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审判到来
    莫羽非登上那百级台阶,一看沙漏,还未到点,心中稍觉放心。? w?转眼一看,鹤卫已然离去,顿见两扇恢宏的朱漆大门从里打开,莫羽非放眼一看,不觉心惊,里面早已有人等候了。

    “你就是铁代弟子莫羽非?”开门的紫衣仙教问道。

    “是,弟子便是。”莫羽非答道。

    “请进。”紫衣仙教便把莫羽非领了进去。

    大殿之中,单独给莫羽非设有一位,那是把铁木椅子,又高又窄,莫羽非感觉它像是一个半封闭的囚笼。但是此刻没有选择,只能坐下去。

    莫羽非坐下后,只觉有道森然的目光远远投来,一看时,只见冷后身着一袭银灰长袍,正襟危坐,发髻上却不见那支金簪。

    “你可来得迟了。”冷后的声音像岩洞中滴下的水,让人一寒。

    “恕在下斗胆,可是在下刚才看了,还没到预定的时刻。”莫羽非说时,只觉自己嗓子有些干涩。

    冷后不觉一笑,道:“你还真是不懂规矩,你区区一个铁代弟子,竟让仙教司仙判等你。你比他晚,自然是迟了。”

    莫羽非听了,不觉语塞。他一看来者,冷后虽位居北面高位,但却不在正中,今日居中者乃是仙教司仙判楚秉之,此人面色严峻,莫羽非只觉心头一紧。

    他目光右移,只见掌院仙博玉玄子也到了,她的神色淡淡的,玉玄子身旁则是鸿鹄审判部的成员:仙博卓有功、仙教厉骁以及绿珠仙导。

    卓有功的眉头紧锁,显得十分严肃,厉骁的脸色也很是阴郁,而绿珠仙导似乎因为昨晚不曾休息好,故脸色异常苍白。莫羽非忽然感到十分压抑,他禁不住抓住了座椅扶手,却觉那扶手也冰冷异常。

    他又看向右边,忽然发现了鱼梦,这不禁让他眼前一亮。她总是这样,无论在何处,都是那样与众不同。

    她也望着他,眼神中却含着不安。莫羽非急忙移开了目光,他感到脸上灼热,为什么总是让她看到不争气的自己!鱼梦左右两边还有萧泰然和辛娥,本次负责追捕的沧龙护尉以及相关证人都到了。

    就在这时,赤凤殿的门再次打开,莫羽非回头一看,只见赫连涛和范庠也走了进来。

    “他两怎么也来了?”莫羽非微惊,一想:“哦,定是审判部知道了昨晚之事,今日也要一并查清。”他所料不错,绿珠仙导确实已将昨晚之事报与审判部,因几件案子前后似有关联,故审判部决定今日一起裁决。

    范、涛二人刚一入座,便听仙教司仙判楚秉之道:“眼下各方人员皆已到齐,本座宣布鸿鹄仙院袭击案开庭审理。”

    场内异常肃静,楚秉之的声音显得凝重而响亮。

    莫羽非的心“突突”直跳,沧龙比试他也未曾如此紧张。

    便听楚秉之宣布道:“本次审理,先由鸿鹄仙院审判部部长卓有功陈述事件前后经过。”

    “是。”便见卓有功起身,朝着楚秉之及冷后拱手行礼,遂转向众人道:“近来,凶徒阴险猖狂,以至鸿鹄甚不安宁。仅一周内,便连续出现三起悬案,而受害人之遭遇都十分相似,凶徒皆是重创受害人头部,第三起虽伤害未遂,但其手法却与前两起一致……”随后,卓有功便将三件事情的始末陈述了一遍。

    其间,冷后只轻轻拨弄着秀美的指甲,不时又轻瞥莫羽非两眼。

    莫羽非听卓有功描述,却觉句句都在指向他,不觉冷汗涔涔而下。

    鱼梦也一直凝神静听,却觉卓有功的陈述与那天的指控无二,始终还是抓住“胎记”“纸条”等所谓的证据不放。

    冷后似乎也听得烦了,遂看了楚秉之一眼,楚秉之会意,不觉轻咳了一声。

    卓有功忙察言观色,顿觉楚秉之有些不耐烦的意思,便匆匆收了尾。

    楚秉之略点点头,道:“那么,鸿鹄审判部的另外两名审判员可有什么要补充的?”

    便见绿珠仙导站起身,施了礼,道:“依在下昨夜所见推测,只觉这嫌犯另有其人。”

    “什么?”卓有功一惊,“你今早可不是这么说的。”

    绿珠仙导不觉一笑,道:“在下今早怎么说的,相信厉骁厉仙教可以作证。”

    厉骁皱眉道:“今早绿珠仙导说她昨晚值夜时,看到静怡仙园传出报警讯号,于是立即赶往事发地,结果发现报警者乃是敛神居的铁代弟子范庠。绿珠仙导问范庠所为何事,范庠说是被袭击了,但不曾看到凶犯模样。”

    “不错,这就是在下的陈述。”绿珠仙导冷道。

    楚秉之立时转问范庠:“事情可是如绿珠仙导所说那样?”

    范庠从未经历这般阵仗,早已有些腿软,及至楚秉之又重复了一次问话,他才反应过来,忙道:“是,是这样的。”

    “楚仙判,所以在下所言属实,且前后也是一致。”绿珠仙导拱手道。

    冷后听罢,不觉柳眉微蹙,楚秉之却不言,只看向卓有功。

    卓有功不觉怒向绿珠仙导:“你今早怎不把话说完?”

    “不是在下不说完,却是卓仙博你急于做出判断啊。”绿珠仙导面带讥嘲道。

    “这么说来,昨晚之案不是莫羽非所为了。”楚秉之推论道,“而据刚才卓仙博所述,三起案件又像是同一人所为,那莫羽非倒可洗脱嫌疑了?”

    莫羽非听楚秉之此说,心中不觉一亮。鱼梦也稍觉释然了。

    然审判至此,掌院仙博玉玄子却未觉丝毫轻松。其实昨晚她接到绿珠仙导的禀报时,便做好了安排,令其只对卓有功等陈述事件概貌,不作主观推断。

    因为她早便察觉,卓有功在此事上对莫羽非心存偏见,故她此番便是想证实这点。果不其然,卓有功在听了绿珠仙导之言后,便觉喜获证据,今早便急急忙忙将其作为指认莫羽非的证据了。

    便此时,楚秉之忽问玉玄子:“掌院仙博,您又有什么话要说?”

    玉玄子遂起身道:“在下也认为,莫羽非并不是嫌疑人。”

    卓有功听罢,不觉陡然变色,暗想:“掌院仙博怎会护着莫羽非那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