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谜案
    颁奖后,五位入选者正要离去,却忽见一紫衣仙教疾步前来,对玉玄子附耳低言。?女?sheng?小说?网 w?

    玉玄子素来沉稳,听罢也是骤然变色,然因冷后尚在身旁,遂对紫衣仙教道:“你先回去,请凌仙教多费心了。我稍后就来。”

    冷后见玉玄子神色不安,遂道:“掌院仙博不必拘礼,若有急事,但去无妨。”

    那紫衣仙教听闻此言,愈发踌躇不走了。

    冷后遂问玉玄子:“可是有什么急事?”

    玉玄子有些难色,还是道:“犬子身体忽有不适,不过……应该无甚大碍。”

    “掌院仙博,您还是快去吧。”那紫衣仙教忍不住道。

    冷后察其神色,遂对玉玄子道:“您还是去看看。”

    玉玄子毕竟心系郎逸,于是对冷后拱手道:“今日多谢冷后莅临指导,往后还要多请教才是。”

    “掌院仙博,客气了。”冷后微微一笑,随即示意玉玄子请便。

    玉玄子既已得便,遂与紫衣仙教匆匆赶往仙医苑。

    仙医掌凌仙教一直在仙医苑内来回踱步,此时闻得脚步,忙迎了出去。一见玉玄子,便急道:“掌院仙博,您总算到了,郎仙教这次情况危险,恕在下无能!”

    玉玄子素知凌仙教医术精湛,此时听她此说,心中也是一沉,也不问话,只往里间赶去。

    一进去,不觉唬了跳:只见郎逸闭眼躺着,面如土灰,头上缠着纱布,纱布早已被染红。

    玉玄子突然感到一阵揪心,她已经多年不曾如此愤怒了,她感到体内的气息开始紊乱,她竭力保持冷静,却感觉手心浸出冷汗。

    “凌仙教,他何时才能醒过来?”玉玄子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她虽已料到**分,却不愿相信自己的推测。

    “掌院仙博,对方下手极其残忍,郎仙教此时虽无性命之忧,一时却还难以清醒……”凌仙教不敢再往下说。

    玉玄子嘴唇微颤:“他头上那……已经没有了?”

    凌仙教艰难地点了点头,她很清楚,玉玄子指的是什么。

    那是一对龙角。这是郎逸的秘密,也是郎逸的伤痛,这些年来,这痛苦时常折磨他,以至他有时彻夜难眠。所以他才会到仙医苑配药,才会准备特殊的睡袋,才会为自己缝制虎耳帽。

    这是一种奇特的病症,凌仙教作为主治仙医,为治此症,也是煞费苦心。

    因此,郎逸不是普通的头疼,他的疼痛其实源自头顶的两只龙角,这两只角从他少年时起就在缓慢生长,只是近年来越发明显了。

    这与其说的病症,不如说是一种现象,那就是人类饮用龙血后的结果,这是郎逸儿时落下的遗患。对此,玉玄子一直觉得对不住他。

    此时郎逸尚在低烧,玉玄子满眼心疼地望着他,忽低着嗓子怒道:“是谁!是谁下的这般狠手?”

    凌仙教不由一震,她从未见过玉玄子如此愤怒。

    不过此事确实让人发指,凶手以利器锯断了郎逸的两只龙角,郎逸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但由此带来的伤害可想而知。

    玉玄子忽然起身,冷望着凌仙教,道:“郎仙教的事,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你我知道。”

    凌仙教听罢,背上一凉,忙道:“掌院仙博,您应该清楚我的为人,在下绝不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玉玄子想了想,却摇头道:“看来,这隐情已经泄露了。”

    凌仙教见玉玄子没有怪罪于她,不觉舒了口气,然却仍是心忧,不禁低声道:“从伤情来看,两角齐根而断,可见凶手十分狠辣。但鸿鹄之内,能知此秘密并下此狠手之人绝不多见——这人会是谁呢?”

    “按说,郎逸并未与人结仇,他虽行事不拘一格,却也不至招人如此怨恨。”玉玄子道。

    “既无个人仇怨,那凶手是何目的?”凌仙教奇道。

    就在这时,却见适才那紫衣仙教匆匆前来禀报,说是冷后与白仙统,以及两名弟子前来探望。

    玉玄子神色一凛,道:“请你告知冷后,多谢她关心,但郎仙教仍处昏迷,不便迎见。”

    “可是,属下看其情形,冷后是一定要来看看。”紫衣仙教为难道。

    凌仙教怕玉玄子为难,因说道:“不如由我前去,只请冷后在外间小坐,就说冷后需要保重贵体,不可轻入病房。”

    玉玄子听了,不觉苦笑道:“是我糊涂了,岂可随意将之拒绝?”遂点头道:“还是我们一道,恭迎冷后进来。”

    冷后见玉玄子出来相迎,神色淡淡,并不见何等愁急,不觉暗疑:“刚才还说郎逸病情严重,此刻怎就好转了?”然忽又想:“不对,玉玄子素来沉稳,她不动声色,或许是想遮掩事态。”因笑问道:“令郎可是好多了?”

    玉玄子便迎道:“多谢冷后关心,的确好些了。”

    凌仙教遂笑道:“今日能得冷后屈尊大驾,实是我仙医苑荣幸,快请进。”

    其时,冷后身后一直站着三人,那便是白九戎、莫羽非还有淳于璟。

    白九戎此来,便是要负责冷后安全,莫羽非则是因闻郎逸突发状况,心有担心。淳于璟早就不满莫羽非与郎逸关系亲近,此番见莫羽非如此积极,便不甘心落后于他,因此也忙着赶了来。

    冷后正欲移步,忽转身笑问莫、璟二人:“两位勇士不去庆功,却都要探望郎仙教?”

    莫羽非却严肃道:“庆功事小,郎仙教安危是大,弟子不能不来。”

    淳于璟听莫羽非自称弟子,不觉冷哼了声,道:“儿臣乃郎仙教亲传弟子,自然更该前来探望。”

    莫羽非听其话中带刺,也不多作理会,只问玉玄子:“掌院仙博,弟子可以进去吧?”

    冷后不料莫羽非会抢先一问,只见玉玄子点了点头,她虽贵为王后,却也不便强拦,只好任由莫羽非等跟了进去。

    然凌仙教只请众人在正厅坐下品茶,却不提入内探看之事。

    莫羽非心系郎逸病情,便忍不住道:“掌院仙博,郎仙教可是还在休息,他若醒了,弟子倒想跟他聊天解解闷。”

    玉玄子听了,只道:“郎仙教他身子虚弱,即便醒了,还是静养为妙。”

    冷后却忽问莫羽非:“莫护尉,你的灵禽语仙教也是郎仙教?”

    “不是,但郎仙教待弟子很好。”莫羽非答道。

    “我兰香堂各仙教都是才德兼备,为何你就偏与郎仙教交好?且你明知蔺仙教不喜你另访名师,你却仍是一意孤行,想方设法接近郎仙教!你若不是居心叵测,为何如此?”

    此时郎逸身陷危情,淳于璟此话一出,众人皆惊,目光不觉一齐射向莫羽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