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仙气课
    两日后,鸿鹄仙院正式开课。 w?兰语堂弟子的第一课乃是叶仙教所授的仙气课。

    这日辰时,叶仙教早在幽兰院后的古柏林中等候弟子了。众弟子皆按时赶至,列好了队,唯范庠迟了些。叶仙教见他矮着身子,想躲到队列后面,便指着他笑道:“你这小子,珊瑚床上也没睡踏实么?躲得倒快!”

    范庠一听,顿时红了脸讪道:“弟子昨日睡得迟了,故今日晚了。不过,下不再犯!”

    莫羽非一听,便知他昨日清洗院服不易,虽未晚睡,但恐亦在床上辗转难眠,自己便有些过意不去。

    赫连涛却嘿嘿笑道:“怕他是贪念那床上舒适,做了个春梦吧!”

    叶仙教却对范庠招手道:“好,不犯最好!来,你过来!”

    “叶仙教,我都说了,下不再犯呀!”范庠便缩在赫连涛身后,极是不愿站到队列前去。

    “诶,你怕什么?叶仙教又没说要罚!”赫连涛回头说时,眼中却是坏笑。

    莫羽非却抿了抿嘴唇,不禁替范庠担心。

    “还不快来,来了便清醒了!”叶仙教笑道。

    “我,我已经清醒了!”范庠忙道。

    叶仙教只呵呵一笑,叫了声“变!”众弟子便听他的声音从后面道:“叶老儿在此呢!”众人便都转身去看。

    范庠见状,唬了一跳,便见自己竟已站在众人面前,不觉大为局促。

    “来,我教你一招抱树法!”叶仙教说罢,便纵身跳到一颗柏树旁,深吸了口气,随后张开双臂,抱住了那古柏。

    众弟子见他合眼抱树,呼吸渐深渐长,不多时,竟似睡去,便皆讶然。

    就在这时,却听林间喳喳鸟鸣,众弟子抬头看时,便见许多小鸟穿过树林,甚是欢快。

    众人正自看时,却忽听左机道:“糟了,叶仙教,鸟粪落你肩上了!”

    范庠一看,不觉皱眉,赫连涛却低声笑道:“叶仙教要走偏财运咯!”

    “叶仙教睡着了么?”莫羽非对赫连涛道。

    “难道那是催眠树?要不咱两也去试试?”赫连涛笑道。

    “你不怕鸟粪落你头上?”莫羽非笑道。

    “落了就走桃花运!”赫连涛又笑了起来。

    “你小子可想走走嚼舌运?”叶仙教忽飘至赫连涛身旁。

    赫连涛唬得一颤道:“叶仙教,你怎醒了?”

    “咳,我叶老儿何曾睡过?”叶仙教两眼亮道。

    “那你刚才不是……”赫连涛奇道。

    “孩儿们,我刚才那招抱树法,乃是养气第一法,乃是接古树之灵气,通自然之呼吸,顺天地之机理,故养气一刻,便如尔等酣睡一晚!”

    “哇,竟有如此神效?”左机等便激动起来。

    “若是不信,你们便去试试。”叶仙教呵呵道。

    有几个胆大好奇的弟子便纷纷找了中意的柏树,学着叶仙教的样子,抱了上去。便听叶仙教在旁指教道:“闭目静心为首要,双手合抱贴树身,两脚在地如生根,两耳不闻鸟语声。”

    赫连涛见左机选了棵大树抱着,却因身形太过瘦小,远看去便如虫儿贴树, 不禁想到“蚍蜉撼大树”,因此笑了起来。

    左机却忽睁眼道:“叶仙教,这树哪有你说的那么灵?我怎什么感觉也没有呢!”

    赫连涛索性放声大笑起来。

    便听叶仙教道:“树灵不如心灵,那古树呼吸深沉,脉搏内隐,你未静听,如何得闻?你须得心静如空,方能领略其中奥妙!”

    左机脸红了一回,忽道:“叶仙教,那你先叫赫连涛别笑了!”

    赫连涛一听又是想笑。

    “笑声鸟叫皆不闻,一切声响皆淡去,才是养气功夫。”叶仙教笑道。

    “叶仙教骂我是鸟叫么?”赫连涛忽愣道。

    “咱们也去试试罢。”莫羽非对赫连涛道。

    范庠一听他两要去,便怕那好的古柏都被抢了去,忙认准一颗,拔腿便冲了过去。谁知去得及时,便逢一灰雀洒下粪来。

    赫连涛见状,只笑弯了腰道:“范香香真是晦气,要走桃花运了!”原来自天姥草后,他便称其范香香了。

    莫羽非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可怜那范庠禁不敢伸手去擦掉鸟粪,只僵在那儿成了个哭包脸。便见叶仙教走过来道:“你顶着鸟粪,可静心否?”

    范庠头不敢动,只张嘴苦道:“师父,弟子不能。”

    叶仙教不觉一笑,衣袖一挥,那鸟粪便没了。“这下干净了,你且静心抱树罢。”范庠这才战兢兢试着抱树。

    这边莫羽非便随意找了棵柏树,贴近时,只觉有股清香,于是闭了眼,双手合抱,然这一抱,却忽想起了儿时在冰莲岛爬树的情景,一时心绪起伏,难以平静。睁眼看时,便见赫连涛趁叶仙教指导他人,正自东张西望,莫羽非也无心抱树,便从地上拾了个石子,朝赫连涛一扔。

    赫连涛捂着额头“哎唷”一声,断其方向,却见莫羽非正专心抱树,不觉纳闷。一看左机,又觉方向不对,再看范庠,却觉距离太远,丘子语呢,也犯不着偷袭自己。

    “你抱树可有体悟了?”叶仙教忽走来道。

    “有!有!”赫连涛忙又抱树。

    “可是悟到东张西望,便遭暗算?”叶仙教忽笑道。

    “叶仙教,你怎知道的?”赫连涛不觉惊道。

    “我走了一圈,观察诸位弟子,便是你两人最不专注,待会儿留下罢。”叶仙教便指着莫、涛两人道。

    赫连涛先是一惊,随后便明白了,不禁对莫羽非咬牙道:“好你个小子,敢扔我石子!”

    莫羽非听要受罚,只无奈一笑。

    两个时辰后,便至散课时分。白芩婉和何青岫倒略有领悟,其余弟子却仍觉那抱树法甚为玄妙。莫羽非和赫连涛却因课上分神,被罚课后抱树一炷香时分。白芩婉离开时,见地上点起支小香,不觉笑道:“你两这下可好,需得罚够时间才行!”

    叶仙教也道:“为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两若敢怠慢半分,今晚便罚抱树而眠。”

    他两听罢,忙道:“不敢!”

    虽是应了,赫连涛却想:“不过贴树而已,倒不辛苦。”

    莫羽非却悔道:“早知便不去惹那赫连涛了!这抱树之态,若被鱼梦撞见,岂不难堪?”然两人不敢违命,终是抱足时分方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