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裴嵘遇袭
    距调查截止还有一日,鸿鹄审判部加大了全院范围的搜寻力度。? w?沧龙军受命,从清晨卯时便进入密林仔细搜查,莫羽非却因受到怀疑而被取消了执行任务的资格。

    这日早间兰语堂弟子乃是灵禽语课。莫羽非因郎仙教之事,根本无心课堂,虽坐在堂中,心中却想:明日冷后便要向掌院仙博要结果,可眼下搜寻毫无进展,这可如何是好?如果冷后就此认定是我,我又该如何证明清白?

    忽然,一道蓝橙光劈面而来,莫羽非微微一闪,却惊出身冷汗。

    忽听蔺仙教道:“莫羽非,你怎不用心听课?”

    蔺仙教一怒,全堂弟子不觉倒吸了口冷气,因为蔺仙教近段时间情绪尤为不好,若真惹怒了,大家的作业随即就会增多,原本的一遍布谷语浅唱练习便可能变作三遍灰狼对嚎演练。

    莫羽非却因心事重重,只微微一怔。

    蔺仙教见他不答,就更生气了,遂手持仙杖,气冲冲走到莫羽非桌前,道:“为师问你话呢,你怎不答?”

    莫羽非见蔺仙教怒目而视,便低声道:“是,弟子知错了。”他不想更添烦乱,只想化解眼前危机。

    白芩婉在旁看着,很替莫羽非担心,然见蔺仙教眉间怒气渐渐消减,不觉松了口气。

    严昉见母亲对莫羽非如此苛责,心中也有些不忍,然作为晚辈,也不敢出言相劝。

    赫连涛眼下身为沧龙护尉,对自己要求便比从前严格许多,心觉既是沧龙军士,便该有些表率模样,否则便有损沧龙威名。故除了胃口没有加以克制,其他方面都有所改进。此刻见蔺仙教责问莫羽非,便也不似往常那般莽撞了,只先静观情况,再看如何。

    范庠对待作业极是认真,此刻心中只求莫羽非能让蔺仙教顺心,否则作业一旦变成狼嚎,他可根本吃不消。

    却见蔺仙教用仙杖点着莫羽非的桌面,道:“你都入选沧龙军了,怎么还是这般心不在焉,成天脑袋里不知装着什么鬼点子,却不好好用功!”

    莫羽非心觉委屈,却一声不吭。

    蔺仙教便走回讲台,还说道:“刚才那一杖,不过提醒提醒你!”

    左机和金宝回头去看时,却见墙面都留了道黑影,浑似烧焦的痕迹,不觉悚然。

    蔺仙教那一杖,乃叫“黑炭痒”,莫羽非若没躲过,虽不受皮肉之痛,却要饱尝皮肉之痒,且皮肤上还会留下炭黑印记,不以仙气除之,那痕迹便会在皮肤上留下半月左右。

    不少弟子虽暗叹下手太狠,却也没有公然反对,这一是怕蔺仙教作业变卦,还有便是因莫羽非负面传闻缠身,众弟子对他便有些敬而远之了。

    莫羽非自己也不愿拖累本堂声名,故一直担心明日的审判,此时对于蔺仙教的这点责罚,便全没放在心上。

    就在这时,却忽听堂外一阵喧嚷跑动之声。便听有人叫道:“不好了!快去告知厉仙教!”

    嘈杂声中,又有人道:“怎会这么严重?”

    “快去,快去!”有人催道。

    兰语堂弟子听得外面吵嚷,自然难以静心下来。

    蔺仙教见了,不觉有些心烦道:“诸位都专注些,别因为一点儿动静便分神!”

    莫羽非却心中一沉,情况似乎很是严重,且他还听出刚才说话者中,有一人像是淳于璟。看来,兰香堂出事了。

    蔺仙教因想着兰香堂自有仙教管束,便也不多作理会,只怕放弟子出去一打探,事情便越来越乱。

    然不多时,却听鸿鹄仙院号角声起,接着广播道:“请仙院师生注意了,今早辰时,有人发现古杉林中有弟子受攻击后昏迷不醒,经查,受伤者乃铁代兰香堂弟子。现请任课仙教保护好本堂弟子,大家不得随意走动。”

    话音甫落,兰语堂不少弟子便窃窃私语起来。

    “兰香堂有人被攻击了!不知是谁啊?”有弟子低声惊道。

    虽说兰语、兰香两堂素来不和,但面对弟子被袭击之事,也有些唇亡齿寒的惧意。

    就在这时,众弟子却听得堂门被撞得“砰砰”作响。

    “谁啊?这么大胆子!”蔺仙教仙杖一摔,怒道。她原本正要让众弟子跟读布谷鸟语,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唬了跳。

    “莫羽非!是不是你?你给本王出来!”淳于璟在门外高声叫道。

    兰语堂整堂弟子皆是一震,目光齐刷刷射向了莫羽非。

    外面敲门声不止,莫羽非皱了皱眉,遂起身朝门口走去。

    “莫羽非,你做什么?”蔺仙教忽问。

    莫羽非指了指门,道:“弟子去看看。”

    “且慢!”蔺仙教一个箭步赶到了门边,“你也太随便了。”

    莫羽非笑了一笑:“弟子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才主动上前的。”

    蔺仙教却柳眉一竖,道:“还有我这个仙教在呢,再怎么,也该我去应对才是。”

    莫羽非微微一惊,蔺仙教完全可以置之不顾的,淳于璟分明是来找他。

    众弟子便见蔺仙教转身用仙气微微推门,兰语堂的门锁旋即打开。

    “莫——”淳于璟怔住了,他看着蔺仙教眉头紧皱的表情,不觉退了一步。

    “是淳于殿下啊。”蔺仙教的神情带着疑惑。

    淳于璟点点头,道:“蔺仙教,打扰了。本王原不想影响您的课堂,但你堂中弟子莫羽非实在太过分了,他竟然袭击了我堂中弟子裴嵘!”

    “哦,什么时候的事?”蔺仙教问道。

    “今早辰时,刚才全院广播说的便是此事。”淳于璟强调道。

    “太子殿下,此事非同小可,您可查到证据了?”蔺仙教道。

    同来的冷峤没好气道:“哼,仙医苑已躺着个郎仙教了,我师弟裴嵘也是头部受创,倒地不醒,却还要什么证据?”这冷峤素与裴嵘交好,今见裴嵘昏迷不醒,内心也是隐有恐惧,此时自然急于揪出凶手。

    “喂,这种原则性的事情怎能捕风捉影?你们兰香堂的人也太不讲道理了!”赫连涛忽然冲到门口,大声道。

    蔺仙教皱了皱眉,莫羽非也是一惊。毕竟,他的处境很不利,赫连涛却没有置身事外,这让他心中一热。

    冷峤听了,不觉嘿嘿一笑,道:“亏你还替他说话!你也真够迟钝的。恐怕你还没找到足够的证据,便已是他爪下猎物了!”

    “冷峤,你什么意思?”莫羽非终于忍无可忍,上前质问道。

    “你自己心里清楚!”淳于璟眼中寒光逼人,冷冷道。

    莫羽非没有说话,他感到阴谋在逼近,但他却缺乏证据来力证自己的清白。

    而更令他不安的,是他在突破水纹第七重之后,身体所感到的陌生感,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受,仿佛有一种火热的力量在体内流动,但其形成变化却难以控制。

    他真正担心的是这种陌生力量会具有强大的攻击性,而他却又无法驾驭它,如此一来,他不是真成了令人色变的怪物么?这和攻击郎仙教的凶手又有什么差别?

    淳于璟犀利的眼神一刻不松地盯着莫羽非,他捕捉到了莫羽非眼神中的阴郁。

    “看来他有些怕了。”淳于璟嘴角微微勾起。对于攻破莫羽非的防线,虽只小成,却也令他暗暗得意。

    “太子殿下,依为师看来,此事非同小可,还是等审判部的裁决罢。”蔺仙教见双方僵持不下,便挥挥仙杖,将门关上了。

    “莫羽非!”冷峤还想纠缠,却被淳于璟挡了下来。

    淳于璟本以为蔺仙教是个怕事的,没想到今日却有些胆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