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湖底求生
    随后几天,那豹一每日只给莫羽非中午送来一餐,那饭食虽未馊腐,但不过青菜豆腐和一大碗米饭,比之鸿鹄仙馔馆的美味却是天壤之别了。(w?)

    且那豹一因莫羽非不曾给他半点儿好处,故心中不快,又还时常刁难。

    莫羽非起初心中不忿,几次都想拒绝,但后来一想大仇未报,冤屈未伸,自己又怎能这样颓败下去,遂把气都忍了,依旧把饭菜吃了。然那湖底又潮又闷,几天下来后,莫羽非便渐觉身困湿重,精神不济。

    这一日午间,豹一又来送饭。

    莫羽非这些天始终只能半饱,这时忽然闻到一阵牛肉的鲜香,更觉饥肠辘辘。那鲜香伴着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莫羽非心中一跳,心道:“难道是鹤卫给我送饭来了?”但这心念转瞬即逝,他也知道,那日楚秉之已言明,除刑律司专人外,其余人不得擅自探视。

    莫羽非躺在石床上,侧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来者还是豹一。

    那豹一刚至铁门处,便大声呵道:“臭小子,还不快来谢恩!”

    莫羽非听他那语气便怒气上涌,瞬间便没了胃口。

    “喂,臭小子,今日是太子殿下的生辰,太子宽以待下,故你今日才有肉吃!”

    莫羽非听了这话,这觉心头酸痛,然既已深居湖底,也就懒怠理会。

    那豹一见他躺着不动,不觉来了气,心想:“今日凭着这块牛肉,就该让他求我!”这一想,便开了铁门上的小窗,将饭菜递了进去。

    那香味扑鼻,莫羽非听得自己肚子一声“咕噜”,心头却越发有气。心道:“淳于璟当初何等巴望着我进来,今日却借生日之名来羞辱我,我莫羽非再没能耐,却也扛得住,今日就偏不吃这牛肉!”想到这儿,肚子却又“咕噜”一响。

    “这小子该不是出什么状况了吧?”豹一见莫羽非没甚动静,不觉纳闷。于是用脚连踹铁门,道:“莫羽非,你给我起来!”

    莫羽非被他吵得心烦,遂翻身而起,怒狠狠地盯着豹一。

    “大爷我又不是来服侍你的,你再不来接,我可就松手了!”豹一威胁道。

    莫羽非很清楚,豹一只要一松手,他今天就只能在地上找吃了。于是起身去拿。

    他刚一伸手拿住餐盘,豹一却抓住了不放。

    莫羽非眼中寒光一闪:“你不放么?”

    豹一的眼中却满是讥嘲。

    莫羽非心头的怒火忽然化作指尖的电流,顺着餐盘迅速传至豹一手臂,豹一“啊”了一声,登时松开了手。

    莫羽非冷笑了一声,手上微斜,那牛肉便落在了地上。

    “你、你竟敢暴殄天物!”豹一虎口生痛,指着莫羽非大叫道。

    莫羽非转过脸,背对着豹一,一面抓了饭放入口中大嚼。

    “臭小子!”豹一火冒三丈,却忽然想起淳于璟今早嘱咐的话来,说是生辰,故不要伤了人。豹一“呸”了声,转身离去。

    莫羽非听到豹一脚步声渐远,这才慢慢放下餐盘,心中忽然说不出的酸楚。嘴里的饭菜味同嚼蜡,他心里愤恨道:“淳于璟,今日之仇,来日必报!”

    莫羽非胡乱吃了饭,便睡了。不知过了多久,忽觉胸口震动,一醒来发现原是青花伞神发来短信。

    莫羽非见那短信比以前的沉些,估计是其中裹着东西,打开一看,果然有两粒丸子。一粒青色、一粒橙色。再看信时,上面写道:“羽非,你这些天在湖底可好?我和伞父最近太忙,所以没来看你。

    此次特送了两粒仙丸,希望对你有用。这两粒丸子乃是我和你伞父这几日专门为你炼制,青色那粒可以除湿健体,橙色那粒则专补仙气。

    你这次被关实是代人受过,我和你伞父皆盼你早日回归正常的仙院生活。且一月之后,便是鸿鹄与神鹰两大仙院的年末较量,此次比武盛会意义非凡,因为优秀弟子将有机会受邀前往齐天岛进修。到时你若也能参加,那该多好?

    所以你即便身居湖底,也绝对不可自暴自弃,你若放弃,倒是令某些人正中下怀!我和你伞父眼下虽也遭人冷眼,但我两相信你总有出头之日!——青花伞母”

    莫羽非看完信,只觉心潮起伏,掌心早已汗湿。一想起青花伞母的嘱咐,忙将两粒仙气丸小心存于床头,以免其化掉。

    心中却想:“我眼下这情形,只怕要令二位伞神失望了。”他心知冷后强词夺理、软硬皆施,其实就是想将他禁锢起来,再图灭口,此番要想出去,却是万难了。

    然一听伞母说到一月后的两院比试,一颗心终是难以平静:同堂弟子们定是积极备战,谁不想获得进修机会?当然,淳于璟更是要大展拳脚了。莫羽非一想到淳于璟那洋洋得意的样子,心中便觉恼恨。

    一时间,他又回想起青花伞母信中的话,他二老眼下也是遭人冷眼,那定是因为自己的事情了。

    莫羽非忽然感到深深的歉意,二位伞神对他关怀备至,他没给他们带来多少喜慰,却惹出这么个事来。

    他越想越烦,不禁起身在囚室间快步走了起来,他走得快,心思转得也快,心想:“我若不主动领罪,冷后必然不会放过掌院仙博,但掌院仙博若是被人代替,那整个鸿鹄恐怕都要损失。”这样想来,他便也没什么后悔了。

    自看过青花伞母的短信后,莫羽非渐渐又有了希望,且那两粒仙丸因是由仙岛奇花异草制成,故疗效甚佳。

    那豹一虽仍不时刁难莫羽非,莫羽非却也习以为常,并不跟他一般见识。

    就这样又过了几日,莫羽非一心盼着鸿鹄审判部能尽快抓住真凶,但却始终不闻半点音讯。玉玄子身边的鹤卫虽做了些打点,偶有探视之机,但终究不能令莫羽非摆脱囚牢之苦。

    光阴飞逝,转眼便已盛夏,鸿鹄仙院的荷塘中紫荷盛放,清雅脱俗,实是美不胜收。然光阴湖底却又闷又湿,令人难耐。加之光线幽暗,难分昼夜,莫羽非虽力逼自己勤修驭气术,然总不比在地上时那么精神百倍。

    这日午间,他便有些犯困。正迷糊时,却忽闻脚步声渐近,他心知定是那豹一来了,便也不作理会。

    谁知片刻后,却听一个凉滑如玉的声音冷道:“莫兄,你在这湖底可好?”

    莫羽非一惊,不觉翻身而起,一看竟是淳于璟!更令他惊异的是,淳于璟身旁还站着鱼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