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煎熬
    “为什么?你怎么怕起他来了?”赫连涛吃着紫梨酥,这一问,不觉落下好些碎屑。? w?

    却听莫羽非道:“不是怕,而是不想多惹麻烦。”

    “你怎知他要找你麻烦?”赫连涛舔了舔嘴边,心中甚是满意那紫梨酥的味道,于是又让莫、范二人品尝。

    范庠知道这些美食是奖励莫、涛二人的,今日自己却跟着沾光,不觉又开心又羞涩,拿着紫梨酥的手便有些发颤。

    莫羽非却不喜甜食,他看着赫连涛吃得津津有味,只道:“淳于璟的性格,你难道不知?”

    赫连涛想了想,道:“其实我真没料到,他今日竟然落选了!”说到此,不觉想起最后时刻,莫羽非与之争抢琥灵珠的情形,不觉摇头道:“你那最后几招,也是绝了。以他那不肯服输的性子,自然恨你。”

    范庠听了这话,不觉心中感慨:“莫师弟也真是胆大,明知淳于璟乃青轩太子,却还与之争强。得罪了太子,可是后患无穷啊。”这么一想,原本清香柔滑的紫梨酥却也有些涩口了。

    莫羽非却冷冷一笑,道:“恨又怎样,难道便眼见他夺走琥灵珠,我却置咱们兰语堂的荣誉不顾?”

    赫连涛听了,忙道:“我们堂中弟子自然是为你拍手叫好。可是看今晚情形,淳于璟绝不会轻易罢手,他不仅与你为敌,还要跟沧龙军叫板!”赫连涛越说越气,一想起夜宴上淳于璟竟那飞扬跋扈的样子,便觉心头有口恶气,但他也深知冲动误事,故才强忍了下来。

    赫连涛一有怒,便两眼冒火,红光灼灼,这点恰与莫羽非相反。莫羽非的怒气是寒潭电光,像冷电划过黑玉的模样。

    莫羽非忽被赫连涛的怒气勾起了下午之事,遂对范、涛二人道:“你们知道,上午比试结束后,我便去了仙医苑。”

    “哦,郎仙教情况怎样了?”赫连涛急道。

    莫羽非眉头一蹙,摇头道:“很不好。”

    “他怎么了?”范庠惊道。

    “受了重伤,昏迷不醒。”莫羽非痛苦道。他脑中浮现出郎逸憔悴的面容和那血迹斑斑的纱布。

    “什么?”赫连涛惊得蹦了起来,他很难想象,昨天还飞扬跳脱的郎仙教怎会突然身受重伤,不省人事。

    “他受了什么伤?”范庠急道。

    “还不清楚,只知是头部受了重创。”莫羽非说时,不觉想起卓有功对他言辞凿凿地指认,心中忽觉被剐了一刀的疼痛。

    赫连涛瞧莫羽非脸色不好,心想他与郎仙教交好,自是异常难过,却不知他还蒙有冤情。

    范庠因近来受到“异声”困扰,故总有些担惊受怕。此刻见莫羽非神色凝重,不觉又多了层担忧,因想:“听莫师弟语气,郎仙教多半是被人所伤,可是凭他的仙力,也不至被重创到昏迷不醒啊?而且郎仙教亲切豁达,也不像招惹是非之人,那凶手该是怎样狠毒,才会将他伤至那样?”

    一时间,三人都默不作声,各有所思。

    半晌,还是范庠先开口道:“莫师弟,郎仙教是被人所伤吧?”

    莫羽非点了点头。

    “那凶手是谁?”范、涛二人不觉异口同声道。

    莫羽非听此一问,不觉心头“突突”直跳,对他而言,下午的质问还历历在目。

    “查出凶手了么?”范庠追问道。

    “没有。”莫羽非阴郁道。他在想,若是范、涛二人听到了外界对他的质疑,会是什么反应。

    “怎么会不知道呢?鸿鹄仙院的公共场地均设有水晶球,郎仙教的住处外自然也有,难道掌院仙博没从水晶球中查出些蛛丝马迹么?”范庠望着莫羽非,着急道。

    赫连涛却道:“那凶手既要袭击郎仙教,又怎会不考虑水晶球等障碍,他自然知道避开!”

    “怎么避得开?”范庠奇道。

    “凶手蒙面出现,只知是一青年男子,却没留下别的特征。”莫羽非道。至于左手胎记一事,他却不想再提。

    “狡猾!”范庠喃喃道。

    赫连涛忽想道:“那是几时的事?”

    “今早巳时。”莫羽非道。

    “哦,凶手定是乘众人皆在玉弓沙场,便好趁机下手。”赫连涛若有所思。

    “那在场之人便没有嫌疑了。”范庠自作聪明道。

    莫羽非不觉有些苦笑,范庠还真是单纯。

    “好了,别再说了,都歇息罢。”莫羽非黯然起身。

    “不管怎么样,咱们要小心才是。看来……鸿鹄仙院内也未必很安全啊。”范庠也跟着起身,口中还嘀咕着。

    “怕什么!你跟两位沧龙勇士同处一室,还怕被人伤了不成?”赫连涛抹了抹嘴上碎屑,笑道。

    莫羽非虽已进了自己卧室,然隐隐听到这话,却更觉心中刺痛,但愿审判部能尽快查清真相,还他清白。

    ******

    沧龙护尉选拔后,鸿鹄暂时恢复了宁静。

    郎逸虽还未醒,却略有好转,手指偶尔会动一动,甚至还说几句糊话。之前患上紫郁症的弟子们渐渐好转,仙医苑也复归平静。

    但随着冷后所定期限的临近,玉玄子就郎逸之事的调查却没有什么进展。

    那蒙面男子自进入密林后就再没出现,玉玄子虽派沧龙护尉前去密林调查过数次,但因密林地广,奇树众多,极有利于凶手藏身,故数番搜寻后,依然无果。

    其实此番搜查不仅带上了雪鹰猎犬,沧龙护尉们也都调动了最强见性眼,然即便如此,也只查出几只修得仙术,变作麋鹿、兔子的花精,却不见半个可疑之人。

    鱼梦身为沧龙首席,做事本就认真,此次搜查因关系着莫羽非的清白,因此更是竭尽全力,欲查出真凶。

    沧龙军的任务本是一日搜寻三次,鱼梦却在此之外,又利用休息时间和莫羽非一同去密林寻找线索,但仍是没有结果。

    真凶不出,莫羽非的处境便越来越糟糕。渐渐地,鸿鹄开始流传这样的说法:其实真凶就是铁代弟子莫羽非,此人极会掩饰,他曾与郎仙教套近乎,乃是想图谋不轨。后来事情败露,便趁郎仙教不备之时下了手。

    还有说法是:其实郎仙教对莫羽非根本就没有好感,但莫羽非却用妖术迷惑了郎仙教,最终行迹败露,莫羽非便痛下杀手,只因卓仙博及时赶到,他才未最终得逞。

    更有说法是:莫羽非为获取名利不择手段,不仅讨好郎仙教,更还诱惑沧龙首席鱼梦,据说与之接触之人都难抵诱惑,最终身陷危险却不自知……

    这些流言是谁传出的,不得而知,但结果却是莫羽非的名字越传越开,最后整个鸿鹄都知道铁代有个令人生畏的弟子,名叫莫羽非,此人来自凡尘,不仅身世神秘,而且行为放肆、手段狠辣,更有人警告说女弟子们需多加小心,因为这莫羽非还生得十分冷俊,以致多看他几眼的女孩便有些是非难辨了。

    但因好奇心的驱使,慕名前去一睹莫羽非姿容的人却越来越多,男弟子的反应多是松了口气,因为莫羽非并未生得三头六臂、何等特异,而不少女弟子见过莫羽非后,却自暗赞,因为莫羽非的眼神气质确实与众不同。

    至于莫羽非本人,却很不喜欢这种备受关注的感觉,他只想静心修炼,不受打搅。

    赫连涛和严昉因常与莫羽非同行,便也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赫连涛性喜热闹,还以为众人是冲着新晋的沧龙护尉而来,故颇为享受这受人追捧的感觉,而严昉天性谨慎内敛,此时忽受人关注,便大感不自在。故这些天出行,总是戴了顶大斗笠,将半个脸都遮住了。

    赫连涛却跟严昉玩笑说,说不定那凶手就是喜欢戴帽子的,郎仙教便是常戴虎耳帽,此时这斗笠越发惹眼,万一激怒了凶手,其后果不堪设想!

    严昉虽是稳重,然对郎逸事件也是心惧,口上虽不赞同赫连涛的观点,然之后却再没见着斗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