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威逼
    “太子殿下,您还犹豫什么?”辛娥虽已制住了淳于璟,却不敢当众将其逼急了,毕竟他还是青轩未来的王。 w?()她不过是想利用比赛规则,达到自己的目的。

    “辛师姐,给你一颗,也没那么难。”淳于璟说着,忽将左掌灵珠一抛,那灵珠飞旋之下,竟堪堪打中了赫连涛掌上的那颗!

    赫连涛始料未及,自然飞身夺珠,谁知淳于璟却点了赫连涛身后穴道,一把扼住其咽喉,将其死死制住。

    “淳于璟,你干什么!”莫羽非见淳于璟下此重手,不觉震住。

    “比试当中若出了意外,也很正常啊。”淳于璟眼中闪过一丝阴恻的笑意。

    “你这分明便是威胁,不是意外!”莫羽非怒道。

    “莫兄,这是战场,不是儿戏的地方,你若怕了,就此退出吧。”淳于璟挑衅一笑。

    “师哥,我们走!”辛娥见状不妙,低声对萧泰然道。

    “辛师姐,你慌什么?”淳于璟的听力,远超他们想象。

    辛娥一惊,只好停步。

    “你们知不知道,符纹移形是怎么回事?”淳于璟忽问。

    赫连涛还想趁此冲开穴道,然淳于璟用了冷冻术,以赫连涛的功底,一时根本解不开。

    “别动!”淳于璟低嘱赫连涛,遂继续道:“符纹移形乃是一种符纹拔出术,便是将一人身上的符纹强行拔出,并移植于另一人身上。”

    “太子殿下,这是一种黑仙术,你不该在这说这些。”萧泰然皱眉道。

    “萧师兄,本王说的可是青轩苦刑司的刑法之一,倒也不算黑仙术。”淳于璟淡淡道。

    “你到底想怎样?”辛娥越听越怒,不觉握紧了拳头。

    “辛师姐,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赠本王的符纹,本王打算转赠给这位赫连兄了。”淳于璟说罢,轻拍了拍赫连涛的肩膀。

    “什、什么转赠?”辛娥又惊又怕,她终于知道这位太子殿下,并非传闻中的温文尔雅。

    “对了,本王需提醒你一句,你若拔符不慎,伤了本王,那本王到时便会请你去苦刑司。所以你此番移植,需要调动全副仙力,十二分的小心才行!”

    “喂,辛师姐,我和你素无冤仇,请你手下留啊!”赫连涛见辛娥右手两指紧闭,显然是要动真格了。

    “住手!”一道绿光“嗖”的一下,打断了拔出符纹的蓝赤焰。

    辛娥一怔,见是莫羽非。

    “莫兄,你是想去苦刑司?”淳于璟眉毛一挑,问道。

    “太子殿下,今日比试,旨在较量仙力,而你却以威势压人,这样很难服众。”莫羽非声音虽低,却不容轻视。

    “本王告诉你,真正的比试,是综合实力的较量,别以为你那点微末功夫,能撼动本王在鸿鹄的地位!”

    莫羽非听完后,只冷问了一句:“今日,你非要伤我师哥?”

    淳于璟感到他的话中有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这无疑是在挑战他的权威,不觉怒极反笑道:“其实本王还可以再给你们一条路,就要看你们的诚意了。”

    “请说。”莫羽非为救赫连涛,只能强忍怒气。

    赫连涛被冷冻术制住,此时早已浑身僵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淳于璟扫视了众人一眼,忽冷道:“你们都跪下。”

    莫羽非眉头一蹙:“你说什么?”

    “本王让你们都跪下谢罪。”淳于璟毫不含糊道。

    “殿下,鸿鹄之人,向来平等,你难道不知?”莫羽非冷道。

    淳于璟听罢,不觉一笑:“尔等向我俯首称臣是迟早之事,何不今日趁早,说不定以后还能受到重用呢。”

    萧泰然听了,便道:“太子殿下,鸿鹄培养的人才乃是仙界的精英,青轩的守护者,即便效命于青轩王室,也无需跪拜。”

    “好,好,嘴上都会说,那本王就来点儿实际的!”淳于璟终于恼羞成怒,只见他推开赫连涛,却忽将自己手背上的符纹吸出,遂以电闪之速刻在了赫连涛的手臂上——

    “啊!”赫连涛受此符纹攻击,当即疼得快要晕死过去,因为强拔的符纹带着原主的怒气,其痛苦比烙铁更甚!

    赫连涛手背顿时发出一阵焦臭,那枚倒三角果然烙在了手上。赫连涛的手不住地颤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主考仙教,这一举是不是太过了,弟子可需前去制止?”鱼梦见事态陡变,忙请示道。

    主考官却摇摇头,让她静观。

    然兰语堂的弟子早看不下去了,一时群情激愤,有人更是对淳于璟破口大骂,却被叶仙教制止下来。因为叶震宣知道,沧龙的选拔,从来都是动真格,曾经还有弟子险些丧命,所以眼前这点儿,还不算什么。如果此时便却解救,赫连涛便丧失了比试资格。

    看台上的观众虽听不到石阵中的对话,但白九戎单凭眼观,便知**分了。看到此,遂对冷后道:“王后,太子殿下能出此招,实有帝王魄力,可喜啊。”

    冷后却沉着脸道:“此举不过小儿争执,不值一提。”

    白九戎虽有些难堪,却知冷后心意,其实冷后是想由此淡化淳于璟的过分之举,明显是避重就轻。

    淳于璟却指着赫连涛道:“涛兄,今日你虽受些苦楚,但却是你的荣幸,要知道,得了本王的刻印,才有资格成为本王的人!”

    辛娥见淳于璟左手背上还流着鲜血,不禁心颤道:“此人对自己尚且狠毒,对他人还不知要怎样呢!”一想自己刚才竟得罪了他,不觉双膝发软。

    淳于璟已窥出辛娥心思,不觉微微一笑,遂对莫羽非道:“你是给本王跪下呢,还是看你师哥向我求饶?”

    “莫师弟,千万别理他!”赫连涛痛中大呼。

    淳于璟见莫羽非一脸严霜,不由在赫连涛的符纹上灌注了一道蜜蜇咒,赫连涛顿时惨叫起来。

    “这样如何?”淳于璟手中仙气一收,赫连涛却还在地上*。

    莫羽非眼中忽然闪过两道绿光,像霹雳划过翡翠!

    骤然间,狂暴的暗绿仙气从他全身蔓延开来,并迅速环绕其身,形成了一个飞旋的气团,气团间涌动的声浪因为太过强烈,以致萧泰然等皆立时运气,以免毁掉听觉。

    “飞波走浪!”莫羽非使出玉磬剑诀,将先前吸收的声浪化作惊涛骇浪,向淳于璟攻去。

    淳于璟不明其招数,还以为只是寻常的水系仙术,故以土系法迎战。但玉磬诀的招数精妙,轻易难以破解,且那声浪太过强烈,是以他根本招架不了,转瞬间,便被巨浪淹没,直至莫羽非收手,他才露出人形来,但口鼻中的水,几乎把他呛个半死!

    其余人都觉解恨,却又暗自担心,得罪了太子殿下,该是什么后果?

    却见莫羽非淡淡一笑道:“比试场上,偶有意外,也是常情嘛。”

    淳于璟听了这话,气得咬牙暗道:“莫羽非,今日之仇,本王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