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紫毒银针
    却忽见屋檐处人影一闪,便见一清俊挺拔的弟子走了进来。 w?(w?)

    众弟子齐齐望去,只见其不过穿着白色的鸿鹄院服,左手还有一支玄色洞箫,却显清雅冷峻,与众不同。

    鱼梦见是莫羽非,不觉心头一颤,苍白的面颊渐渐泛出淡淡的红润。

    兰语堂的弟子也是惊愕不已,赫连涛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定睛再看,确实便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啊。

    “嘿,这小子,不是说不来么,怎么这会忽地显身了?”赫连涛心奇道。且他还不知莫羽非通晓琴箫,不禁暗道:“原来他还会得这手!我看他平时不显不露的,关键时候竟能联手师姐打败‘颤音鬼才’啊。”心中想着,不觉艳羡。

    白芩婉刚才本已随着范庠等人先行逃了出去,此时见来者背影似是莫羽非,便拉着莫云薇,轻手轻脚跟了进去,一看不觉惊喜异常。只是碍于众人在场,不便造次,因只默默在旁等候。

    淳于璟一看是莫羽非,只觉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却气极反笑道:“哼,原来是你!不敢光明正大地来,只敢背地里施计,倒也符合你的风格!”

    莫羽非冷冷地斜了他一眼,却不答话,只径直走到鱼梦跟前,轻声道:“师姐,你没事吧?”

    鱼梦见众人在场,不觉微微脸红,心中却甚是甜蜜,她摇了摇头。

    白世龙见了,不觉醋意大起,然适才确是莫羽非出手,鱼梦才重新找回旋律,且此时他若发了脾气,也未免太显小气了。

    耿松虽是代表淳于璟,然适才听莫羽非箫声韵律,便知莫羽非是个心胸旷达,潇洒不羁之人,因淡淡笑道:“这位师弟,能与我师妹合奏‘翡梦引’,真是难得啊。我看你两人之前不像排练过,但这琴箫和鸣,自然婉转,却很是灵犀相通。”

    鱼、莫两人听了,不觉相视一笑。白世龙和白芩婉见此情景,却觉很不是滋味。

    淳于璟心下恼极,握着扇柄的关节已是发白,此时见鱼、莫二人情意相通,更是怒火上窜,不觉对耿松冷道:“耿师姐,你赢不了沧龙首席,这把琴总该完好无损地归还本王罢。”

    耿松听了,不觉大感惭愧,再低头看那断掉的三根弦,不觉喃喃道:“他二人合奏的‘翡梦引’虽还青涩,却已可破解我的空明指,再假以时日,其威力实在不可限量。”一面想,一面便伸手要续上那断掉的琴弦。

    耿松手指灵动,修复琴弦也是一把好手。然就在她续接第三根琴弦时,却忽见数十枚银针暴射而出!

    “小心!”莫羽非大喊一声,一支洞箫早已旋身飞出,兔起鹘落间便将银针尽数击落。

    鱼梦因伤后情绪大为波动,心力便有些不济,好在莫羽非及时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白世龙险些被那其中两枚击中,此时反应过来,不觉气急败坏,附身便要拾那暗器,想质问耿松是不是吃了豹子胆。

    “且住!”莫羽非呼道。

    白世龙抬头看了莫羽非一眼,眼中却有一股恼意。

    “小心那银针有毒!”莫羽非急道。

    然对此情此景,耿松也是一脸惊愕。

    莫羽非走上前去,借桌上手绢裹起一根银针,一看其尖端,果然透着暗紫色。

    “这银针喂了毒。”莫羽非晃了晃手中银针,眼光扫过耿松,最终却落在了淳于璟脸上。

    淳于璟眉头一蹙,却大声呵问耿松:“耿师姐,你输了比试,却不该暗器伤人!”

    耿松听了,不觉惶然,忙道:“太子殿下,这暗器不是我发的!”

    淳于璟却冷笑道:“众目睽睽之下,你还不承认?”

    耿松环顾四周,见诸弟子尽都对她怒目而视。

    她背上一凉,忽转向鱼梦道:“鱼师妹,刚才师姐我真的无意发什么暗器,只是我的手刚一碰到那琴弦,那银针竟自己——”

    “够了!”淳于璟突然呵止,耿松不觉一震。

    在场众人确实看到耿松手触琴弦,银针便朝鱼梦激射而去,至于耿松是否被冤枉,却有些难辨。

    只听淳于璟道:“耿师姐,你一人做事一人当,事情或许还有回旋之机,你若拒不承认,只怕被驱逐的就不只你自己了。”

    耿松听了,不觉又惊又怒,遂问:“太子殿下,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也应该为你的家人想想。”淳于璟折扇一挥,冷冷道。

    耿松听罢,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却不敢再多一句辩白。

    鱼梦看在眼里,心下不忿,遂道:“太子殿下,在下想问一句,这乌木瑶琴的主人是谁?”

    淳于璟身旁护卫听了,便冷道:“还用多说么,自然是淳于殿下的。”

    鱼梦便点头道:“在下也记得太子殿下刚才亲口说过,这乌木瑶琴是他的。”

    “那又怎样?”淳于璟心知鱼梦机敏擅辩,索性把头偏向一边,不想理睬。

    鱼梦却对众人道:“按理说,琴之主人应当最为熟悉自己的东西。”

    淳于璟听了,便有些按捺不住,遂道:“怎么,你是想说本王早该清楚这琴中机括?”

    众人听了“机括”二字,不觉一片唏嘘。因为淳于璟不说,其实谁都不知这琴中尚有机括存在。

    鱼梦也不觉笑道:“在下可什么都没说。”

    淳于璟一语既出,当即后悔,不觉更恨鱼、莫二人。

    却听鱼梦道:“今日之事,在下也不怪耿师姐,希望太子殿下也别太在意比试结果。但沧龙军仍是鸿鹄护尉军,请太子殿下以后别再作他想了。”

    淳于璟却忽哈哈一笑,道:“鱼师姐,今日算是本王高估了这位‘颤声鬼才’,但这不代表本王麾下别无高手!所以本王的白泽军不仅继续存在,而且还将不断壮大,至于你的沧龙军,本王并不稀罕加入。”

    莫羽非听他如此张狂,不禁冷冷道:“太子殿下,你似乎忘了,沧龙军代表的是鸿鹄仙院,你若还是鸿鹄弟子,便不该对其不敬!”

    这话一语挑中了淳于璟的心头痛,淳于璟不禁惨然一笑,指着莫羽非道:“你还有脸跟我提沧龙军、提鸿鹄?你是忘了今天下午的事了吧?说不定再过几日,你便要沦为鸿鹄的阶下囚了,今日却还有胆跟本王叫嚣!到时候,本王倒要看你是如何交出沧龙那枚徽章的!”淳于璟说罢,不觉阴恻恻地笑了。

    淳于璟话音未落,在场弟子便已一片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