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琴箫谐
    耿松得此信号,心中陡震,不料一阵颤音竟从自己指尖流出,这对“颤音鬼才”的名号实是极大的讽刺,她惊怒之下,慌忙收慑心神,将全副仙气集中于右手大指与中指之上,只听琴艺忽而转为高亢而奇异的声调,顷刻间,便似烈焰焚干草,引得厅中红光灼灼!

    “不好啦,起火了!”逃出去的弟子们见厅内红光耀眼,皆惊呼不已。(w?)谁知却被淳于璟的护尉呵斥道:“不许胡说!这是耿师姐的琴技,能演变各种幻境,你们别有眼不识泰山!”

    那些弟子被几名护尉一呵,自是有些畏惧,再看厅中时,却见那红光已渐渐暗淡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乐音,那乐音飞扬洒脱,便似盛夏急雨,浇得火焰无声无息!

    原来鱼梦不仅听觉细敏,而且记忆超群,故与对战中,渐渐便推出了耿松变化无方的指法中蕴藏的规律。是以两大回合后,便摸索出了克制之道,加之她一直以玉息功力克制耿松的发挥,这便略微占了上风。

    耿松此番失利,却不肯认输,她知道:如果赢了,那她便是淳于璟麾下功臣,但若败了,那便名誉扫地,被逐出城!她不甘,好不容易十年磨一剑,得此机会,若是铩羽而归,她不能接受。

    心念电转间,耿松指尖已柔缓下来,鱼梦听此音调,竟似换了一种风格,不觉大为诧异。

    严昉听到此,本已精疲力尽,但陡闻此曲,却觉心头一动,不禁寻思:“这一曲表面柔美,然内中却包含着许多曲折变化,然因其美妙动人,又让人忍不住要去细细品味,但细品之下,却觉繁复诡谲……”他一面想,一面已觉似要陷入一个**阵地,头脑竟开始发胀起来。

    原来这指法叫作“空明指”,于精通乐音者极具杀伤力。所以不通乐理者只觉其迷人,精通乐理者便禁不住要去研究其奥秘了。但这“奥秘”即是陷阱,越究越无明路,故迷恋者往往身陷其中不得自拔。

    鱼梦听了此曲,禁不住心神激荡,指尖速度竟越来越慢。

    耿松抬头微微望了鱼梦一眼,便知此招有些奏效,遂越发胸有成竹,缓缓抚琴。

    鱼梦听此琴音,不知为何,竟忽然想起了莫羽非,一时想起两人如何相遇,一时又想起借马之事,转念间又想起莫羽非前来探伤,继而又想起今早比试之景……诸多画面纷至沓来,鱼梦却似毫无抵抗之力!

    白世龙见她神情异样,不觉心惊,然见她指尖仍轻轻奏出曲调,便以为她在思忖如何应敌,一时也不敢打搅。

    但鱼梦心神既乱,玉息功力便渐渐弱了下去,耿松见其仙气散去,更觉指尖轻盈灵动,于是越发加大了弹拨力度!

    鱼梦越听此曲,越觉情绪难抑,顷刻间,便觉心头有些酸楚。

    这正是“空明指”的厉害之处,此技便是要让对手陷入红尘乱象,不得空明之境,故鱼梦心中郁有一段说不清的感情,此时忽遇此曲,便难以应对。

    她破绽一出,耿松自不会手下留情,不多时,便左手“空明”控制,右手发力攻击。鱼梦越想细辨那曲中奥秘,却越觉心神烦乱。

    此时淳于璟已看出鱼梦落了下风,不禁站起身来,微微一笑。

    赫连涛看得着急,然此事却爱莫能助,他实是不知鱼梦为何会受制于这柔和曲子。而白世龙终于忍不住,低声对鱼梦道:“师妹,你怎么了?”

    鱼梦也不答话,却忽觉嗓子腥甜,竟吐出一口鲜血来!她心头一颤,不觉停了下来。

    白世龙见状,不觉大惊,忙抢上去,扶住她道:“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么?”

    原来鱼梦调动玉息功乃是用了全副仙气,然刚才情绪纷杂,便有悖于玉息功的修炼,且她白日里太过劳神,加之旧伤未愈,故一时便抵挡不住,伤了心神。

    此时她被白世龙扶住,却挣扎着起来,道:“无妨,我尚可坚持。”

    她那红色衣衫染了血,虽不是太显,但她苍白的面颊却十分令人心疼。

    白世龙难受道:“你已这样了,何苦还要争强?”

    鱼梦却淡淡一笑道:“沧龙军的名誉绝不能毁在我手中。”

    白世龙还想阻拦,却被鱼梦甩开了。

    淳于璟见鱼梦重又坐直了身子,眼中却有一种凄美之情,心下亦有些不忍。然转念间,却想起她素来对莫羽非的关切,又不觉痛恨起来。

    赫连涛见鱼梦强撑着,不觉又心痛又着急,遂问严昉:“严兄,那姓耿的琴音,很难破解么?”

    严昉因自己也陷入那琴音难以自拔,故还沉浸在一段伤心往事之中,此刻神色有些凄然,只低声道:“这一招,不知是何技法,确实厉害!”

    正说着,却忽见鱼梦振作精神,重新调换指法,轻抹琴弦,便闻一阵清雅绝俗的音乐缭绕梁间。

    此曲一出,耿松不觉一愕,指尖动作竟缓了。

    众弟子闻此曲调,也是大感心旷神怡,竟把刚才比试的火气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是‘翡梦引’!她竟会此曲!”耿松低呼道。

    耿松不愧为“鬼才”,其所闻曲目之广,鸿鹄几乎无人能及。故珍奇奇异曲目,她见识了不少。以致初闻此曲,便激动异常。然她却清楚自己身在比试之中,决不能有丝毫松懈,故更是加大仙力,以求取胜。

    但鱼梦因体力不支,手指上稍稍欠缺力道,且此曲变幻奇妙,初学者尚不能充分把握。故她虽心中有情,却不能尽显此曲之美。

    “师妹,你这样,是在消耗自身元气啊!”白世龙心痛道。

    鱼梦却一言不发,只拼尽全力对抗耿松的疾风骤雨!

    就在这时,却忽闻一阵箫声传来,此音不高,却悠远旷美,与鱼梦的琴声极是和谐。

    众人听了,皆是一惊。鱼梦也不觉心头一动。

    鱼梦指尖不停,便觉那箫声越来越清晰,其抑扬转折,显是随着自己的琴声在变化,是谁,会与自己琴声这般协调?

    鱼梦忽觉心中一荡,难道是……

    众人便闻琴箫合奏越来越婉转悠扬,耿松之琴却越奏越枯涩。

    终于,耿松手一用力,那乌木琴竟断了三根弦!

    鱼梦见状,旋即也停了下来。

    耿松呆呆地望着琴身,半晌道:“师妹,你赢了。”

    淳于璟早已气急,不觉大喝道:“是谁,给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