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矛头
    莫羽非本是深为郎逸担忧,忽听淳于璟这话,无疑是将矛头指向了他,不觉又惊又急。nv生小说网然此间情由,关系着鸿鹄隐秘,他怎能道破小龙阿波和龙语之事呢?一时间,自是左右为难。

    其实玉玄子早知郎逸与莫羽非关系亲厚,因此并未有过怀疑,此时见莫羽非大为窘迫,也知他是为了严守鸿鹄秘密,因此解围道:“他两性情相投,虽是年龄有些悬殊,但言语投机也是有的。”

    “掌院仙博,您老就是太过宽厚,故才难以洞察小人之心!”

    莫羽非实在难忍此气,遂道:“淳于太子,请你不要随口污人清白!”

    “莫护尉,本王并未随意推测,本王所言自有依据。”

    “什么依据?”冷后和玉玄子同时问道。

    “其实郎仙教的病情很是奇特,旁人并不知情,而莫羽非不仅知道此事,而且还曾替郎仙教来此取过药。”淳于璟说着,遂转向莫羽非:“此事本王没有冤枉你吧?”

    “这个没错,可又能说明什么?”莫羽非蹙眉道。

    “以郎仙教的仙力,弟子们自然无法轻易伤害到他,可是如果趁人之危,那便容易多了。”淳于璟盯着莫羽非的眼睛道。

    “你的意思是,在下趁郎仙教身体不适之时,趁机下了手?”莫羽非瞳孔一缩,脸上却是哂笑。

    淳于璟冷冷一笑,却不作答。他望着莫羽非,看莫羽非能如何辩驳。

    莫羽非本不是讷言之人,然对此怀疑,却是不屑。因只冷道:“那我说不是呢?”

    “如果罪责凭一张嘴就能开脱,那天下就没有公道了!”说这话的,不是淳于璟,而是凌仙教。她脸上的怒气,让莫羽非微微一愕,看来她已偏向了淳于璟。

    “对于凶手,鸿鹄一定会严惩不贷,而我,也会将手里的证据交给公正的鸿鹄审判部。”凌仙教说着,遂从衣袖中取出一揉皱的纸条来。

    “这是什么?”玉玄子微微一惊。

    “掌院仙博,郎仙教被送来时,虽已昏迷,然手里却紧握着这个。在下为其医治时,方才发现。”凌仙教说着,便将纸条递了过去。

    玉玄子接过一看,见其上确实是郎逸笔迹:羽非,你所问之事,吾不可再答,勿怪。

    那纸条虽旧,却不难看出这是护身伞用于传信的短信纸。

    玉玄子收起纸条,却觉像有石块投入了心湖,渐渐沉了下去。

    “你之前为何没有说起这事?”玉玄子忽问凌仙教。

    “这事关重大,在下也不想胡乱猜测。若非他今日找上门来,又说出这些话,我还不会怀疑至此。”凌仙教指着莫羽非道。

    “那纸条上说了什么?”冷后见玉玄子收起纸条,只怕生出包庇之事,忙问道。

    “这短信上的内容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玉玄子不想冷后介入。事态复杂了,于郎逸不利,更对鸿鹄声名有损。

    “让本宫看看,或许有助查出真凶。”冷后这是命令,不容抗拒。

    玉玄子递出纸条的瞬间,目光从莫羽非脸上扫过,莫羽非惊异的眼神让她也捉摸不透,这小子会不会一时失控,而做了傻事?

    她不是怀疑莫羽非的人品,而是不确定仙基初成的他,对于自己特异的禀赋,到底有多大的控制力。如果不能驾驭好,那么很可能误入歧途,其中,龙语便是诱惑之一。

    冷后接过纸条,淳于璟和白九戎也凑近来看。

    写给莫羽非的短信,莫羽非却成了在场唯一不知情的人。

    愤怒和委屈一点点蔓上莫羽非的胸口,但眼下的情势,不容他有半分妄动。

    淳于璟看了,更觉坐实了自己的推断,不觉心头冷笑。

    冷后却问道:“莫护尉,你的要求似乎让郎仙教很是为难啊。”

    莫羽非听此一说,便知事情越来越不利自己了,问题又卡在了“龙语”一事上,但他再次无从解释,这就像是螺旋般的深渊,让他不住下陷。只是这一漩涡,比起影木老宅的漩涡更难破解。

    莫羽非想了想,道:“你手上的这封短信,我并未收到,若是让郎仙教为难,我会向他道歉。”

    “很好,很有诚意。”冷后笑了笑,遂问:“那你能说出你向他提出了什么要求?”

    “对此,在下就无可奉告了。”莫羽非有些恼道。

    冷后将纸条还给了玉玄子,却说:“不是本宫多管闲事,你该知道,郎仙教是被歹徒所害,本宫作为鸿鹄特使,自然不能不管。而你若不清楚解释,那你的嫌疑就很大了。”

    “冷特使,你凭什么这么说?”莫羽非怒道。

    “联系事情前后,鸿鹄审判部可以这样推断,你因逼问不成,遂生恼意,此后,趁郎仙教发病时将其击伤,以泄心头之恨。”

    莫羽非回想郎逸曾经确实有过拒绝,而其发病之时,自己又恰好在场,此时更有一纸所谓的证据,似乎冷后分析便真有几分道理了。

    “莫羽非,你有什么好说?”淳于璟趁机追问道。

    这害师的罪名横飞而来,岂有不辩之理!只是同时还需护住秘密,这才是莫羽非的为难之处。

    他竭力压住怒火,道:“鸿鹄之中,接触郎仙教的不只我一人,知他病情者,也不只我一人,你们单凭一则短信,便认定我是凶手,这也太武断了!”

    就在这时,忽见鱼梦走了进来,她听仙医苑之事,刚帮忙收拾完比试会场,便赶了过来。

    一路上,她已听紫衣仙教讲了事情前后,于郎仙教受伤已是心忧,再闻莫羽非被疑,更是痛心。所以一进屋,便显得有些仓促,然见冷后、玉玄子在此,仍不忘行礼。

    莫羽非骤见鱼梦,心中猛地一跳,不觉侧开了脸。他觉得脸上火辣辣地。刚才晋级为护尉勇士的自豪瞬间便被疑云遮盖,一想到鱼梦也将听闻此事,他便觉无比难堪!

    但鱼梦进来后,便似有一道明丽的光照了进来,莫羽非心中有种隐隐的期待,希望鱼梦能相信他。

    他又飞快地看了眼鱼梦,见她正向冷后和玉玄子行礼。她那娴雅的姿态,任谁看了,也会觉得悦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