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瞠目一战
    赫连涛见淳于璟咄咄逼人,心中很是不忿,遂对莫羽非道:“师弟,咱们无需再费口舌,突围吧。?女?sheng?小说?网 w?”说罢,便以风雷掌劈开一条路来。

    淳于璟倏然闪避,嘴角却勾出一笑,指尖微动时,已将符纹咒收紧——

    “啊!”赫连涛忽觉左手符纹钻心刺痛,同时,全身经脉也变得酸软了。

    他手上掌风一歇,琥灵珠便落入掌心,渐欲融化。

    赫连涛无法,只好反掌任由珠子落在地上。

    “太子殿下,别怪我不客气了!”莫羽非见淳于璟步步紧逼,遂展开近身虎威拳,朝淳于璟下颌击去。

    淳于璟见此拳来势迅猛,便松了赫连涛的符纹咒,转而迎战莫羽非。

    其实莫羽非这招十分用险,因为他的拳法中并未蕴藏仙气。他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他方才也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仙气太过强悍,他怕自己一怒之下,再次重伤淳于璟。

    而淳于璟因刚才吃了大亏,所以此时处处都是最为严谨的打法,为避免体元受损,他竟调动了七成仙气以护身体,而剩余三成则用于迎战莫羽非的虎威拳。

    “萧师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辛娥见莫、璟二人缠斗甚紧,遂催促道。

    萧泰然对莫羽非已起猜疑,自然更不愿与淳于璟结怨,遂与辛娥一道,托着琥灵珠、展开轻功,朝终点飞驰而去。

    石星见了,不觉左右为难,遂问赫连涛:“你走么?”

    赫连涛只坦然道:“我还要助战莫师弟,不走,不走!”

    石星却道:“赫连兄,其实莫师弟于我有恩,我原该助他。可是他之身份,确实有疑,眼下倒不如让他全力发挥,我等先独善其身吧。”

    赫连涛也不想强人所难,遂道:“石兄,你先走吧,无妨。”

    石星微叹了口气,遂托珠离去。

    就在这时,赫连涛忽听得一阵尖锐刺耳的啸叫声,抬头一看,竟有三只红顶鬼雕朝莫、璟二人俯冲而去,赫连涛不觉大呼:“莫师弟,小心鬼雕!”

    莫羽非正要凌空点中淳于璟背后的仙穴,却忽觉脑后一阵风响,心觉不妙,顿时收手避开,谁知转眼便见三只鬼雕加攻而来!

    他心中一惊,忙飞速向后滑去,而此过程,却避开了鬼雕幽蓝的眼睛。

    淳于璟却因刚才吃了几记虎威拳,手肘、背部犹自疼痛,盛怒之中竟对鬼雕怒目而视。其中一只鬼雕嗅到了他火辣辣的杀意,顿时飞转而来,淳于璟眼中看到的,却是挥拳就打的莫羽非!

    而这“莫羽非”的虎威拳果然凌厉,先是一记“饿虎扑食”,后是一出“猛虎出洞”,然这一次,淳于璟却化解得游刃有余,原来他记性奇好,故而复现了莫羽非刚才的招式。

    而此刻,莫羽非却正以玄冰镖瞄准两只鬼雕的要害,只是鬼雕左扑右击,速度太快,以致他连发两枚,皆未成功。

    此时阳光普照,万物忽然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四面看台的水晶材质令莫羽非微眯双眼。

    然此刹那,他却忽觉即便闭上双眼,他也能看到鬼雕的身影!

    他心中一跳,忙催动仙气障,护住身体,遂盘腿坐下,开始调动仙气以强化这种视觉效果。

    鬼雕挥翅冲撞其仙障,却屡屡撞击不破,而他却渐感银色仙气从丹田而出,沿着经脉到达头顶,他虽然闭着眼,却能越发清楚地看到攻击自己的鬼雕行迹了。

    玉玄子在看台上看到这一幕时,心中微微一动:“看来羽非在突破水纹第七境后,已形成了凝力水目,这种眼力对他很有利啊。”

    果然,便见莫羽非右手再次呼出两枚玄冰镖,虽未睁眼,却已将之对准了来势凶猛的两只鬼雕。

    阳光下,两柄玄冰镖发出夺目的光芒,鬼雕幽蓝的瞳孔骤然紧缩!

    它们嗅到了冰镖强劲的威胁,瞬间调整战略,将与淳于璟缠斗的那只也召集了过去。

    淳于璟骤见幻影消失,不觉一怔,心头怒气却还未消减。

    “哼,又来了一只,那也无妨!”,莫羽非嘴角勾笑,指尖忽又多出了一柄玄冰镖。

    “看招!”他心中一喊,三枚冰镖顿时分射而出,三只鬼雕应声落地,两只僵死,另一只扑腾了两下,随即不动。

    叶仙教见此情景,心中甚是得意,心想:“羽非这一镖三雕,手法实在不错!不愧为我叶老儿的徒弟!”

    厉骁转眼便见叶震宣神情得意,心中自是不快,然对于莫羽非手法的干净利落,他却也暗感惊异。

    “呵,臭小子竟然击毙了三只鬼雕,怎么可能?”禁林护卫方天游愕然道。回想当半年前,莫羽非还是个凡尘的小子,然今日却已让人刮目相看了。

    这批红顶鬼雕乃是鸿鹄新进的嗜血鬼雕,其攻击力之强,远在绿顶鬼雕之上,寻常弟子能一次击昏一只便是不易,而莫羽非却令三只倒地,实是罕事。

    冷后看到此,扶在紫晶楠木座椅上的右手不禁暗暗收紧,白皙的手背顿时显出了细细青筋。

    “冷后、白仙统,请用茶。”玉玄子见鹤仙斟了茶,遂微笑道。

    白九戎点头回礼,冷后却似不闻。

    她正密切地注视着莫、璟二人,一道密谋的暗火正沿着她的引线迅速燃烧。

    淳于璟摆脱鬼雕后,终于清醒过来,却忽见真正的莫羽非竟然毫发无损!而数丈开外,三只鬼雕已经毙命,且每只额上都被玄冰镖扎中。

    “不可能,绝不可能!”淳于璟大喊一声,忽然脑中闪过一念:“对了,嗅烟,还有嗅烟!”

    他忽然想起母后之前的提示:若见鬼雕,便用嗅烟。

    虽然他深感困惑,因为铁代弟子都知道,应对鬼雕,一要靠镖类利刃,二便是金鳞火,但却从未有“烟术”一说。

    且嗅烟为冷后所创,此仙术阴诡毒辣,对修炼者仙力要求极高,淳于璟虽得其传授,却只知皮毛,若以此术应对鬼雕,实无优势可言。

    但眼下他已别无他法,若想打败莫羽非,唯有此招尚可一试。

    况且,他深知母后智计过人,她既有此言,必有其理,他又何必穷追其因呢?

    莫羽非见鬼雕既除,便收了凝力水目,快步朝赫连涛走去。

    赫连涛适才在旁观战,早已看得瞠目结舌,此时见莫羽非走来,心中竟生起一股仰慕之意,说话也结巴起来。

    “师、师弟,你好身手啊!”赫连涛咧嘴笑道。

    “师哥,你也不错啊,两颗琥灵珠竟转得如此顺溜!”莫羽非见赫连涛左右两掌旋风“呼呼”,两颗珠子在此掌风中皆旋转自如,心中自是高兴。

    “哦,对了,这颗是你的!”赫连涛忙将其中一颗传给了莫羽非。

    两人一笑,遂展开轻功朝终点飞去。

    谁知此时,却忽听背后一声厉呵:“莫羽非,看招!”

    莫羽非眉头一蹙,对赫连涛道:“此番你勿等我,先护住兰语堂的名誉要紧!”说罢,将赫连涛往前一送,自己却落将下来。

    赫连涛一看时间所剩无几,只好右掌托珠,急往终点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