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黑妖复现
    莫羽非不料淳于璟竟如此难缠,一回头,竟见其两掌交叠,顷刻间,掌间便升腾起暗绿烟气。?女?sheng?小说?网 w?()

    莫羽非眉头紧凝,只觉此情此景有些眼熟,便此时,忽见淳于璟大喝一声,其掌中绿气便如两条灵蛇飞窜而来,莫羽非急忙施出仙气障,将其抵挡在外。

    那两道绿烟扑上仙气障后,竟发出“噗嗤”声响,便如火焰被扑灭般。

    “是嗅烟!”莫羽非恍然大悟,不觉心中剧痛。

    那一晚,他母亲遇害,便是受了这嗅烟灼烧!那幽蓝的烟气,烧伤肌肤的惨烈,他没齿难忘!

    “淳于璟,你这是找死!”莫羽非心恨时,已破开仙障,以迅雷之速逼至淳于璟眼前,右手一出,便将其两道烟气灭得干干净净!

    “记住,从今往后,别让我看到这破烟!”莫羽非咬牙道。

    莫羽非的眼瞳隐着幽深的绿,像古井下的碧石。

    淳于璟被这眼神慑住了,那一刹,他感觉莫羽非像是异类。

    莫羽非盯住他,眼神毫不退让。

    淳于璟终于收了手,正想缓兵之计时,却忽见不远处,有只鬼雕动了动。他心头一颤:“当真天助我也!”想罢,忽指着莫羽非身后道:“鬼雕活了!”

    莫羽非回头一看,果见其中一只微微抽动了一下,显是未死。

    原来这只鬼雕因吸食怒气,化作了莫羽非的模样,直至还原时,那额上“雪井”仍未显现,故莫羽非的玄冰镖稍偏了位子,并未击中。

    此时莫羽非见那冰镖恰在其“雪井”旁,才反应过来,心中正是烦闷,却见这鬼雕已扑面而来!

    场中弟子见了,均是一阵唏嘘。

    冷后看到此,心头一震,不觉微微前倾,实是有些急切。

    其实整个过程,鱼梦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协考员的身份,却让她爱莫能助。

    只见她俏立于场中,不时观望限时令,心中甚是焦急。

    而淳于璟为了打败莫羽非,似乎已将时间抛至脑后,便见他退开数丈,再次催动掌力,朝莫羽非发出一阵阵灼肤嗅烟。

    莫羽非见了,不觉怒火大炽,一枚玄冰镖竟射向淳于璟,淳于璟早已敏捷避开,却故意将鬼雕引向莫羽非。

    淳于璟此时心怀窃喜,故不易招惹鬼雕,而莫羽非却怒火中烧,故一见鬼雕,便中了圈套。

    那鬼雕还甚是记仇,对于莫羽非的那枚玄冰镖之痛,他一直耿耿于怀,是以此番打斗,便尤为激烈。

    莫羽非因心中盛怒,渐渐地,眼前竟幻化出一个相貌怪异的黑衣男子。只见其高颧须眉,眼若铜铃,十分可怖!

    “什么?黑电妖?!”白九戎见了,不觉霍然起身。他身为仙统教头,曾与其激战,不料莫羽非眼前竟幻化出如此恶人。

    玉玄子见了,心中也是震惊,暗道:“难道羽非曾见过此妖,甚至与之交手?”

    然此时冷后的面色却白中泛青,她内心的迷雾也逐渐散去,可是迷雾渐去后,她的神经却再度绷紧:“这莫羽非若真是牧翡,本宫又该怎样将之除掉,却不着痕迹呢?”

    其实,从莫羽非初到仙城,斩获“新冠”的那一刻起,冷后便感觉莫羽非是一种威胁,及至今日,她更肯定了这一判断。

    “好在璟儿依我之计,使出了嗅烟,否则这‘莫羽非’不知还要潜藏多久!”冷后一面看着莫羽非怒战“黑电妖”,一面佩服自己思虑周全。

    此时比试时间还剩一刻左右,叶仙教看着沙漏变化,又见莫羽非与那“黑电妖”斗得异常惨烈,当真是心急火燎。

    他忽想起第一次给兰语堂的弟子们传授应对鬼雕之法时,莫羽非的反应便大异常人,他当时却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以致今日莫羽非才会身陷危机。

    他当时还以为莫羽非是少年一时怒气,因听得黑电妖的恶名,便愤恨不过,是以要出口恶气,谁知今日所见,才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而此时场上,那幻化而成的“黑电妖”竟招式陡转,其嗅烟由先才的“恶浪滚滚”忽变成了女子气息的“分花拂柳”,场上众人见了,皆是哗然。

    鱼梦见莫羽非身陷怒气之中难以自拔,她虽心急如焚,却使不上半分力,只得暗暗祈祷,希望他能化险为夷。

    就此激战中,淳于璟终于抓到了偷袭之机。他之前受创,一直不得报仇,眼看莫羽非越战越疲,其仙术力度已远不如前,淳于璟便幻影一闪,飞至莫羽非身后,从其背后发起一阵迅捷无比的风雷掌!

    莫羽非本已大耗仙气,忽觉背后一阵强击,不觉喷出一口鲜血!

    “哼,你也有今日,这便是与本王作对的结果。”淳于璟见莫羽非倒地,不觉森然笑道。

    “这也太过分了!”兰语堂的弟子们见了,不禁勃然大怒,但谁若出手相助,莫羽非便会立刻出局。

    白芩婉见状,只急得眼泪打转,然她又怕被旁人取笑,只得悄悄抹了,心下暗骂淳于璟。

    那鬼雕在刚才的厮杀中吸饱了怒气,不禁越发张狂,它虽是“黑电妖”状,一双幽蓝的眼睛却更加狂野地寻觅着莫羽非心中的怒气!

    倒在地上的莫羽非已觉疲惫,然他看到“黑电妖”时,脑中却是那一晚与之搏杀的一幕幕。

    “黑电妖”已逼近莫羽非,它要在对手筋疲力竭时,将之解决!

    鱼梦看到此,已做好准备,如果莫羽非不能自己应对,她会及时击退鬼雕。

    就在这时,却出现了奇怪的一幕。

    “黑电妖”一面走进莫羽非,一面拔下头上的金簪,那金簪瞬间变成了一根锋利璀璨的金杵。金杵顶端是一只傲然的凤凰,但因莫羽非意识已有些模糊,故凤凰的外形也不甚清晰。

    这一刹,淳于璟却忽如挨了一记耳光般,大吼道:“大胆!你竟敢……”但这话到一半,他却又生生忍住了,他万没想到,莫羽非的怒火中竟会幻化出这只凤凰!

    这凤凰,别人或许不知,可是太子淳于璟却是再熟悉不过,因此即便只是模糊的轮廓,他也能一眼看出,那不就是母后曾经佩在发间的那支凤凰金簪么?

    可是,这金簪,莫羽非怎会知道?

    尤其在这种场景出现,那对母后是多大的侮辱!

    淳于璟又惊又怒,二话不说,身形一闪,已驰至莫羽非眼前,他右手忽然多出一柄寒剑,寒剑指着莫羽非!这口气,他绝对咽不下!

    而与淳于璟同等惊恐的,还有冷后本人。她真是百密一疏,她竟忘了,那夜袭击冰莲岛,她的武器便是那支凤凰金簪,而莫羽非,竟把细节记得如此清楚!

    “快,快关掉屏幕!”冷后脸色苍白,嘴唇颤抖。

    此时,莫羽非内心滚热,四肢却冰凉,怒火伤了他的经脉,鬼雕更吸了他的仙气。他微睁双眼,看到了几丈外一个俏立的身影。

    他的目光慢慢上移,终于触到了那双清澈的眸子,还是那样动人却饱含忧急。

    莫羽非忽然精神一震:“不行,我绝不能败!”

    淳于璟长剑刺出,却扑了空。

    只听“嗖!”的一声,两把玄冰镖从斜刺里射出,兔起鹘落间,已中目标——

    鬼雕当场毙命,淳于璟的剑脱手飞出。

    “莫羽非,你!”淳于璟转身一看,却见莫羽非早已掌托琥灵珠,绝尘而去了。

    鱼梦见莫羽非终于脱险,这才稍觉释然,兰语堂的弟子们也顿时转忧为喜。

    淳于璟望着莫羽非渐远的背影,却忽然冷冷一笑:“还好本王早有防备,否则可便宜了你!”

    只见他快速拾起长剑,用剑尖指着地上一处,剑波扩散,掀起地上泥土,霎时露出一颗琥灵珠来。

    “这才是真品,那傻小子却抢了赝品跑得飞快!”淳于璟面带狞笑,转身朝终点驰去。

    莫羽非快近终点时,却忽觉珠子色泽有些不对。

    他心中一沉,难道这是颗假珠?一听身后风响,显是有人飞驰而来。他一回头,只见淳于璟正手托一珠疾驰而来。

    淳于璟得意的神色,显是嘲笑他不辨真假。

    莫羽非忙使见性眼一察,果然是颗假珠!

    “连环旋风掌!”

    刹那间,三个莫羽非已包围了淳于璟,六道旋风掌更是气势雄浑,淳于璟因护珠不易,竟难以招架。

    只见那琥灵珠被猛烈的掌风吸起,顿时飞旋至数丈高空,两人都飞身争抢,莫羽非却动作更快!

    淳于璟眼见不着,便要暗袭,莫羽非却忽用隐身术一避。

    淳于璟眼前一空,不禁唬了跳,只怕被莫羽非偷袭,却不料莫羽非已隐身飞至终点,这才显身,将琥灵珠放入了盒中。

    “太好了!”兰语堂的弟子见了,一阵欢呼雀跃。

    淳于璟放眼一看,不觉衣袖一拂,愤然而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