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据理力争
    冷后不禁鼻中一哼,道:“掌院仙博,你们鸿鹄审判部的观点自相矛盾,这便是您给本宫的交代?”

    玉玄子忙道:“其实,在下已经——”

    冷后却打断道:“本宫刚才已给了你们足够的时间,你们却无法给出令本宫满意的结果。依本宫看来,是你鸿鹄查案方法不对,才会效率如此低下!”

    玉玄子心中一沉,遂问:“却不知冷后有何方法?”

    冷后也不答话,只站起身,击掌两下,便见赤凤殿的大门骤然打开,转眼便有四人抬着担架快步走了进来,众人正自惊愕,却见紧接着,又有四人抬着担架走了进来。

    玉玄子放眼一看,不觉大惊,忙问:“冷后,您这是何意思?”

    原来被抬进来的两人正是仍处在昏迷中的郎逸和裴嵘。

    冷后并不答话,却厉声质问进来的侍卫道:“工具呢?”

    众人听了,既惊异又紧张。莫羽非见事情突变,便知掌院仙博定是没料到这层。

    “这冷后命人把郎仙教和裴嵘抬来做什么?难道还让他们开口说话不成?”莫羽非大为困惑。

    鱼梦却是听说过苦刑司的刑法,她回想那天冷后的警告,便觉那“工具”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这时,便见两个侍卫抬着一个木箱走了进来。

    玉玄子见郎逸和裴嵘尚在昏迷中,心中不禁大为忐忑,禁不住上前探望,却被侍卫们拦了下来。

    “冷后,他两尚在病中,不宜四处挪动,倘若再染风寒,可如何是好?”玉玄子慈母心切,此刻也是极其焦急。

    冷后却淡淡一笑道:“掌院仙博,眼下已入夏了,不过从仙医苑到这赤凤殿而已,又怎会感染风寒?再说人命关天,本宫也是见鸿鹄无力查办此案,这才不得已着人请了他二位来,好协助办案呀。”

    玉玄子虽涵养极好,此刻也是大为恼怒,遂道:“冷后,您明知他二人昏迷不醒,又怎可协助办案?”

    冷后不觉轻笑道:“那本宫就让掌院仙博长长见识!”

    冷后瞥了楚秉之一眼,便即坐下品茶。

    楚秉之便道:“掌院仙博,并非冷后与本座要为难你,只是这三起案件事关重大,若不尽早查清,恐引后患,且眼下家长们也甚为担心,这般下去,对鸿鹄名声也极为不利啊。”

    莫羽非见楚秉之看冷后眼色行事,便知此事已被冷后左右,他头脑机敏,刚才清楚听得玉玄子尚要辩驳,就被冷后打断,因此起身拱手道:“楚仙判,弟子有话要讲。”

    楚秉之一惊,不料莫羽非竟敢大胆申诉,只好道:“你要说什么?”

    便听莫羽非道:“刚才弟子听闻掌院仙博尚有情况需要说明。在下想请楚仙判明察秋毫,让掌院仙博把刚才未尽之意表达出来,也好尽量接近事情真相。”

    冷后听了,不觉气得咬牙暗道:“好个莫羽非,竟敢跟本宫公然作对!”

    楚秉之见鸿鹄众人都看着他,也不好断然拒绝,便只好道:“哦,掌院仙博还有什么要说的?”

    玉玄子不料莫羽非竟为自己赢得机会,忙起身道:“其实,在下最近一直在暗中调查,因为此案疑点重重,所以太过伸张,也容易打草惊蛇。”

    冷后一双凤眼紧盯着玉玄子,心忖:“本宫倒要看她怎么辩驳!”

    便听玉玄子道:“在下认为,其实最能直接反映嫌犯行踪的,唯有仙院内各处设置的水晶球了。”

    楚秉之听了,也点了点头。

    冷后便道:“那日不是查过了么,那水晶球只记录了嫌犯在闲情斋附近的行踪,至于他进入密林后,不就无从查找了么?”

    只听玉玄子道:“事后,在下又再次查看了沿途水晶球的记录情况,在下发现,嫌犯消失在一株极其繁茂的古树之后。该树枝繁叶茂,而那嫌犯又异常狡猾,他选取了水晶球难以拍摄的死角,躲了起来。”

    “所以呢?线索就此便中断了?”冷后皱眉道。

    “不,在下想了想,这嫌犯再厉害,却总不能在那大树上一直躲下去,所以他必会找了机会逃走,而且他必须趁夜逃走,方才稳妥。

    可是密林之外,即便夜里也被夜明珠照得清清楚楚,故嫌犯自也不敢走出密林,而他若等到白天,沧龙军便会进林搜寻,他便更是无处可逃了。所以,嫌犯只能趁夜逃往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冷后不禁追问。

    鱼梦暗惊:“难道掌院仙博要将那密道说出?”

    便听玉玄子道:“那密林中有一扇门,打开之后,自然可以藏身。”

    “哦,真是曲径通幽啊,早便听闻鸿鹄结构复杂,真不知还有多少机关要塞呢。”冷后眼语之间充满讥讽。

    玉玄子不觉淡淡一笑道:“冷后说笑了,鸿鹄乃百年前先贤所筑,其建造之神妙,实非我辈可揣摩。”

    冷后自不敢对先贤遗作评头论足,因只笑道:“那么请问掌院仙博,那门后却通往了何处呢?”

    此话一出,审判部的几位仙教皆是悚然。

    因为他们深知,玉玄子对密林中那扇门一直讳莫如深,那扇门轻易不得打开,除非她有令,否则他人不得擅入湖底探视。而光阴湖底的水牢与龙宫相连之秘,其他人更是不得而知。

    而那次莫羽非三人偶然进入阿波的龙宫,实在是大违鸿鹄禁忌,但玉玄子知道他们并非有意,且那种情况也绝对不可声张,故除了警告以外,并未过多责罚。

    眼下玉玄子既说出那门之所在,那冷后说不定便要亲自去看。玉玄子既那般讳莫如深,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便听玉玄子道:“冷后、楚仙判,实不相瞒,那扇门乃是通往水底囚牢。”

    冷后不禁点头道:“难为大名鼎鼎的鸿鹄仙院,竟还有这样一个所在。”

    玉玄子却道:“仙院既大,难免会有不规矩的弟子,弟子若严重触犯院规,那便有对应的惩罚。”

    “好,很好。”冷后点头道:“本宫就希望看到一个赏罚分明的掌院仙博。”

    “这是应该的。”玉玄子答道。

    冷后遂道:“那按掌院仙博所说,那嫌犯是潜入湖底水牢之中了?那他不是自投罗网么?”

    “也算不得自投罗网,”玉玄子道,“因为他本身便是被囚之身。”

    卓有功听了,不觉骇然:“掌院仙博,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卓仙博,我倒想问你,水牢中的情况,除了我以外,还有谁比你更清楚了?”

    “掌院仙博,在下却不明白您的话了,难道此事竟与三年前关在湖底的炽尘有关?”卓有功不觉颤声道。

    “正是!”玉玄子道。

    冷后不禁大声道:“那好,那本宫相信掌院仙博定是把这炽尘捉拿归案了!”

    玉玄子遂道:“那在下这就叫人把他带来。”

    莫羽非听了,顿觉心石落地,而就此时,却见大门打开,有侍卫匆匆来报:“掌院仙博,不好了,那湖底嫌犯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