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寒潭冷电
    莫羽非终于在时限内,令琥灵珠归位。?女?sheng?小说?网 w?

    随后,便听主考官朗声道:“时间到!恭贺第五百六十一届沧龙选拔赛圆满结束。接下来,将由今日我院特邀嘉宾——仙教司特使冷夫人为诸位入选勇士颁奖!”看台上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便见主考官满面堆笑迎着一位宫装贵妇走上台来,其后乃是掌院仙博玉玄子、以及仙统教头白九戎,毫无疑问,这贵妇正是冷后。

    此时五位入选者皆在颁奖台上静候,按年级学堂,从左往右依次便是萧泰然、辛娥、石星、赫连涛和莫羽非。

    只听主考官欣然介绍道:“今日能得仙教司特使冷夫人以及仙统教头白大人的莅临,实是鸿鹄无上的荣耀!对此,在下谨代表我院全体师生再次表示衷心欢迎!”主考官说罢,便是深深一鞠。

    冷后微微一笑,遂抬手道:“这位仙教,不必客气了。”

    此时台下异常安静,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位气度雍容的特使,她的形容举止,无不彰显着王族的风范,这令平民、甚至凡尘出身的师生们颇为惊叹,但更有弟子好奇,今日来者当真便是高高在上的青轩冷后么?可主考官为何只说是“冷夫人”?

    原来,冷后因莫羽非激斗鬼雕时幻化出了凤凰金杵,她生怕此物出卖了自己,因此才命主考官尽量帮她掩饰身份。

    玉玄子还以为冷后行事低调,故也未做他想。

    依照鸿鹄历届颁奖的传统,获奖勇士皆会获得鸿鹄沧龙军护卫队制服一套,护卫队专属徽章一枚,以及当日嘉宾所赠礼物。

    只是冷后万没料到,今日入选勇士中,竟没有自己的璟儿。

    之前她所设想的为璟儿颁奖的种种都变成了泡影,或说变成了巨大的讽刺,怎么,要让她为宿敌之子颁奖?上苍也太会捉弄人了!

    可是冷后的身份让她别无选择。再讽刺,还是应该由她来为五位勇士颁发护卫徽章。

    那是一枚古铜色的精致徽章,衬在白色的仙院制服上更为耀眼。徽章的图纹是一只鸿鹄,翩然起飞,更持有长戟和盾牌,寓意奋进高飞、攻守自如。

    冷后从紫衣仙教托着的盒子中,一一取出徽章,颁给了获奖勇士,直至莫羽非身前,却不由得心头一沉。

    莫羽非冷电般的目光,让她触到了敌意。那一瞬,她已确信,此少年便是牧翡。

    没有谁会对她如此敌视,更没有谁的目光会如寒潭电流!

    冷后依然不动声色地将徽章颁给莫羽非,莫羽非只单手接过,他竭力克制怒气,否则徽章有顷刻碎掉的危险。

    冷后知道,眼下她的一颦一笑都在大屏幕上展露无遗,所以她还试图牵动嘴角,牵出一笑,可是莫羽非冷峻的神情让她这一尝试化为乌有。

    “冷后,请。”玉玄子微微一笑,那声音忽如一束阳光照破了僵局。

    冷后旋即转身,面向全院师生,脸上漾出一抹高贵的笑容。

    赫连涛就在莫羽非身旁,遂问道:“你怎不将这徽章戴上?”

    莫羽非像是半点儿没听到,脑中却将眼前冷后的模样与那晚手持金杵的黑衣人反复对比,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人必有联系,“难道是同一人?”

    他被这突来的想法唬了跳,四周忽起的掌声遂都变成了渺远的轰响,愈发让他觉得一切是如此的荒诞……

    这掌声本来是庆贺他们五位勇士的,可莫羽非此刻的内心却充满了愤怒与不解。为什么,冷后会和黑衣人如此相像?为什么黑衣人企图灭门?为什么,自己会拥有令人震慑的体元,却偏偏功底奇差?

    莫羽非想着,几乎忘了自己还在台上,还是一位新晋的勇士,还有荣誉在身。

    当他忽然被人撞了下,才发现赫连涛正提醒他,需和其他勇士一道向观众拱手致谢。

    “你们看,”台下兰香堂的弟子早有不满,遂指着屏幕道:“那莫羽非,拿什么架子!才拿到徽章,便摆出副臭脸!”

    “咳,他凡尘来的,没见过世面,自然应对不来。”有人哂道。

    又有人道:“我看不像。我看他是因为得罪了淳于太子,心下惶恐,才是这般神色。”

    “不对不对,他哪是惶恐,他分明便是怒气未消,恐怕是今日的鬼雕太厉害了。”

    而兰语堂这边,众弟子却大为兴奋,毕竟莫、涛二人同时入选沧龙勇士,故虽莫羽非神色不快,大家也没怎么留意。

    但莫羽非阴沉的脸色,却令鱼梦大为担忧,因为她知道,莫羽非不是一个不会制怒的人,而他今日在场上面对鬼雕时,竟引动怒气,幻化出黑电妖!

    鱼梦没想到,莫羽非所憎恨者,竟是仙界魔头的左膀右臂。

    黑电妖确实妖异歹毒,臭名昭著,可仙界之人却很少见其真容。故众人的识别,也多是依照破魔典籍上的图文记载。

    而今日众人所见的“黑电妖”,确实与坊间流传的黑电妖图貌极为相似。

    鱼梦心想:“看羽非刚才与那幻象交战的情形,便知他曾经定是与黑电妖有过一番恶斗,也就是说,羽非早已被黑电妖盯上了,好在当时却幸免于难。”想到这儿,她的心忽然绷紧了,因为这意味着,莫羽非还将面临不可预测的危险!

    她看着台上的他,不禁轻轻一叹,她不曾想到,他冷静的外表下,内心却受着如此煎熬。

    莫羽非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忽然转向她,笑了笑。

    他不想她有丝毫的担心,但实际状况却比鱼梦推想的更为艰险复杂。

    他的笑,像一缕阳光,轻柔而温暖地洒下来,令她忽然眼酸,她感到眼角湿润的气息,竟有些心跳。她这是怎么了,多年修炼的玉息功竟抵不住莫羽非的一个浅笑?

    莫羽非旋即却又冷了下来,他忽然想到,自己的处境又怎能让鱼梦安稳?她若知道了真相,恐怕再也不会理会他了。想到这儿,他的心有种碎裂般的痛,他不知道进入沧龙军,会不会是错误的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