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窗外
    门一开,便见外面早已挤满同代弟子,个个脸上都是惶惑惊异。

    忽有人大声道:“太子驾到,尔等还不让路!”

    众人立时纷纷旁退,让出条道来。

    只见有人秉着烛火,替淳于璟照着,淳于璟却似有备一般,似笑非笑地走了过来。

    莫羽非沉着脸,冷冷地盯着淳于璟。

    “莫兄,你们寝室遇险了?”淳于璟的眼神充满讽刺。

    “不错。”莫羽非冷道。

    “抓到贼人了么?”淳于璟长眉一挑。

    “没有。”

    淳于璟见问不出个所以然,便向里间望去,只见范庠右手低垂,却还紧握着伏妖令。

    “范师兄,原来是你在发出警报。”淳于璟阴惨一笑。

    范庠此刻的脸色已是煞白,他似乎没有想到事情会扩散得如此之快。

    “太子殿下在问你话呢,你聋了吗?”冷峤在旁厉声道。

    淳于璟竟越过莫羽非,走了进去。

    赫连涛心头有气,却不便发作。警铃是自己寝室传出的,又怎能怪别人听见?

    “你为何报警啊?”淳于璟盯着范庠。

    “在下……被袭击了。”范庠如蚊蚋低道。

    “凶手是谁?”淳于璟瞳孔骤缩。

    “没、没看清。”范庠紧张道。

    “凶手呢?”淳于璟皱眉。

    范庠看了眼莫羽非,又见赫连涛紧盯着他,便只道:“逃走了。”

    “是么?”淳于璟冷哼了声,遂望向莫羽非。莫羽非神色仍冷,心中却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却见鲍元亨气喘吁吁跑来,身后还跟着两名鹤卫。淳于璟当即问那两名鹤卫,道:“刚才警铃响后,你们可曾发现有什么可疑人从这里逃走?”

    其中一名红顶鹤卫立刻拱手道:“回太子殿下,我等一直严密巡查,并未看到什么可疑人物。”

    淳于璟遂转身对范庠道:“这么说来,凶犯应该还在这屋中。”

    “太子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莫羽非不觉有怒。

    淳于璟不觉笑了笑,道:“莫兄乃是聪明人,却还明知故问么?”

    “太子说笑了,不过在下并不明白太子的意思。”莫羽非不卑不亢道。

    淳于璟忽然神色骤变,对身旁冷、鲍二人道:“去给我查!查出藏身的嫌犯,不就都明白了!”

    “等等!”莫羽非忽然挡在淳于璟身前,冷笑道:“太子这是要翻查我们寝室?太子您没有这资格吧?”

    “你们寝室深夜报警,自己又都不明不白,本王派人替你们查找嫌犯,也是想还大家一个清静。你们不但不感谢本王,却还一副倨傲姿态,这不合情理吧?”淳于璟说完,不觉嘴角勾笑。

    赫连涛在旁听了,终于忍不住道:“太子好厉害,帮得我们有苦说不出啊。”

    淳于璟眉头一皱,问道:“你这是在责怪本王了?”

    正说着,忽听一个尖利声音越来越近:“这是怎么回事,深更半夜不睡觉,混搅什么!”

    众人脊背一凉,知是绿珠仙导到了,便有人悄悄散去。

    淳于璟却无事一般,只转过身,静候其到来。

    范庠只觉心“突突”直跳,不知这事如何是好。

    众弟子便给绿珠仙导让了路,绿珠仙导凝着眉,原本苍白的脸映着跳动的烛光,显得有些骇人。

    莫羽非刚才便料到了此刻,故此时也还镇静,何况这种情形,也只能随机应变了。

    绿珠仙导眼光一扫,不觉对淳于璟微微一笑:“太子殿下也在啊。”

    淳于璟颔首回应。

    绿珠仙导遂问莫羽非:“是你们寝室发出的警报?”

    “是。”莫羽非有些难堪。

    “是什么情况?”绿珠仙导严肃道。

    “是我师哥范庠,他遇到了袭击。”莫羽非看了眼范庠。

    绿珠仙导看向范庠,见他似无大碍,便问:“袭击者是谁?”

    范庠小声道:“弟子也不知道。”

    绿珠仙导想了想,道:“那人没被伏妖令伤到?”

    范庠摇了摇头,淳于璟却心头暗恨:“难道莫羽非仙术日进,已不怕这伏妖令了?”

    其实淳于璟一直对莫羽非的仙术突破大为疑心,尤其是莫羽非在沧龙石阵中扭转了局面,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加之郎逸遇袭,他便更加怀疑莫羽非了,而此刻听绿珠仙导一问,他才发现莫羽非对伏妖令毫无惧意。这么说来,莫羽非并没使用邪魔外道?

    “看来袭击者并非妖邪一类。”绿珠仙导道。

    淳于璟心念一转,忙道:“绿珠仙导,弟子听那值守鹤卫说,事出后并未见到有人从这寝室逃出。”

    “什么?凶犯还在这屋中?”绿珠仙导惊道。她说罢,仙杖一挥,便要向屋里探寻。

    范庠是个在意**的,忽见绿珠仙导便要搜寻他的寝室,便大感不自在,忙拦住道:“绿、绿仙,那凶犯不在我屋里了。”

    “那他逃哪去了?”绿珠仙导奇道。

    范庠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不禁焦急地看着赫连涛。

    赫连涛遂脑筋一转,道:“那来者不是妖,却可能是个怪,来无影去无踪的,范师弟便也没瞧清。”

    “胡说!”绿珠柳眉一立,道:“妖怪就是一个东西,伏妖令都降得住!你在这跟我咬文嚼字!”

    赫连涛被她一训,便不敢再言了。

    绿珠仙导遂对范庠道:“快,你领路,本仙导这便详查!”

    范庠不觉嗫嚅道:“这……”

    “怎么?你要违抗本仙导的指令,妨碍追凶么?”绿珠仙导冷道。

    “弟子不敢。”范庠摇头,却又指着门外弟子,问道:“绿珠仙导,他们就不必跟进去了吧?”

    绿珠仙导皱了皱眉,看了眼门外弟子,道:“你们都回寝去!”说罢,却对淳于璟客气地笑了笑。

    淳于璟识趣,只道:“绿仙辛苦了,弟子先告辞。”

    绿珠仙导含笑点头。

    随后,绿珠仙导以及两名鹤卫便随范庠进寝查看,莫、涛二人也一同进去。

    那寝室不大,绿珠仙导把桌下、书架等各处找了个遍,也不见什么妖孽藏身,之后她又使用见性眼把屋中各处查看了遍,除了看到一包变作笔架的天姥草外,再无其他发现。那天姥草乃是范庠辟邪用的,他因怕赫连涛笑话他,就使了点小仙术。

    绿珠仙导心有疑惑,忽然看见开着的窗户,不觉心头灵光一闪,走向窗边。两名鹤卫也都跟了上去。

    绿珠仙导向下一看,不觉“哟”了一声。两名鹤卫便都伸长脑袋,争着要看。

    莫羽非和范庠几个却疑窦丛生:窗户下面会有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