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实力鬼才
    就在这时,便听白世龙主持道:“接下来,乃是由铁代兰香堂的‘雄狮破阵舞’。? w?”

    鱼梦一听“兰香堂”三个字,忽想起淳于璟来,然放眼望去,也不见其人影,心中越发觉得不对。

    霎时间,便见六个头戴雄狮面具、身穿奇装异服的男子,随着鼓点跃上场中。

    那鼓点时快时慢,却震撼人心。而那六位舞者也舞姿奇异,令人眼前一亮!

    然随着鼓点变化,六人的阵型却步步向鱼梦逼近,忽然间,六人手中均多出一短棍来!那短棍前端耀着火光,鱼梦不觉猛地运气将其灭掉。

    “大胆!”白世龙慌忙挡在了鱼梦身前。

    众弟子这才反应过来,不觉唏嘘不已。

    就在这时,却听人鼓掌道:“好舞,真是好舞!”

    来者正是淳于璟。

    只见淳于璟身着暗紫华袍,身后还跟着八名白衫弟子。鱼梦见来者不善,不觉站起身来。

    淳于璟行至大厅中央,便停下来,示意六名舞者退去,遂笑问鱼梦:“鱼师姐,请问这‘雄狮破阵舞’是否很别致?”

    鱼梦冷冷看着他,道:“按说今日来者是客,在下身为主人,原该欢迎才是。但观眼下情形,太子殿下不像是来道贺,倒像是来示威啊。”

    淳于璟不觉笑道:“师姐既觉出那破阵舞的威风,可见在下这些日也没白训练他们。”

    白世龙听了,不觉怒道:“太子殿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养兵蓄卒,是要对付沧龙军?”

    此话一出,众人不觉悚然。

    要知沧龙军乃鸿鹄唯一长存的护尉队,它在鸿鹄人心中的地位实是无可取代。迄今为止,还没有谁敢另立队伍,取代沧龙。

    鱼梦也觉事起突然,她虽知淳于璟对今日落选之事耿耿于怀,但觉他还不至狂妄至此,于是道:“几位舞者虽是莽撞了些,但还不至伤及在下,只是太子的乐趣若是在此,以后倒是可以调整调整。”

    淳于璟却道:“看来师姐是瞧不上那些舞者的舞技了,那本王再让身后几位露一手,如何?”

    白世龙越听越怒,只大声道:“太子殿下,你那分明便是使人行刺,鱼师姐刚才对你已是宽恕,你竟敢公然再行挑衅?”

    “好,白兄话已至此,那本王索性将话挑明了!”淳于璟冷笑道。

    “什么话?”白世龙手已按置佩剑上。

    淳于璟身后八人立时也蓄势待发。

    淳于璟却微微抬手,示意止住。只听他道:“本王今日来,便是要与师姐比试比试,看谁更有资格坐在那青檀太师椅上!”

    他话音未落,众弟子不觉哗然。

    “你!”白世龙又惊又怒,万没想到淳于璟会口出狂言。但毕竟对方贵为太子,即便飞扬跋扈,白世龙也得退让三分。

    其实鱼梦早料到淳于璟不会轻易罢休,但此般公然挑战,却有些始料未及,不过还是沉稳道:“太子殿下,你想如何比试?”

    在场弟子也是大为好奇,今早淳于璟便已被淘汰出局,他既比不过刚入选的五名勇士,又有何底气挑战沧龙首席呢?

    却听淳于璟道:“今日既是沧龙军设宴庆功之时,本王也不会不识大体,坏了大家的雅兴,所以本王只比音乐,不动刀剑。”

    鱼梦神色清冷,只淡淡一句:“可以。”

    白世龙却心下着急,忙近身对鱼梦低语道:“师妹,你之前旧伤未愈,怎可应战?”

    此番挑战,已危及沧龙军的声望,鱼梦又怎可推却?于是只道:“我心中有数。”白世龙知她脾性,也只好随机应变,力求护她周全。

    淳于璟却笑道:“白兄,你不必担心,你两若要齐上,本王也是应允。”

    白世龙听了此话,只觉脸上无光,然怕淳于璟暗中加害鱼梦,便忍了气,不作口舌之争。

    就在这时,便听淳于璟掌击三下,全场一时寂静无声,不知他又要如何。

    转眼间,却见一翠衫瘦高女子快步走进正厅,向淳于璟躬身一拜。

    鱼梦一看那女子,不觉惊道:“耿师姐?”

    白世龙也是惊异万分,因为这耿师姐正是两年前从鸿鹄毕业的弟子,人称“颤声鬼才”的耿松。

    耿松一眼射向鱼梦,见其风采神韵更胜往昔,不禁冷笑道:“两年不见,师妹真是越发秀丽了!”

    鱼梦不知她所来为何,但这师姐既是此时应由淳于璟之命而来,也不会有甚好事,便淡淡道:“师姐有话不妨直说。”

    耿松不觉笑道:“师妹清冷直率的性子却仍是未变啊。”

    鱼梦不再答话,只等她道明来意。

    便听耿松道:“承蒙太子信任,此次特邀鄙人来此与师妹切磋琴艺,想当年,师妹便是凭此仙技而登上了沧龙首席之位。在下虽不才,但这两年也于琴艺上花了些功夫,此番前来,便是想看看在下于琴艺上是否也当得起这‘师姐’二字。”

    耿松虽说得谦虚,其实无疑是想挑战鱼梦的琴技。其实耿松当年虽未入沧龙军,但琴技却十分出色,她的瑶琴造诣,已不在琴艺仙教之下,但自鱼梦入校后,她那“颤声鬼才”的称号便渐渐被人遗忘,取而代之的则是鱼梦这位鸿鹄琴仙。

    耿松不求全才,却不能容忍别人抢走她唯一自傲的法宝。但她却不曾想过,鱼梦登上沧龙首席之位,并非单凭琴艺,更重要的是责任感以及综合的仙力。当然鱼梦也不会刻意去解释什么,她的性子便是这样,认定的事便会坚持,绝不在意他人眼光。

    故鱼梦听耿松此说,不觉淡然一笑,道:“师姐想比试,却与太子殿下何干?”

    淳于璟便道:“今日耿师姐乃是代表本王比试,若赢了,那沧龙军日后就得听命于本王的白泽军!”

    鱼梦素来冷静,此时听了这话,也不免心头一震,心道:“淳于璟此番挑衅,也未免太不把我沧龙军放在眼里了!他敢公然如此,定是早有预谋,但以沧龙军的实力和地位,他原不敢这般强横,他定是抓住了眼下郎仙教受伤之机,鸿鹄内部防御相对薄弱,而羽非恰巧又是他们的攻击对象,这便让我沧龙军也容易落人口实。”鱼梦想到此,不觉心中一凛:“他这是趁人之危,出其不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