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情攻
    鱼梦身着月白色的仙院服,端着给他送饭的餐盘,

    在这湖底囚牢前,简直宛若仙子下凡,熠熠生辉。(w?)(w?)

    莫羽非禁不住奔向铁栏处,想要靠近她,然贴近铁栏后,才见鱼梦一双美目却满是忧伤。

    莫羽非忽然深觉痛楚,为什么有道铁栏要将他两分开?

    他原以为鱼梦会跟他说些什么,但鱼梦却没有开口。

    “师姐是瞧不起我这样么?”他心中忽然一沉,“不,不会,否则她就不会来看我了。”但他却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鱼梦的神情有些不对。

    “莫兄,我们来看你,你是不是很感动?”淳于璟见莫羽非急切的样子,不觉笑意洋洋。

    “淳于璟,你这是什么意思?!”莫羽非忽听淳于璟用了“我们”一词,不觉心头一刺。

    “我和梦儿一道来看你,自然是好意,你怎么这般不领情?”淳于璟说着,不觉含情脉脉地笑看鱼梦。

    莫羽非听了,不觉烦怒道:“谁要你的好意!赶快走!”他本想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想到却怒火灼心。尤其是听淳于璟竟称鱼梦为“梦儿”,这简直令他难以忍受!鱼师姐怎么可能会跟他好?

    但莫羽非的心底却有个可怕的念头:淳于璟毕竟是青轩的太子,论外表也是超凡出众,鱼梦看上他其实也是人之常情,倒是他莫羽非,凡尘出身,困扰不断,眼下更被囚居湖底,哪个优秀女子又会看上他呢?

    其实莫羽非是因待在湖底太久了,不见阳光,情绪阴郁,自然会把自己想得一无是处。

    鱼梦见莫羽非怒火大盛,早便心急如焚,然只因她答应了淳于璟的苛刻要求,这才换来湖底探望的机会。

    原来鱼梦早便希望到湖底探视,然苦于刑律司的规定,不得机会。后来得知淳于璟说通了看守豹一,得到了探视机会,她便请淳于璟也许她同来。

    淳于璟虽是答应,却也提出了一个要求,那便是鱼梦虽可同去,却不能开口说半个字。

    鱼梦问及原因,淳于璟也不作任何解释,只问她是否答应。鱼梦急于探望莫羽非,便只好答应。她当时心想,不过不说话,也不会有甚大碍。但她没想到,淳于璟暗中竟藏着这等心思,想令莫羽非误解他两!

    鱼梦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既来了,便不可再开口说话,若违规则,淳于璟必会将此事报给刑律司,太子可是有特许令,行动自然自由,而她却难逃责罚,而且说不定还会给莫羽非带来麻烦。

    淳于璟见莫羽非大发雷霆,倒是正中下怀,他心中得意,不觉胆量更盛,一伸手,竟欲轻搂鱼梦的纤腰。鱼梦忙往前一站,将餐盘朝那铁门口送去。

    淳于璟见其避开,不觉微微冷笑,心想:“你躲得过今日,本王却有的是时间!”想着,便用钥匙开了那铁门上的送饭窗。

    鱼梦忙将餐盘递给了莫羽非。

    莫羽非心中有气,背向铁门,根本不理会。

    鱼梦心急不已,忙用手敲击铁门。

    “叮叮,咚咚,叮咚……”鱼梦轻重适度,听来十分抑扬。

    莫羽非心中一颤,这不是玉磬曲子的开初节奏么?师姐是想给我暗示?

    他心念一闪,忙跑向门前,见鱼梦还端着餐盘,忙接了过来。

    淳于璟见着不快,“碰”的一声便把铁窗关了。

    莫羽非心头冷热交织,煞是难受。想到鱼梦会以乐音暗示,那该是对己尚有情意,然一想她竟受制于淳于璟,而自己却又自身难保,心中顿觉无限烦躁!

    “莫兄,你就慢慢享用吧,我和梦儿要回去了。”淳于璟说罢,不觉哈哈大笑。

    莫羽非却忽然移至旁边铁栏处,对鱼梦道:“等我!”

    鱼梦见其口型,立时会意,不觉微微苦笑。

    莫羽非见其离去的背影,心中十分不舍,然无奈湖底囚牢,难逾半步。

    鱼梦和淳于璟走后,莫羽非又痴坐了一阵,待回过神时,饭菜早凉了。他也没了胃口。然细看餐盘中,却多了一个纸团。

    莫羽非心中一跳,忙将其展开。只见其中竟裹着一粒圆润的红色豆子,这豆子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让人精神为之一爽。那纸上更有字迹道:“不似红豆,胜似红豆。”

    莫羽非心中一动,不禁细想这八个字,愈发觉得耐人寻味。红豆又称相思豆,鱼梦是要我明白她的心意么?想到这儿,莫羽非刚才的醋意顿时消了一半,只是心有所爱,难免患得患失,又想:“可我久困于此,便护她不得,偏那淳于璟又花言巧语、胡搅蛮缠,实在可恶!”

    但他也知道,抱怨根本无济于事,倒不如静下心来,将之前所学细细琢磨,勤加练习,或许还有出路。于是便把豆子放在床头,盘腿一坐,开始温习水纹驭气术。这铁板床虽比不得玉玄子的水纹木台,但对于已经掌握的七层境界,他却可以自行修炼。

    莫羽非闭目练气,暗室中一片沉寂。那床头的一颗红豆、两粒仙丸,虽不多,却成了这昏暗中最温馨的点缀。

    一连数十日,莫羽非都在苦练水纹驭气术。

    其实按常理而言,修炼水纹驭气术需要适宜的环境和平稳的状态,但湖底潮湿闷热、暗不透风,饮食也是食不果腹,这于修炼其实极为不利。但越是如此,莫羽非越是不屈,修炼虽异常艰苦,他却仍咬牙在铁板上繁复研习。

    因其心无旁骛,加之悟性甚高,故数十日后,他已可在铁板上练出水纹木台上的效果,这一点令他很是欣喜。

    光阴湖底终日不见阳光,十分昏暗,且现在豹一送饭越发不准时了,故莫羽非只有凭自己练气的周期以及睡眠来断定时辰。

    这一早,他不过喝了几口昨日送来的凉水,便开始修炼。或许因太过用功,身体又欠缺补给,故没过多久,他便感觉身体有些空乏。他休息了会儿,忽想起青花伞神送的仙气丸来,便将那粒橙色的服下了。

    那仙丸入口即化,正是快速补给仙气的良材。莫羽非觉其有着血参混合陈皮的味道,不禁想起母亲曾经烹制的益气汤来,忽觉眼眶湿润。

    那仙丸在他体内慢慢化散,他渐觉得浑身暖融融的。他重新盘腿而坐,调息练气,很快便进入水纹第七重境界。

    这第七境界的内涵乃为声之境,莫羽非在旋转石阵中借声浪突破,可说当时是天时地利。此刻他服下了补气仙丸,不觉精神大振,这才知道青花伞母所言不虚,这仙丸果然是奇花异草炼成的良品。

    不多时,他只觉全身仙气汇集丹田,源源滚动,犹如火球发热,他心中惊愕不已,却又不敢贸然中断修炼,因为此刻感受竟与之前练*为不同。

    此前,他经历热境已有三次,然皆不是此般感受。

    “难道是第八境界到来的先兆?”莫羽非想到此,暗喜之中却又惶然,因为突破虽然意味着进步,却也时常伴随风险,尤其越往上走,风险越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