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出手
    玉玄子不觉一惊,只觉这其中定有蹊跷,遂问那侍卫:“你都发现了什么?”

    那侍卫道:“今早在下依照掌院仙博您的吩咐,去湖底带那炽尘出来,谁知到了他所在的水牢,却不闻半点儿动静,在下觉得奇怪,便借着烛光将那囚屋仔细检查了一遍,不过真没看到炽尘。?女?sheng?小说?网 w?()

    在下心想这弟子仙术诡谲,或是变身藏到了某个角落,便睁了见性眼,开门进去细看,但找了一圈,还是没见其踪影。”

    “那炽尘是个什么东西!你居然随意把门打开!”卓有功听了,不觉怒斥侍卫。

    “卓仙博,请注意你的言语,不可这般鲁莽。”玉玄子提醒道。

    “是,掌院仙博。”卓有功忽见冷后正盯着自己,不觉后悔自己一时冲动。

    却听楚秉之道:“卓仙博,听你这话,是担心那名叫炽尘的弟子会借开门之机逃走?”

    卓有功便拱手向楚秉之道:“楚仙判,您有所不知,这弟子生性顽劣,不服管教。曾因严重触犯鸿鹄禁令而被囚水牢之中,但这些年来,却并无多少悔改之意。”卓有功说时,脸上甚有痛楚之意,似乎很为这不成器的弟子痛心。

    却听玉玄子道:“炽尘若真能在侍卫开门的瞬间逃走而不被察觉,那就说明他的隐身术已经炼成。”

    “什么?这不可能!”卓有功听了,不觉脸色陡变,道:“这小子当初便有两条仙脉被重创,这三年之内自然难以恢复,他仙脉既不全,又怎能炼就隐身术?”

    冷后却淡淡一笑,道:“鸿鹄之内,卧虎藏龙,卓仙博或许还没发现弟子们潜在的才能呢。”

    卓有功听了,脸上竟越发难看了。

    莫羽非不觉纳罕:“我初来仙城时,揭疤大师便教了我隐身诀,倒也没觉得有多难啊。”

    其实他是不知,他能快速修成隐身术,一是因为揭疤大师所传那招十分基础,二是因为电体元天生强大,他的仙气便很充足。可炽尘在仙脉被创后,若还炼成了隐身术而逃过侍卫的见性眼,那便是罕有了。

    冷后见玉玄子所说的嫌犯已逃,反觉遂了心意,于是道:“看来鸿鹄此案,还是需要刑律司辅助,才能有个结果啊。”

    玉玄子听了,不觉心头一凛,忙道:“冷后,在下认为其实结果已明,只待炽尘归案便是了。”

    冷后却摇头道:“掌院仙博,不少人都说你明理,但本宫却觉不然。你想想,今日之事何等严肃,而你却以一己之见便断出了结果,且你口中所谓的嫌犯还逍遥法外、无处可寻,就这样的结果,谁能满意?”

    玉玄子心知冷后故意刁难,却还想辩解,却见楚秉之将惊堂木一敲,道:“眼下既无结果,那便需继续审问。——来人!”

    众人便见一刑律司侍卫上前打开了刚才抬进来的木箱。

    “那是什么?”鸿鹄师生不觉暗生惶恐。

    楚秉之便指着木箱道:“这是审讯的工具,人称‘回忆头盔’,受审者只需将其戴在头上,便可复现事发时的经过了。”

    楚秉之语气平淡,玉玄子却忽然按捺不住,大声道:“楚仙判,此事万万不可!”

    冷后却柳眉一蹙:“有何不可?”

    玉玄子急道:“冷后与楚大人应该知道,这回忆头盔乃是苦刑司的刑具,它虽能让人回忆起过往之事,然对头脑却会造成严重损伤,莫羽非还未成年,且在下刚才也作出了证明,他根本就不是嫌犯,因此,你们不能拿此刑具对他进行审讯!”

    冷后突然笑了:“玉玄子,楚仙判说了让谁回忆么?你既然这么担心这个弟子,那就让令郎来回忆,岂不是更好?”

    玉玄子听了,不觉颤声道:“什么?你们要拷问郎逸?”

    便见楚秉之吩咐左右两个近身侍卫道:“先给左边那个戴上头盔!”

    两个侍卫随即领命而去。

    玉玄子平素从未动过大气,此时却不禁惊惶交加道:“楚仙判,请你看在犬子大伤未愈的情况下,饶过他吧!”

    楚秉之不觉看向冷后。玉玄子登时会意,忙又向冷后道:“冷后,在下自知此案调查不力,没能给出您满意的结果。可是在下自任职以来,始终谨记先贤遗训,不敢有半分懈怠,虽无功劳,亦有苦劳。还请冷后看在在下辛苦多年的份上,答应在下的请求。”

    冷后不觉笑了笑,道:“这么多年来,本宫从未听说掌院仙博求过谁,然此番因不忍见令郎受苦,竟低下头来向本宫求情,慈母之心也是令人动容啊。”

    莫羽非听了,不觉怒上心头,因他深知掌院仙博性情清冷,不慕名利,不攀权贵,此番低头实在是不得已之举。

    令他更为不安的是,掌院仙博之所以如此,不仅是为了郎逸,更是为了他,因为莫羽非清楚冷后想要什么结果,但玉玄子为了保住他,只好迂回相抗,甚至不惜当众求情。

    卓有功见状,遂起身拱手道:“冷后、楚仙判,愚以为那‘回忆头盔’虽可原原本本复现往事,但对被问询者伤害太大,你们看能否将此事缓缓?”卓有功明知冷后今日定要拿到结果,却偏说出这些话来。

    冷后不觉柳眉一蹙道:“卓仙博,本宫看你是糊涂了!鸿鹄出了这样大的案子,都还要缓一缓,看来你们是根本没有引起重视!”

    楚秉之听了,立时把手一挥,刚才那两名侍卫,便一人托起郎逸脑袋,一人要将那回忆头盔往他头上戴!

    “住手!”电光火石间,莫羽非突然闪离座位,扣住了上刑侍卫的手。

    那侍卫只觉右腕被铁箍锁住了般,却被莫羽非瞪得不敢吱声。

    “大胆!”楚秉之将桌一拍,众人竟皆一震。

    “羽非,不得乱来!”玉玄子一惊,也忙呵止。莫羽非会在此时出手,实在出乎她是预料。

    莫羽非这才收手,那侍卫不觉有些犹豫,一时也不敢把回忆头盔加在郎逸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