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两豹夹攻
    审判结束后,便由一鹤卫领路,莫羽非被刑律司的两名侍卫带去了光阴湖底。(w?)()

    他不知道兰语堂的弟子们会不会怨他,但他却觉别无选择。忽然,他胸前一阵震动,是青花伞神的短信到了。他心头“突突”直跳:“难道他二老这么快便知道结果了?”他用手握紧了青花挂坠,一时不敢取出信来。

    “快走!却愣着做什么?”那瘦削侍卫催促道。这侍卫便是刚才被莫羽非扣住手腕的那个,此时右腕仍有余痛,他心中自是有气。这侍卫人称豹一,比同来的豹二资历深些。

    莫羽非只好跟上其步伐。

    “嗞——”青花伞坠又震动起来。

    莫羽非慌忙取出短信来,他一面走,一面展开信纸:孩子,掌院仙博已将今日审判结果告知我和你伞父。你虽委屈却并不可耻,我和你伞父不会责怪你。你若需要帮助,可发信与我二人,我两定会竭力帮你。——青花伞母”

    莫羽非看了,心头顿觉一热,他没想到青花二神竟然如此善解人意。

    “快走!快走!”豹一豹二见莫羽非脚步渐慢,又不耐烦道。

    那鹤卫有些不忍心,便对两名侍卫笑道:“两位大人,此处密林地势不平,加之接近湖泊、湿气重,脚下易滑,二位还是小心为是。”

    豹一豹二见这鹤卫人语说得极为顺溜,不觉暗奇,脚步也就稍微缓了下来。

    莫羽非心中暗暗感激那鹤卫,因知是玉玄子的亲信,心中更觉几分亲近。

    不多时,几人便到了湖底水牢的入口处。

    鹤卫开了门,旋即用仙气点亮了沿途烛台上的烛芯。

    豹一顿时打了个冷噤,莫羽非也感到一阵寒意和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瞬间让人忘了外面已是初夏。

    “两位大人,仔细脚下台阶,这路许久无人走了。”鹤卫提醒道。

    “哼,真是想不到,鸿鹄竟还有这样一个鬼地方!” 豹一埋怨道。

    “要管束不规矩的弟子,便得有些手段。若连个思过的地方都没有,那才不像话呢。”豹二道。

    不多时,鹤卫便带着他们转了几个弯。

    莫羽非一面走,一面默数脚下的台阶,眼下已经走了三百多阶,却还没到达。且那路越往下走,越是阴暗,即便两旁石壁上有烛火照着,仍是令人悚然。

    “喂,鹤卫,还有多久啊?这水牢怎会七弯八绕的?你不会走错路了吧?”豹一不快道。

    鹤卫边走边道:“回大人,老夫糊涂,却也不至走错路。因为通往那湖底水牢的路仅此一条,错不了的。”

    豹一啐了一口,只好继续前行。

    就在这时,忽闻阵阵怪啸之声,不知是发疯的神兽还是水流激荡的声音,此时听来,更觉骇然。

    莫羽非虽觉心惊,却还记得数月前,来到湖底时便有此声。

    豹一豹二却早已脊背发凉,然因不愿显出惧意,便大声呵问鹤卫道:“这是什么声音?”

    鹤卫面显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恭敬道:“回两位大人,这湖底锁着些疯魔了的神兽,故有此声。”

    “晦气!”豹一皱眉道。

    说着,几人已至湖底,果见前面一条半明半暗的甬道,两侧便是囚室了。

    囚室上方皆留有方形玻璃,故流动的光阴湖水便令囚室忽明忽暗,异常诡异。霉味弥漫在空气中,呼啸声时有时无,豹一豹二心惊胆战,并不敢多看两边囚室里到底何物。

    鹤卫便领着他们一径走到底,末了停步指着左边那间囚室道:“两位大人,这间便是了。”

    莫羽非一看,只见这两丈见方的囚室透出阴森森的气息。里面没有烛火,只有湖底暗光映出的鬼魅景象:一张狭窄的床,床上似铺着张破旧毯子,除此以外就只剩暗黑的四壁了。

    莫羽非的心开始往下沉,他双腿发冷,几乎难以挪动。

    “这是人住的地方么?”他心底问道。现在想起静怡仙园的寝室,那可真是神仙境地啊。

    莫羽非虽未被戴上手镣脚镣,但此时却感到令人窒息的禁锢感。

    “那是什么?” 豹一眼尖,隔着铁栏却忽然发现囚室的墙上似有晃动的东西。

    “啊!蝙蝠!”豹二不禁大叫。

    莫羽非心中委屈难受,反倒不是那么恐惧了,但听豹二这一喊,也禁不住细看那墙上。

    湖光晃荡处,果然照见四、五只蝙蝠图案,只是那图案刻得栩栩如生,恍惚间似能飞起。

    “哥,咱们赶紧些,快离开这地罢。你知道,小弟最怕蝙蝠了。”豹二向豹一低声央求道。

    “去开门!”豹一对鹤卫道。

    “是。”鹤卫立刻将铁门打开。

    铁门开启的声音让莫羽非打了个冷噤。

    “臭小子,滚进去!”豹一粗暴道。

    莫羽非强忍了怒气,走进了囚室。

    “钥匙给我,你可以回去了!”豹一对鹤卫道。按楚秉之的裁决,这钥匙确实需交给豹一代管。

    “两位大人,你们还不上去?”鹤卫恭敬道。

    “这小子狡猾凶狠,若不把他看严了,说不定有跟那炽什么一样逃之夭夭呢!”豹一锁了囚室的门,凶横道。

    “那大人有何法子?”鹤卫问道。

    “你看看,你这水牢全是铁栏杆,这些鬼东西变个飞蛾不就出去了,哪有囚禁之用?”豹一不屑道。

    鹤卫忙道:“大人有所不知,这铁栏乃是第一防护,另一层肉眼却看不见,需得动用见性眼才行。”

    “哦?”豹一不信,忙睁开见性眼来,这才见铁栏之后更有一透明屏障。

    “大人,您也不用太操劳,这便可以随在下出去了。”鹤卫笑道。

    “你急什么?你先上去!”豹一瞪眼呵道。

    鹤卫扭不过,只好离去。

    豹一见鹤卫走了,这才又打开囚室的门,把豹二也叫了进去。

    莫羽非突然见他两进来,不觉一惊。

    “臭小子,别那么瞪着爷,今后你日子好不好过,全看你对爷什么态度了。”豹一玩着钥匙狞笑道。

    “你想威胁我?”莫羽非冷道。

    “小子,这不是威胁,这是启发。”豹一拍了怕莫羽非的肩。

    豹二因看着墙上的蝙蝠,便觉发怵,因对莫羽非道:“小子,你有什么可孝敬爷的,趁早来些出来,爷没时间跟你耽搁!”

    莫羽非听了,只觉怒火上窜,只冷笑道:“二位要是瞧得起,这倒还有张破床。”

    “臭小子,敢消遣你大爷!”豹一说着就是一拳。

    他这一拳,手已化作豹爪,其劲力之猛,足以让人面目全非。

    莫羽非却不闪不避,直接以单手相接,豹一拳之所至,竟觉跌入绵软之地,无处着力,正纳闷时却忽觉手掌剧痛,随着“咔咔”声响,掌骨似要裂开。

    “饶、饶命!”豹一吃痛急呼,全然不顾颜面了。

    “大胆狂徒,你竟敢攻击刑律司侍卫!”豹二见了,不觉陡然变色。

    “攻击不敢,防卫却无过吧?”莫羽非冷冷一笑。

    原来他突破水纹第七重后,仙力大增,加之金风玉露掌相助,刚柔并济,遂化解了刚才那一豹拳。

    “冷冻诀!”豹一刚一抽出手来,便暗袭莫羽非。莫羽非忽觉身子一僵,顿时全身犹如结冰一般,动弹不得。

    “臭小子,爷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豹一说着,便踹了莫羽非一脚,莫羽非虽不觉痛,却摔倒在地。

    “爷要看看,这小子有甚值钱的没有?”豹一说着,就要摸莫羽非的衣衫。

    “滚开!”莫羽非吃了一惊,不料这豹一如此混账。

    “怕什么?你又不是个姑娘。”豹一荡笑道。

    豹二却道:“哥,我看时间不早了,咱们这便走吧。”

    “急什么,没用的东西!这小子那么凶横,说不定随身便有什么仙器呢。让我搜搜!”豹一遂在莫羽非身上拍了起来。及至其胸口处,豹一忽觉有一椭圆之物,半掌大小,质地又硬,不觉心喜。遂伸手去拿。

    “住手!”莫羽非大叫一声。

    豹一却从其衣衫中取出了那枚赤羽雀的魂玉。

    “嗯,好东西!”豹一借着半明半暗的光线细看。

    莫羽非恨恨地盯着豹一,却因被冻僵,一时无策。

    就在这时,那魂玉却忽然发出极为刺耳的尖叫,豹一唬了跳,将其一抛,那魂玉飞出,却落在了石窗的毯子上。虽如此,却还警声大作。

    “两位大人,什么事啊?”鹤卫却突然赶了过来。

    原来他并未真走,而是躲在一角落处观察情况,心想莫羽非若遇麻烦,自己必得相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