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范庠的恐惧
    晚课后,莫羽非只觉身心俱疲,脑中很乱,他心想:如果冷后真是杀母仇人,那这仇更是难报了。nv生小说网因为黑电妖虽是凶险,他却尚可得到鸿鹄的保护以及众人的支持,而仇敌若是冷后,那她便可以身份掩人耳目,杀他于无形。

    “难怪她看我的眼神那么犀利!”莫羽非回想起沧龙比试那天,冷后的反应的确十分警惕。

    他心烦意乱地走进寝室,发现赫连涛正坐在桌前,凝神望着烛火。难得桌上干干净净,没有一样吃的。

    莫羽非有些吃惊,赫连涛听到响声,转头道:“你终于回来了。”

    “赫连兄,你在等我?”莫羽非惊道。

    “对啊,哥够义气吧。”赫连涛打了个哈欠。

    “你干嘛不睡?”莫羽非勉强笑了笑。

    “明天你……不是要去那儿么,哥想跟你说两句。赫连涛佯装无事地耸了耸肩。赫连涛避开了“审判部”和“赤凤殿”的字眼,他不愿让莫羽非难堪。

    莫羽非不觉淡淡一笑,道:“没事,清者自清。”其实他心里全然没底,在眼下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冷后将如何左右审判部的判决。

    “对嘛,你小子虽然有些惹事,不过总能逢凶化吉的!”赫连涛站起来,拍拍莫羽非的肩,又道:“别担心,好好睡一觉,明天打起精神来。”

    “谢了。”莫羽非心中一热道。

    两人正要各自进入卧室,莫羽非忽问:“范师哥呢,睡了吧?”他见范庠屋中熄了灯,估计歇下了。只是范庠前几天还因应对考试,熬夜甚晚。

    “多半是吧。”赫连涛摇了摇头。他感觉最近寝室有些不对,莫羽非被冤,范庠的紫郁症又犯了,总之诸多不顺,于是他把自己的七情参上系了一根红绳,欲求多福。

    不多时,二人各都睡下。

    莫羽非实在疲惫,刚躺下便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却觉窗外微亮,似已天明。便听有人道:“你们查了这么久,却还无结果,难道是有意包庇么?”

    又听人道:“冷后,这小子不除,恐为后患!”

    莫羽非一惊,不觉趁起身来,又听冷后声音道:“我今日便是为此而来,一个凡尘庶子,还能逃到哪里去!”说罢,一阵冷笑。

    莫羽非惊出一身冷汗,猛一睁眼,方知是梦。

    就在这时,却忽听外间有猛烈的撞击声,他唬了跳,仔细听时,只觉声音似是范庠屋中传出。

    但那声音渐渐又低了,莫羽非只怕自己又是做梦。不觉掐了自己一把,却觉痛得真切,这才起身出门。

    范庠的屋子黑沉沉的,但随着他走近,却见其门竟然露出条缝来,显然已经打开。

    “难道是范师哥去小解?”莫羽非疑惑道。

    就在这时,却忽闻里间范庠的惊呼:“不要,求你了,放过我吧……”

    莫羽非一惊,二话不说,立刻冲了进去!

    那屋中虽黑,借着打开的窗户,却能看见范庠已倒在了床边。

    莫羽非忙上前道:“范师哥,你怎么了?”

    范庠见了莫羽非,却眼神涣散道:“你,求你了,别伤我!”

    “是我啊,范师哥!”莫羽非惊愕道。

    范庠却仍带着哭腔道:“莫师弟,求你念在我两师兄弟的情分上,放过我罢。”

    莫羽非听了,只见莫明奇妙,心想范庠定是吓糊涂了,就在这时,却听身后有人大呵道:“莫师弟,你干什么!”来者正是赫连涛。

    莫羽非不觉回头道:“赫连兄,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把范师哥扶上去。”

    赫连涛却大步过来,一把拉开莫羽非,怒冲冲道:“莫师弟,想不到你真地会对同堂兄弟下手!”

    莫羽非听了,不觉惊道:“师哥,你说什么?我,我没有……”莫羽非从赫连涛的眼神中看到愤怒与失望,他担心的情况终于还是出现了。

    “我之前一直都相信你,哪怕淳于璟那样说,我都不愿怀疑你,可是现在我却亲眼看到了,你、你竟然要对范师弟下手!”

    “我没有!”莫羽非大声道,他既痛心又焦急,怎么赫连涛也冤枉他?

    “你没有?”赫连涛浓眉倒竖,道:“可我刚才亲耳听到范师弟求你放了他,再说了,这大半夜的,你跑到他寝室做什么?”

    莫羽非不觉急道:“范师哥定是刚才吓得厉害,才错将我当成了袭击者,我是听到响动,才赶来的,这全是误会!”

    “你是说,另有袭击者?”赫连涛说着,不觉环顾四周,屋中虽暗,但借着月色也能看清这里除他三人外,别无他人。

    “那人呢?逃了?”赫连涛半信半疑。

    “应该是。”莫羽非皱眉道。刚才慌乱,他也未曾看清。

    “从哪逃的?”赫连涛追问道。

    莫羽非向那窗口望去,他刚才似乎看到一个背影闪出窗外。但那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他也不能确定。

    范庠不知什么时候,已悄悄躲到了赫连涛身后,他现在心有余悸,他有些不敢正视莫羽非。

    赫连涛自然不愿看到莫羽非便是凶手,因此又回头问范庠:“刚才是不是有人从窗户逃走?”

    范庠颤声道:“我,我没注意到窗户。”

    “那你都看到什么了?”赫连涛急道。

    范庠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他的嘴动了一下,却没出声。

    “快说啊。”赫连涛催促道。

    范庠禁不住一把抓住赫连涛,道:“我是从睡梦中惊醒的!有人在敲我的脑袋!但因那人背着窗户,所以我看不清他的面目,我虽然害怕,却还是奋力还击,结果……却掉到了床下。”说到后面,范庠很是窘迫,声音便低了。

    “那人的衣服呢,你总瞧见了吧?”赫连涛急问。

    “就是鸿鹄的院服。”范庠说着,暗暗瞥了眼莫羽非。

    他们都穿着院服,这便不是什么特别的线索了。

    赫连涛想了想,忽问莫羽非:“那人是怎么进来的?”

    他们三人都有些紧张,因为凶手如影如魅,或许现在并未离开?涛、庠二人自然更为心惧,因为莫羽非还带有嫌疑。

    范庠忽然小声道:“每晚我的门都是关上的。”

    赫连涛便转身走出去检查寝室大门,大门和他们歇下前一样,是从里面反锁了的。

    范庠紧跟在赫连涛身后,生怕莫羽非会再度袭击。

    “你们看,凶手不会从这道正门进来。”赫连涛指着大门道。

    “那就只能从窗户进来了。”莫羽非道。

    “可静怡仙园外有鹤卫值守,楼外各处还设有水晶球,凶手是怎么上来的?”范庠问道。

    赫连涛想了想,道:“范师弟,你的意思是凶手不是外面来的?”

    范庠胆怯地斜了眼莫羽非,却不敢应声。

    莫羽非不料范庠竟这般认定是他,不觉有些恼怒,但他一想此时不是动怒的时候,而是应该尽量辨清是非,因此对范、涛二人道:“那凶手很可能迷惑了鹤仙,至于水晶球的监控,也是有局限的。”

    “你怎么知道?”赫连涛奇道。

    “你们还记得么,上次郎仙教的案子中,那凶手便是被水晶球记下了行踪,可是他因蒙面,最终却消失在了密林之中,无从查找。”莫羽非冷静道。

    “所以这一次凶手也可能是蒙面而来。”赫连涛顺着莫羽非的思路一想,也觉有可能。

    范庠不禁语塞,因为刚才凶手背着光,加之他自己大为骇异,故不曾看清凶手面目,直至后来,他才发现眼前之人竟是莫羽非。

    这种情况下,便认定莫羽非是袭击者,的确有些鲁莽,可是近来流言四起,范庠本来又极易神经紧张,所以他宁可错怪莫羽非,也要除掉心头疑虑,于是竟忽然掏出伏妖令牌,在莫羽非面前按响了警铃!

    “你做什么!”赫连涛忽闻警铃大作,不觉扑身去夺。他万没想到,范庠如此莽撞,竟把莫羽非当作妖怪来拿。

    莫羽非也是一怔,他曾以此吓过紫菱,却万没料到平日里斯文的范庠会以此对他!

    “范师哥,你昏了头么!你无凭无据便冤枉我,是要受罚的!”莫羽非怒道。

    范庠却猛然向后跃开一丈,高举伏妖令,道:“莫师弟,对不住了!我虽佩服你的仙术,但和你同居一屋,实在提心吊胆,还是把你交给审判部,等一切查清楚了再说吧。”范庠说着,不觉满面通红。

    就在这时,左邻右舍都涌了出来,纷纷涌到门外,大声敲门道:“喂,莫羽非,你们这屋怎么了?”

    莫羽非盯着范庠,不觉冷笑道:“范师哥,你够狠!”说罢,便转身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