些脊背发凉。

    他环视了一眼,发觉琥灵珠已各有其主,不觉笑道:“各位,在下因刚才已替诸位探了个前哨,这石阵不知出了什么状况,已经失控,还请各位小心为是!”

    “太子殿下,若没本事出去,拿着琥灵珠也是枉然,不如给我!”辛娥冷冷一笑,指尖早已发出一道蓝赤光焰,那光焰瞬间化作一条灵蛇,缠上了淳于璟的左手。

    淳于璟右指陡削灵蛇七寸,那灵蛇却又化作火焰,在淳于璟的左手背上轻轻一灼。

    “你!”淳于璟吃痛一呼,顿见左手背上的符纹被变成了倒三角。

    “太子殿下,这是礼尚往来,请别介意!”辛娥嘻嘻一笑,收回了蓝赤火焰。

    “我师妹的符纹术不高,但足以改变刚才的菱纹。”萧泰然此话,无疑暗示了辛娥的符纹能力不逊淳于璟,只因刚才疏忽,才遭了暗算。

    淳于璟听了,不由暗忖:“我的符纹术虽至五级,然她却能轻易将其改变,可见此法比我娴熟。不过危情之下,可用险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