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沧龙夜宴
    莫羽非等从仙医苑出来,已是傍晚时分。? w?

    冷后与白九戎先行离去,淳于璟亦是愤然而去,刚巧便剩莫羽非与鱼梦同路。

    初夏的风,送来淡紫栀子的幽芳,莫羽非同鱼梦并肩走着,只觉花香人美,一时心中清凉,烦恼尽除。

    鱼梦见他不说话,只当他心头不快,也就一言不发,只静静相伴。

    忽听莫羽非轻轻叹了口气。

    鱼梦望了他一眼,道:“还在为刚才的事烦心么?”

    莫羽非却笑了,“怎么会呢,有美人作伴,我只叹这时光太短!”

    鱼梦听了,不觉两颊红晕,低头笑嗔道:“你还真有闲情。”

    莫羽非却停了下来,轻轻握住鱼梦的手道:“今天真是谢谢你。”

    鱼梦抬头望着莫羽非的眼睛,黑玉眸子闪着动人的光,似夏夜的星子般明亮。

    她心底有些惊叹,他真是凡尘之人么,为何有着天人般的双眸。

    但转瞬,鱼梦便觉热上双颊,忙抽出手来,低声道:“我不过是相信你的为人,说出道理罢了。”

    “你真的这么相信我?”莫羽非有些激动。

    鱼梦点了点头。

    莫羽非不觉笑了,只要鱼梦还相信他,他便感到慰藉。

    他两继续并肩走着,心底却都暖暖的,像有无声的溪流在两人的心底流淌。

    被疑的乌云被夏风吹散了,此刻只有微风拂过古木的轻语和夏虫偶尔的低鸣。

    “对了,之前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鱼梦笑道,“欢迎你加入沧龙护尉军!”

    听到这句话,莫羽非的心却忽然有些刺痛,他勉强地笑了笑,实在不忍拂了鱼梦的好意,但他心底却隐隐感觉,今日之事不会就此化解。三日内是否能查出真凶,这着实难测。

    鱼梦因不甚知情,故并无多少担心,只笑道:“你知道么,沧龙护尉之所以受人钦佩,其中有一道难关多少人便过不了。”

    “什么难关?”莫羽非奇道。

    鱼梦轻轻一笑,道:“不可动情。”

    莫羽非微微一怔,转瞬却笑道:“师姐,这规则算不得什么难关,你才是那道难关吧。”

    鱼梦原是句玩笑话,听莫羽非这么一说,心中一甜,却柳眉一蹙,半怒道:“你竟敢打趣我!”

    莫羽非却哈哈一笑,知道鱼梦并无恼意。

    其实鱼梦说这话也并非毫无缘由,其实她能在此年级便

    登上沧龙首席之位,她所修炼的玉息仙**不可没。然此功便要求修炼者尽量摒除七情六欲,方可有大成。所以自她遇到莫羽非以来,便一直隐隐担心,她是真对他动了情。

    然她也知道,情者,非压制便能消除,非逃避便能解脱。她原以为自己很是理智,现今才发现,原来她是没有遇上那个让她感性的人。

    所以她很矛盾,她不愿疏离莫羽非,但作为一个目标明确,出类拔萃的银代弟子,她很清楚沧龙首席的地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她也不愿为了朦朦胧胧的感觉,而破坏自己玉息功的修炼,她摇摆着,她不知道这样的感情,只是简单的好感,还是终将威胁她的苦海……

    ******

    这日晚间,乃是沧龙军为新入选护尉庆祝之夜。地点选在了素有鸿鹄“夜宴美地”之誉的俊驰馆。

    依照惯例,此宴均由沧龙军主办,来宾则是入选勇士堂中的优秀代表以及各代弟子中的道贺者。

    因无仙教参加,故每次的这一聚会便宽松很多,自然也是青年弟子们结交互动的绝好机会。

    到了戊时半刻,各堂弟子纷纷入场,谈笑风生。此次聚会不仅有斑斓食社赞助,更还增添了许多精彩演出,且众弟子又听闻沧龙首席鱼梦将亲临现场庆贺,便更是喜出望外了。

    这一晚,俊驰馆内,灯火辉煌,花香清雅。虽有两百多名弟子到场,却丝毫不嫌拥挤。

    此馆历史悠久,却因养护得当,至今仍保留着当年初建时的风采。其雕栏壁画,惟妙惟肖,尤其画中骏马,若是情绪高昂时,更能在画间走动奔驰。故鸿鹄凡逢重大节日,多在此设宴,今日乃沧龙军添员之喜,自然也是在此庆贺。

    赫连涛本就喜好美食,加之今日自己又是宴会主角,故天还未暗,便邀约了严昉、范庠等师兄弟到了俊驰馆。

    刚一进门,便见两旁画上骏马点头致意,似大有欣赏之情。赫连涛又惊又喜,便对严昉道:“这些马儿还真是有眼色,见了我这新晋护尉,也知点头招呼!”

    范庠却不以为然,只笑道:“只怕涛兄自作多情,不信你出去,我看这些马儿照样点头。”

    赫连涛听了,正要还嘴,却忽闻一阵沁人心脾的香气,缓缓送来,便丢下范庠,快步道:“严兄,快点,别迟了,误了美食之机!”

    严昉不觉摇头笑道:“亏你还是斑斓食社的成员,怎么你们赞助,你倒还耐不住了?”

    赫连涛却不及回答,便匆匆地往里赶去。

    范庠却叹道:“虽有美食,然少了莫师弟,却是遗憾。”

    严昉便道:“他今日比试大耗仙气,此时养精蓄锐,岂不好事?”

    说着,两人便都走进了正厅。

    原来许多弟子都早到了,大家纷纷换上了节日新服,更显争奇斗艳。

    赫连涛忽在一群人中看到个穿着嫩黄轻衫的少女,那背影窈窕动人,不用多想,自是白芩婉无疑。他便轻轻走过去,在其耳畔一吹。

    白芩婉正在咯咯娇笑,忽被他唬了跳,不觉“呀”了声。

    莫云薇见是赫连涛,不觉笑了起来,白芩婉却柳眉一蹙,道:“别以为你成了沧龙护尉,便可欺负我了!我只要告诉莫师哥,他便不会不管!”

    赫连涛却“嘿嘿”一笑道:“你左右瞧瞧,你那莫师哥在哪啊?”

    白芩婉想着莫羽非常和赫连涛、严昉等形影不离,可今日环顾左右,却真不见其身影,不觉有些悻悻。

    赫连涛觉出其不快,遂逗她道:“今晚我便替莫师哥保护你,如何?”

    白芩婉斜了他一眼,道:“谁稀罕呢。”心中却奇怪,这么重要的场合,莫羽非为何不来。

    不多时,各堂弟子均已到场,众人便在事先安排的桌前坐了下来。

    一时间,乐音轻起,顿时令人心情舒朗。

    就在这时,只听众人低语道:“沧龙首席来了!”霎时间,偌大的会场便安静下来。

    众人目光齐聚北面,只见鱼梦身着一袭珊瑚柔红长裙,系着银白腰带,笑颜如花,款款走出,越发显得光彩照人,满目生辉。

    她向众人微微行礼致意后,便请出沧龙副席白世龙主持晚宴。

    白世龙这晚也是盛装出席,只见其淡紫长袍,华丽而不失雅致。便听其朗声道:“今日多谢各堂弟子前来相贺!沧龙军自鸿鹄创立以来,相伴鸿鹄百余年,一路发展壮大,也离不开历代弟子的支持与帮助。沧龙军也始终牢记使命,以护卫鸿鹄安危为己任,永不改变!”

    众弟子闻言,更觉情绪激昂,待他话音一落,顿时掌声雷动。就连画上骏马也在画中奔驰起来!

    随后,便是由各堂弟子献上的精彩演出:瓶上飞舞,空中击鼓,蟠桃涌现……行至中途,大家更是果汁代酒,互相道贺。

    鱼梦虽也高兴,然却迟迟不见莫羽非的身影,不觉心下纳罕:“他是怎么了,难道还为下午之事烦恼?”但回想刚才两人道别前的情形,又觉不像。于是越等,越觉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