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琴艺论高下
    淳于璟见鱼梦脸上寒霜笼罩,便愈发警觉起来,因此故意道:“鱼师姐,你该不会心生惧意,临阵脱逃吧?”

    鱼梦不觉冷笑道:“太子殿下,在下虽为女子,却也知言而有信。?女?sheng?小说?网 w?只是太子殿下应该明白,沧龙军乃是鸿鹄御用护卫队,沧龙首席可以易帅,沧龙军却不可取代!就算是掌院仙博本人也不能随意解散沧龙军,更何况旁人。”

    在场弟子听了,都觉此话很是在理。淳于璟不愿触犯众怒,便以缓兵之计道:“好,多谢师姐提醒。那么便按师姐说的,此次比试,谁若赢了,沧龙首席之位便归谁!”

    白世龙在旁听着,终是忍无可忍,不觉大声道:“太子殿下,你也太儿戏了!沧龙首席之位也是历届比试选拔出来的,岂可容你说换就换?”

    “白兄,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本王若是轻率,又怎会邀请耿师姐前来比试?再说了,沧龙首席若真是名副其实,又何必惧怕今日挑战?”淳于璟说着,便令人搬来椅子,他自己却摇起扇子,款款坐下。

    鱼梦今日亲眼见到冷后对玉玄子的威胁,便知今晚比试难以推脱,不觉沉下脸,对身旁护尉道:“取我瑶琴来!”

    淳于璟见鱼梦上钩,不觉心下暗喜,遂也对身后护尉道:“去,把本王那把乌木嵌玉瑶琴献与耿师姐!”

    片刻后,鱼梦瑶琴在手,耿松也备好了乌木瑶琴。

    耿松和鱼梦一南一北,相对而坐,中间是开阔的厅堂,四周则坐满了观战弟子。

    此时明月当空,清辉遍洒,夏风吹拂间,花香更觉馥郁。

    然俊驰馆内,却剑拔弩张,丝毫不觉这初夏的美好。

    耿松当初毕业时,便已仙至蓝紫级。她那“颤音鬼才”之称便是由于她琴音中所蕴仙力可使对手心神俱乱,对手心神既乱,琴音便会发颤,而对手琴音一旦不稳,便易为其乘隙攻击。

    且其指法奇异诡谲,不拘一格,故常使对手防不胜防,是以送了她“鬼才”二字。

    耿松坐在琴前,神色顿时肃敛,便见她左手按弦,右手轻轻一挑,霎时间,蓝光滑过琴弦,一声清响激荡开来。

    四周观战弟子不觉背上一凉,似觉山雨欲来。

    鱼梦虽亦为抚琴高手,却不敢有半分懈怠,只凝神调息,以应万变。

    旋即,一阵沉郁跌宕之声涌起,只见耿松琴上蓝光浮动,时明时暗,变幻莫测。

    不多时,众弟子便觉大厅内似有风雨交加,雨打竹叶之声,然环顾四周,依然是灯火明亮,帷幔轻垂,与先前并无半分差异。

    鱼梦心惊道:“她这一招,该是练至闻声转境级了。其琴技增长之快,实非常人能及!”

    鱼梦所料不差,耿松刚才那几招确实已至仙琴第五重。所谓琴无止境,但就目前仙界修为来看,大致可将琴技分为九重境界。

    这第一重乃是初学境,入门者指法娴熟后,即可将仙气运于琴弦之上。第二、三重则为精修境,学琴者可在仙教指导下,深入专研自己所擅长的技法,以求突破;第四、五重则为升华境,即学琴者通过精研领悟,以求达到乐音传情,转情为境的级别……

    是以刚才耿松指尖拨动,众弟子便能感到凄风苦雨之境。

    转眼间,乌木瑶琴上蓝光黯然,只觉琴声亦变得幽咽伤感。众弟子中仙力薄弱些的,不觉心潮起伏,一时竟流下泪来。

    淳于璟见耿松微动琴弦便有如此奇效,不觉嘴角勾笑,看向鱼梦。然见鱼梦眼神宁静,竟不为琴声所动,他一怔之下更添恼恨。

    白世龙侧立在鱼梦身旁,只怕她伤病未愈,难以抵挡,然他自己却忘了调息养气。是以耿松乐音袭来时,他忽觉心头一酸,几乎热泪盈眶。这一下,他可吃惊不小!

    白世龙虽非沧龙首席,但仙气功底也是十分扎实,且男儿粗犷,即便有泪也不会轻弹。可此番听闻乐音,竟要流泪,这于他而言,不仅不可思议,简直有些难堪!

    他一惊之下,连忙调息自持,然那乐音潺潺而出,绵绵不绝。他越是急于克制,那音乐反而越显猛烈,便似抽刀断水水更流,白世龙只觉心绪烦乱,几欲奔走。

    鱼梦见他忽然来回踱步,不觉心下微惊,这高手间对决自是不能分神,然白世龙举止异常,鱼梦自然有些担心。

    就此刹那,耿松已抓住时机,两手技法一变,顿时如六只手、甚至八只手在同时弹奏一般,那乐音由低转高,顷刻间,犹如惊涛骇浪,喷薄而出!

    淳于璟心头一惊,手上折扇自是停了下来,于此骇浪滔天之际,也不敢掉以轻心,只怕鱼梦还未受伤,自己却先乱了阵脚。于是盘腿于椅子上,静养心神。

    而那些先才已觉心颤的弟子更是难忍,范庠禁不住对赫连涛道:“师、师哥,我先走一步,这耳朵实在受不住啦!”说罢,便和其他一些弟子夺路而逃。

    其实赫连涛也觉难受,但一想自己刚入选沧龙护尉,怎能在沧龙首席迎战对手时,自己先行逃走?于是只好凭借叶仙教所传的凝神驻心法,竭力养护心神。

    严昉因仙基扎实,此时还不至害怕,但心神难宁,却是难免。赫连涛见他兀自端坐,额上却已浸出豆大的汗珠,不禁又着急又好笑,遂近耳对严昉道:“严兄,此地不宜久留,你且先回罢。”

    严昉却转过脸来,瞪了他一眼,意思似乎是:“我乃兰语堂堂长,怎可自乱阵脚,惹人笑话?”

    赫连涛知他执拗,遂不再说话,只盼这一波能快些过去。

    鱼梦见众人反应激烈,终于拨动琴弦,以作还击。

    只见靛蓝仙气旋即涌出,一阵清音淙淙流淌,却将刚才的劲风消除殆尽。

    “无影罩?”耿松心头一震,不料鱼梦还会这等指法。

    耿松思忖之际,鱼梦却已行云流水般抚出一段轻曲,此曲听来平和悠远,然其内力却直达耿松琴弦之上!

    原来鱼梦这些年潜心修炼玉息功,仙气又臻新境,故此时将之注于琴弦上,自是威力大增。

    那些刚逃出几步的弟子们,忽闻此曲优雅柔和,不觉停下脚步,侧耳聆听。

    白世龙闻得此音,顿时宁静下来,定神一看,才见自己竟已走至大厅门口,哪里还有保护鱼梦的意思?霎时间,不觉微微脸红,忙又整了整衣冠,重新步入厅中,立在鱼梦身旁。

    淳于璟见此变化,心下暗惊,只怕这一败,自己的图谋便难达成。遂大声清嗓,其意便是告知耿松,此举不可失败,否则便将耿松逐出青轩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