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裁决
    “掌院仙博,您可都亲眼看到了,这便是您的好弟子!”冷后说时,不觉两眼怒火迸溅。(w?)()

    “冷后息怒,羽非少年气性,不知天高地厚,难免失了分寸!”玉玄子说时,也是心惊。毕竟得罪了冷后,后果不堪设想。

    冷后摇了摇头,道:“本宫算是明白了,掌院仙博要护着弟子,就凭这人是嫌犯,那也是谁都动他不得了。”说着,便转向楚秉之道:“楚仙判,本宫今日不该请你来的,你虽来了,却也难下决断。”

    楚秉之听了,不觉极为难堪,一腔怒气顿时转向了玉玄子,遂指着两名侍卫道:“还不快动手!”

    莫羽非见状,忽然大声道:“楚仙判,这头盔,就让弟子代郎仙教领受罢!”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莫羽非说着,就从侍卫手中夺过了头盔。

    “羽非,万万不可!”玉玄子话音未落,便又夺走头盔。

    莫羽非还要说,玉玄子却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莫羽非忽然回想玉玄子曾对他说过:为师收你入鸿鹄,是看到了你身上的希望。但愿你能顶住风浪,别让为师觉得错看了人。

    莫羽非想到此,便忍住了一时意气,心道:“我若真将头盔戴在了头上,岂不合了冷后心意!而我记忆一旦有损,日后还怎么替母亲报仇雪恨?”想至此,不觉惊出一身冷汗。

    冷后见此突变,心中也是一震,她见这师徒两僵持着,不禁暗忖:“那记忆头盔一旦戴上,将会清晰地复现过往情景,这莫羽非却肯替郎逸受罪,可见不是嫌犯。”

    即便如此,冷后却仍暗地希望莫羽非将那头盔戴在头上,她心想:“他若戴上了,便不再清楚谁是他的仇人了!”

    鱼梦在一旁看着,早已心惊,然此时情况,她也甚觉为难。

    赫连涛先时早有不忿,及至见莫羽非出手拦住那侍卫,心中才大呼“痛快!”,然此时见掌院仙博与莫羽非皆受制于冷后,又大感焦急。不过此刻他再急,也不敢莽撞。

    范庠却不同了。开始时,他对这种场合极其不适应,且今日又有他所敬仰的冷后在场,他便暗觉自惭形秽。后来,他见莫羽非乃是被冤,便又对昨日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然当他见到莫羽非对侍卫出手时,他心中忽又涌起一阵惧意,只怕莫羽非会因昨晚之事再寻他麻烦,所以他对莫羽非的感觉尤为复杂,一面钦佩其胆识,一面又有些畏惧。

    众人注视下,只见玉玄子手持回忆头盔,转向楚秉之道:“楚仙判,请您三思。”

    楚秉之知道,以玉玄子的仙力,要摧毁这刑具实属易事。他正犹豫,却忽听冷后道:“玉玄子,本宫看你已不似往昔。这鸿鹄的掌院仙博,当是一位头脑清醒,能决断是非之人。像您这样,恐怕已经难以胜任此位了。”

    冷后此话一出,空气顿即冷凝。

    玉玄子似乎早已料到此节,神色却仍冷静。只是拿着回忆头盔的手却微微一颤。

    卓有功嘴角抽动了一下,像被蚊子叮了一般。

    莫羽非却忽然道:“冷后,在下有句话想问您。”

    冷后眉头一动,道:“你有什么话?”

    便听莫羽非道:“在下若能给出您满意的结果,请问今日之审可否就此告一段落?”

    冷后听了,不觉眼有讥嘲之意,却说:“那你便说来听听,本宫若真满意了,或许便会同意。”

    莫羽非想了想,终于道:“在下愿去湖底水牢受罚。”

    莫羽非此话一出,殿中不禁哗然。

    “莫羽非,你疯了么!”赫连涛低叫了一声。

    莫羽非知道是他,只回头看了他一眼,

    冷后却道:“好你个莫羽非,你竟敢游戏此事!”

    “在下不敢!”莫羽非严肃道。他知道,冷后不过是找台阶。

    “好,本宫今日便成全你!让你知道刑律司的厉害!”冷后怒道。

    “冷后——”玉玄子正要阻拦,却听楚秉之大声道:“那刑律司今日便作出判决,将铁代兰语堂弟子莫羽非关入光阴湖底水牢,此案结案前不得踏出水牢半步!”

    楚秉之的宣判,犹如铁鞭加身,每个字都打在莫羽非的心上!他愤恨,却也有一种释然,毕竟郎逸得救了。

    “羽非……”玉玄子嘴唇动了动,眼角有些湿润。她早就知道,莫羽非绝不会是凶手。比起被用刑,莫羽非之举是否也算权宜之计?

    然这一结果,鱼梦却很难接受。她刚一听到宣判,便豁然起身,但顷刻间又坐了下来,她知道,此刻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随后,便见冷后对楚秉之附耳低语了几句,楚秉之会意,遂又当众宣道:“冷后仁慈,今特许莫羽非就在原炽尘所在囚室思过,一来少些霉味,二来鸿鹄也不必派人另行打扫囚室。”

    “当真是假仁假义!”鱼梦听了,不觉暗恨。

    玉玄子却道:“冷后可能有所不知,炽尘所在那间囚室乃在湖底甬道尽头,地势低洼,最是阴暗潮湿。所以在下还是另派人手,再打扫一间囚室也无妨。”

    卓有功却劝道:“掌院仙博,凡事冷后考虑必是周详,您又何必多事呢?”

    赫连涛听了,只觉卓有功面目尤为可憎,心想只可惜叶仙教不在场,否则定会将他一军。

    楚秉之便道:“好了,今日之事便如此定了。尔等都不必多言。另外,刑律司会派专人监视湖底水牢中的情况,其余人不得擅自探视。”

    玉玄子听了此话,不觉心头剧震,忙拱手道:“楚仙判,管理湖底水牢乃在我鸿鹄权限之内,您、您无需另置人手啊!”

    冷后却道:“掌院仙博,今日之事不过暂告段落,眼下连嫌犯都未归案,本宫作为仙教司特使,又怎能对鸿鹄的安全置之不理?若是再出什么状况,你第一个便难逃其咎!”

    莫羽非深知冷后的心思,遂道:“掌院仙博,您不必再为弟子考虑了,弟子领受便是!”

    玉玄子多年的心如止水,今日却觉波涛汹涌!但大局之前,她亦懂得进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