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阴狠的报复
    看台上,冷后双眉紧锁。? w?她对莫羽非逆转局面的能力有种警觉,而警觉慢慢就演变成了痛恨。

    “这小子居然敢将璟儿逼至如此境地,他是鲁莽无知,还是存心不给本宫面子?”想至此,冷后脸上犹如笼上了一层寒霜。

    玉玄子不便观察冷后深色,却明显感到气氛冷凝。

    白九戎只好解围笑道:“冷后,本届选手实力强劲,看来以后太子殿下不缺陪练了。”

    冷后轻瞟了白九戎一眼,半晌才道:“这陪练反客为主,就失了规矩了。”

    白九戎只好点头称是。

    而此时,场上的各堂弟子们,除了震惊,更有一种担心,同为庶民,他们为莫羽非的处境担忧,他打伤的不是普通对手,而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他是吃了豹子胆么?

    可是莫羽非没有糊涂,因为他深信鸿鹄仙院对人的尊重,如果一个修仙者连基本的尊严都没有,又何来修仙的自信与超脱?何况这是比试,难道还要考虑身份之别?

    眼下,赫连涛望着莫羽非萧索挺立的背影,既感动又震惊。他没想到,平时息事宁人的莫羽非竟能在危机关头保住修仙者的尊严。

    可是,当他看到淳于璟从地上缓缓站起,眼中跳动的仇焰时,他突然心头一坠,这淳于璟,他会怎样报复莫羽非?

    也是,淳于太子长至今日,从未受此重创,别说重创,便是违逆,也不曾碰到半分。加之他修炼天赋高,容貌又甚是俊美,故这些年来,顺风顺水惯了,今日的羞辱,实是如剑穿心!

    且他起身后,才发觉自己浑身经脉竟似欲断裂般,大骇之下,真恨不得能将莫羽非当场毙命!但他从来不会莽撞行事,他知道,此时若处理不当,很可能吃了大亏还名誉扫地,所以他强行忍住了,随即幻出屏障,遂盘腿其中,力求保住元气经脉,不令之受损。

    莫羽非见其如此,便扶起赫连涛,遂左手一带,瞬间便卷起了地上的一颗琥灵珠。

    “师哥,走吧。”莫羽非淡淡道。

    赫连涛心中暗敬莫羽非,便随其一道朝终点走去。

    辛娥、石星见状,忽才回过神来,忙去争抢剩下那颗,然石星手快,辛娥便没了机会。

    辛娥因适才偷袭了石星,也不便再夺,正沮丧,却听萧泰然道:“今日这琥灵珠,原可一分为二,你也不必发愁。”说罢,便轻运掌功,将自己手中那颗分作了两颗。

    “啊,原来是这样。”石星看着自己那颗,这才明白莫羽非为什么只取一颗。心下既赞其为人厚道,又佩服其眼力之精准。

    原来莫羽非突破了水纹第七境后,目力也随之增长,其视物能力已可察秋毫,且对于急闪而过之物,亦可辨其微末,此种眼力,远非寻常弟子能及。

    因此,刚才淳于璟以手上琥灵珠弹射赫连涛那颗时,莫羽非竟在刹那之间洞见了琥灵珠一分为二的情形,他便就此明白了为何本次比试只显现了三颗琥灵珠,其实考官还要考察他们的视物能力。

    而这时,兰香堂的弟子却早已躁动。眼看他们的代表淳于璟失去了琥灵珠,还身受重伤,他们顿时对莫羽非恨得咬牙切齿,与此同时,兰香堂对莫羽非所在的兰语堂也恨之入骨,若非两堂仙教坐镇,这两堂弟子非动手不可。

    就在莫羽非与赫连涛快距终点还有数百米时,看台上的冷后却忽问玉玄子:“掌院仙博,请问这一届的沧龙选拔是刻意降低了难度么?”

    玉玄子听了,微觉不解,因说:“冷后,实不相瞒,眼下鸿鹄确实急需护卫人员,但沧龙选拔向来严格,这一届也不列外。”

    的确,每一届的沧龙选拔各个环节的考法不同,但其难度均是经过测试,以保证能充分检测出选手水平。

    冷后听了,便道:“虽说如此,但本宫以为,若不派鬼雕上场,这比试终归是有些不足。”

    “可是,今日比试论项目数量、难度,以及时长皆是符合历届标准,此时若再派鬼雕,只怕太过。”玉玄子明知此话有些违逆冷后心意,但为了鸿鹄弟子的利益,她向来都会据理力争。

    “今日本宫前来,便是想看看鸿鹄这些年来的长进,若无新意,岂不辜负了青轩第一的盛名?”冷后笑说着,语气却不容反驳。

    冷后说罢,又微微侧头问白九戎:“白仙统,你认为本宫提议如何?”

    “冷后高明。”白九戎含笑恭敬道。

    “掌院仙博,眼下时机正好,你就告诉主考仙教,这是本宫的意思。”冷后吩咐道。

    冷后话已至此,玉玄子只好派人往场上放入了三只鬼雕。

    叶震宣远见黑衣助手携着鬼雕上场,便知情况突变,然到底缘何,却还不知。

    鱼梦在场中,正自为莫羽非高兴,却突见三名精悍助手各带鬼雕入场,不觉心头一冷:“还要用鬼雕?之前并未有此安排啊。”一丝不快掠过她的心头,她只怕这来势对莫羽非不利。

    只见助手走到场中后,便各朝一方站定,遂揭开鬼雕眼罩,将其放出。

    这时恰逢淳于璟元气初复,收回仙障,他一见鬼雕上场,竟忽然计上心头,不觉恶狠狠地笑了。

    他放眼一望,只见其他几位选手竟都弃他而去,不禁暗恨道:“今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就在莫羽非等五人同时快近终点时,却忽见淳于璟落至眼下,挡住了去路。

    “莫羽非,没想到本王会恢复得这么快吧?”淳于璟的眼中闪过仇恨的光芒。

    “让开!”莫羽非冷道。

    “本王若无把握,又怎会将你拦下?”

    淳于璟扫了眼赫连涛等人,遂对莫羽非道:“其实你不用这么假惺惺地拉拢他们,你想想,如果他们知道了你的身份,还会容忍你么?”

    莫羽非听了,心中骤紧,却一言未发,倒是赫连涛急了:“羽非是我兄弟,我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少在这儿挑拨离间!”

    淳于璟却冷笑一声道:“莫羽非,其实本王早该揭穿你,只是本王可怜你一介凡人,来此修炼也是不易,然本王却没想到你狂妄至极,竟敢用妖邪仙术伤了本王!”

    “请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不懂什么妖邪之术。”莫羽非冷道。

    “你刚才在短时间内,吸取了石阵仙气,并摧毁其构造,这等仙术,岂是一个铁代弟子所能掌握的?”淳于璟质问道。

    “可笑,你是见自己技不如人,便要诽谤么?”赫连涛气咻咻道。

    “赫连兄,你眼下还蒙在鼓里,自然要替你的莫师弟说话。不过,我却要问诸位一句,胆识鼎选拔当天,难道就没人觉得奇怪么?”淳于璟此话一出,莫、萧二人皆是一悚。

    因为萧泰然清楚地记得,那日,他因质疑莫羽非的仙品,而与之交手,只是后来却不了了之。此时淳于璟忽提此事,确实让他重生疑惑。

    他回想起莫羽非刚才的聚气过程,实在有些诡异,只因情急之下,莫羽非又解决了危机,他才忽略了莫羽非的仙术提升之道。

    淳于璟见萧泰然若有所思,又转问石星:“石师哥,你该很清楚光阴湖黑藻的厉害吧,可是你想想,莫羽非潜入光阴湖,被黑藻困了数个时辰,最终却能成功返回,若他不通妖术,又怎能达成?”

    石星听了,也觉无可辩驳,其实他第一次见到莫羽非时,便觉其有些不同寻常,但具体却又说不出为何。

    此时三名铜代弟子都有些疑惑,淳于璟又转向赫连涛道:“赫连兄,你与莫师弟朝夕相处,难道就没发觉什么特异之处?”

    “淳于璟,你到底有何居心?”莫羽非听了,不觉勃然大怒。

    淳于璟却冷笑道:“莫羽非,你也怕了?早知如此,你为何不向我臣服?”

    “你眼中的高贵,在我这里却不算什么。再说了,你也没有服众的本事!”莫羽非冷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