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危险谜底
    其实玉玄子所料不差,莫羽非的确是块修仙的良才,他不仅能以极快地速度突破水纹木台的层层考验,更能在沧龙选拔中脱颖而出,这本该令玉玄子欣慰才是。nv生小说网

    然莫羽非进步神速的背后,玉玄子却隐有担心,因为电体元的一大特点便是修炼速度远超其他体元,但与此同时,却也对修炼者的身心消耗极大,若修炼者对仙气不加以克制、对体力不予补给,便难以驾驭突飞猛进的仙术,时日稍长,便易自伤经脉,再严重,便可能走火入魔。

    对此情形,莫羽非也已有所察觉。自从他在沧龙选拔中偶然突破水纹驭气术第七重境界后,身体中的仙气便不似从前那般平和了。

    每当那奇怪的气息像火龙般从丹田腾起,继而游走于四肢百骸时,他便感到筋骨灼热,即便迅速调息控制,他也感到筋骨与肌肉在膨胀,但这种异乎寻常的生长让他有些骇然。

    他曾试图对此气息加以控制,但这摸索的过程让他备受煎熬,因为强行抑制时,那火龙便似受到刺激般四处乱窜,脏腑受其冲撞不仅痛苦异常而且十分危险!

    有那么一次,他在半夜痛醒了,因在寝室,他生怕惊扰了赫连涛和范庠,便只好咬着牙,用玉玄子所授心法加以调整,但因蒙冤之事困扰其心,他越炼越烦,忽然间,电体元爆发的内力夹杂着怒火犹如山洪般喷涌出来,他顿觉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禁不住大叫了一声!赫连涛睡得倒沉,范庠却闻声赶来,问他可是噩梦了。他疼得难以起身开门,更不敢让范庠看到他面无血色的样子。

    此后,他将此事告诉了玉玄子,玉玄子诊其情况,对症给出了修炼方法,但收效却不甚明显。推及原因,玉玄子说多半与修炼者情绪有关,但受冤之事确实带给他很大困扰,若说不在意,实难做到。

    玉玄子见莫羽非神色越来越凝重,心中也甚是担忧,其实对于莫羽非的身份,她一直便有些疑惑,时至今日,她也不得不询问莫羽非了,遂道:“羽非,为师曾听方天游方仙教说起你的过去,为师知道你父母皆已离世,你这一路很是不易,但却未曾听你自己说起过。

    直到那日见你应对鬼雕时所呼出的幻象,方知你与黑电妖有着极深的仇怨,你可否告诉掌院仙博,你曾经可是与黑电妖交手过?”

    莫羽非听了,不觉再次勾起往日的痛苦来,遂点头道:“不错,那黑电妖便是弟子的杀母仇人!”

    玉玄子一震,道:“你母亲是被黑电妖所害?”

    莫羽非点了点头。

    “可是,你来自凡尘,黑电妖怎会突然对凡尘之人下手?”玉玄子疑道。

    “掌院仙博,其实弟子并非凡尘之人,弟子是……”莫羽非忽然打住了,他不想说太多。

    “你体元超凡出众,自然不是凡尘之人,那么令堂也是仙城之人?”因为玉玄子知道,黑电妖虽令不少仙界者闻风丧胆,却也是魔锦千丈的左右臂膀,倒不至于亲自对一个凡尘之人下手。所以由此推来,莫羽非的母亲便不是一位普通凡人。

    其实在鸿鹄修炼已是半年有余,莫羽非对玉玄子还是颇为信任,只是“黑电妖”一事关系重大,所以他不愿轻易说出此事,但他心中也一直疑惑,那就是那晚黑电妖与他母子二人交手时,所用仙术并非外界所言的电功,还有那根凤凰金杵就更为奇怪,全然便是女子之物。所以今日玉玄子问起,莫羽非也想探出些真相来。

    于是莫羽非问道:“掌院仙博,弟子很不明白,冷后的金簪怎会化作了黑电妖的兵刃?”

    玉玄子的心突然一沉,心想:“这孩子终是想到了这里。”遂道:“为师奇怪的也是这点。”

    短暂的沉默,却让师徒二人的心俱是一颤。

    原来师徒二人都想到了同一点:或许那不是黑电妖,而是冷后?

    想到这里,莫羽非不觉把自己被逐出宫、以及那晚所见之人的眉目联系起来,越发觉得冷后十分可疑。可惜当年牧紫并未见过凤凰金簪,自然无从识破冷后身份。

    玉玄子虽不知莫羽非的真实身份,却也隐约猜得几分,一时心中也不觉有些激动。

    “难怪有些眼熟,”玉玄子凝视着莫羽非,暗想,“十六年前,景顺王之遗孀被逐出宫,当时怀中还有个婴儿,那孩子如今不是正该十六了么?”想到此,玉玄子心念一闪:“对了,‘羽非’二字合起来不就是‘翡’么,他应该就是淳于翡!”

    莫羽非看到玉玄子的眼眶有些红润,他感觉掌院仙博定是认出了他来。

    “羽非,你原不是姓‘莫’,对不对?”玉玄子谨慎道。

    “掌院仙博,弟子不是故意要欺瞒您的。”莫羽非有些紧张。

    “你原该姓‘淳于’?”玉玄子低声道。

    莫羽非皱了皱眉,“淳于”二字像利刃划过他胸口,他有些苦涩道:“不,弟子姓‘牧’。”

    玉玄子听说过牧紫,只是方天游因答应过莫羽非不向他人透露其身世,故方天游才没有对玉玄子说起。

    “令堂便是胆识过人的牧紫牧夫人吧?”玉玄子敬重道。

    莫羽非忽然听掌院仙博提起母亲,不觉眼角一酸,点头道:“正是。”

    玉玄子感慨道:“羽非,令堂虽非我仙界中人,却能救下黑角龙,其胆识医术,都令为师十分佩服!只可惜,令堂却遭毒手,这实是让人痛惜!”

    其实牧紫过世后,莫羽非就很少听人提起母亲,此刻掌院仙博玉玄子能对母亲有如此评价,也让他很是感激。

    不过此刻,玉玄子却更为莫羽非担忧了,如果冷后真是莫羽非的杀母仇人,那她又岂肯放过莫羽非?难怪高高在上的冷后会紧盯着此次的调查案不放,原来她是想斩草除根!

    然因事关重大,玉玄子并未将话挑明,却只道:“羽非,眼下证据不足,你且莫轻率行事,但为师会尽力护你安全,不让他人伤你!”

    莫羽非听了,不觉感激道:“多谢掌院仙博,弟子也会尽力配合明日审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