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金簪背后
    淳于璟虽然暂时被抵挡在了兰语堂门外,但莫羽非却觉很是忐忑,因为真正的凶手又出现了,而自己却仍在背黑锅。?女?sheng?小说?网 w?

    莫羽非能感到周围弟子的眼光,有惊异,有骇然,这种奇怪的静默,让他很是难受。忽然,有只手拍了拍他的右肩,他微微一怔,只见赫连涛笑道:“你不用担心,哥还是相信你的为人。”

    如在平时,莫羽非不过笑笑,但此刻,他却忽觉赫连涛这句话很有分量,似乎让他纷乱的心找到了定处。

    坐在左边的白芩婉忍不住急道:“莫师哥,他们为何要冤枉你?”

    蔺仙教随即清了清嗓,莫羽非三人便也不再多言。

    只听蔺仙教道:“最近鸿鹄出现这样的事,大家都要格外小心才是,但对于流言蜚语,却不可听信,更不该以讹传讹。”

    严昉听了,不觉微微点头,不少弟子却都默然,左机却悄悄问金宝:“莫羽非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吧?”

    金宝从来都是心直口快,这次却有些胆怯地瞥了眼莫羽非,小声道:“按说不该,但人心难测,我也不知道。”

    一旁的范庠听了,不觉脊背发凉。

    其实他对莫羽非的感情一直比较复杂,他敬服莫羽非的胆识才能,却又觉其有些神秘难测,他曾一度自负仙术超群,然见识了莫羽非的快速突破后,才深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且他曾经有些瞧不起凡尘之人,不料莫羽非的言谈举止却让他对凡尘之人有了好感。

    只是如今,这个与他同处一室的师弟,却被怀疑是袭击师长、伤害同门的凶手,范庠的复杂情绪中便又添了一层恐惧。

    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莫羽非了,如果是一味避开,这既显得自己怯懦,又恐惹怒莫羽非,反倒不妙。但若不加防范,他只怕自己便是下一个裴嵘。

    范庠想到此,不觉抬眼去看莫羽非,却见莫羽非眉宇间有些阴郁,然观其容貌,并无半分戾气,范庠实在无法将他与凶手联系起来。

    但转念间,范庠又想:“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莫师弟本就来自凡尘,且其仙术增长之快,实是令人瞠目!且他在校期间又有诸多越矩之事,其内心所想,恐非我等常人所能揣度。”

    正想着,却听蔺仙教道:“眼下凶手尚未被捕,但听掌院仙博说,这凶手曾经出入密林,故密林恐是其藏身之处,而其周围的古杉林也不*全。为安全起见,从今日起,为师便将布谷鸟语作业改作狸猫语,尔等也就不必进入古杉林练习了。”

    蔺仙教话音未落,兰语堂便是一片唏嘘。

    因为狸猫语不仅繁复难辨,且男弟子们实在不愿学仿猫叫。不过作业既然布置了,弟子们也只好完成。

    若在往日,白芩婉听了这狸猫语的作业一定会笑起来,因为她一想到莫羽非和赫连涛两人以猫语对话,定是有趣得紧。可是今日却不同了,眼看着莫羽非身陷冤枉,她却无力为其证明清白,蔺仙教的作业只是让她心烦意乱。

    课后,忽有鹤卫前来通知莫羽非,说是掌院仙博请他前去“碧波舟”。

    碧波舟乃是掌院仙博住处,那鹤卫虽未言明何事,莫羽非心中却已猜到**分。他紧随鹤卫赶路,却不觉想起初去掌院仙博书院时,自己身陷青泥潭的窘境,一时间不觉感慨:如今他仙术虽是大增,却并未令掌院仙博省心,而且此次的事情,倒更令掌院仙博棘手了!

    他很想反省自己,却觉自己并未做错什么,唯一的不是,好像便是不该请教郎仙教龙语,可是阿波那么孤独,对他那么信赖,他又怎能不通语言,对其不理不问呢?

    这样想来,他忽觉不该自责,而是应该竭力协助审判部查出凶手。正想着,已到了掌院仙博的书院前。

    鹤卫将他领了进去。

    玉玄子背对着他,站在那副“妙”字前,沉默不语。

    “掌院仙博,弟子到了。”莫羽非有些紧张。

    玉玄子转过身来,点点头道:“坐吧。”

    莫羽非等玉玄子坐下了,遂才就坐。

    “你可知为师今日请你过来,所为何事?”玉玄子微微凝眉。

    莫羽非心中虽有所揣测,却不敢妄言。

    玉玄子见他不答,便道:“你也该知道,明日便是冷后定的审判之期,可是我鸿鹄这边却尚未查出真凶,这种情况,于你很是不利。”

    莫羽非听到此,心中不觉一沉,只是听掌院仙博的语气,仍未将他认作凶手,却又稍感宽慰。

    玉玄子见他神色复杂,遂问:“羽非,对此你有什么想说么?”

    莫羽非一怔,忽然有些无望,对于眼下情形,无论自己怎么说,言语都会显得苍白啊。

    却听玉玄子道:“有一事,为师不甚明白,便是那日沧龙军选拔时,你遇到鬼雕后,为何会幻化出手执凤凰金杵的黑电妖来?”

    莫羽非心头“咯噔”一跳,暗道:“此事关系着母亲之仇甚至还有我的身份,还是暂时不说为好。”

    玉玄子见他神色有些迟疑,便道:“羽非,你可知那只金凤凰乃为何人所有?”

    莫羽非摇了摇头。

    玉玄子道:“若是寻常饰物,自然不会引人注意,但那只凤凰金簪,却是冷后的专属之物。它不仅耗费了重金打造,更是斑竹老人的绝作。”

    “斑竹老人是谁?”莫羽非奇道。

    “她是青轩最有才华的工艺师,可惜却在制出此金簪不久后,便溘然长逝了。她离世时,不过五十出头,她为此作品似乎倾尽了心血。”玉玄子叹道。

    莫羽非不觉皱眉道:“像这样的心血之物,戴在头上,不觉不安么?”

    “你这话,此处说说也就罢了,明日遇到冷后,可切莫出言不逊!”玉玄子训道。

    “是,弟子知道了。”莫羽非嘴上应道,心中却对冷后的嗜好颇为不满。忽然间,他心念一转,不觉背上发凉,暗忖道:“什么!那金簪若是冷后专有之物,那黑电妖又怎会以之为兵器?难道是黑电妖盗走了冷后的金簪?还是那黑电妖根本就是假的?”

    其实玉玄子让莫羽非来此,便是想查清此事,这样或许便能清楚冷后为何会对莫羽非步步相逼了。

    不过这件事,让玉玄子觉得大为不妙。虽然她尚难想出冷后怎会与莫羽非结怨,但这对莫羽非而言,便如头悬利剑,危险万分!

    而莫羽非又是鸿鹄弟子,且还是得她认可,方才被收录入校的。玉玄子对弟子们向来一视同仁,不存偏见,且莫羽非仙资非凡,实堪造就,对于惜才护才的玉玄子而言,自然不会因为外界传言,便将其拒之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