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灵禽语
    鸿鹄的铁代弟子,乃有主课两门,分别为仙气和仙术,副课三门,则是仙界史、灵禽语以及仙药学。

    这日早晨,正是兰语堂的灵禽语。

    莫羽非和赫连涛刚至堂门外,便见一中年仙教转过头来,朝着他两上下打量。只见这仙教头绾高髻,一袭灰白暗纹长袍,神情甚是严肃。

    莫、涛二人见了,不觉一惊。

    “你两还不进来?”那仙教冷道。

    莫、涛二人忙快步入堂落座。

    大家因未学过灵禽语,故此时都忙着翻看课本,窃窃私语。

    “各位弟子,吾乃鸿鹄仙语科的蔺仙教,专授铁代弟子灵禽语。今日开课之初,我且先在这黑板上写三句灵禽语,看尔等是否识得。”说罢,便转身用仙杖写了起来。

    “蔺仙教说话冷冷的,像是有气呢!”左机悄声对金宝道。

    “长期跟禽鸟对话,心情怎好得起来?”金宝笑道。

    莫羽非正自翻看“狸猫语”,赫连涛却在旁边学狸猫叫,忽见蔺仙教回头道:“这位弟子,你且说说这第一句是何灵兽之语?”

    “这……”赫连涛一惊,虽站起身,却不知如何作答。

    “鸟语,鸟语。”白芩婉逗他道。赫连涛一急,竟答是鸟语。

    此话一出,便有几个弟子笑了起来。

    蔺仙教皱了皱眉,“那第二句呢?”

    “还让我说么?”赫连涛不觉尴尬道。

    “对,就你说!”蔺仙教严肃道。

    “这是狸猫语。”莫羽非在旁低声道。

    “少诓我。”赫连涛不信道。

    蔺仙教见他不答,便缓缓道:“这句乃是狸猫语。”

    “咳,真背运!”赫连涛不觉暗恨。

    蔺仙教遂令赫连涛坐下,解释道:“这第一句为鹤语,第二句为狸猫语,第三句则是鹭语。”

    “嘿,鹤语正是鸟语,我没说错嘛!”赫连涛忽有些得意道。

    “鹭语也是鸟语,岂可跟鹤语混淆?”蔺仙教严厉道。

    赫连涛顿时语塞,众弟子见蔺仙教如此严厉,也都是心中一凉。

    随后蔺仙教便让弟子们翻开课本,讲授起来。

    赫连涛心中不快,便不仔细听讲,倒是趁着众人模仿鹤鸣时,问白芩婉道:“你真会鸟语?”

    白芩婉微一沉吟,道:“虽不会说,却都听得明白。”

    “这却奇了。”赫连涛只摇头不信。

    “有何稀奇,你说的我不都懂了么?”白芩婉忽笑道。

    “嘿,你个臭丫头!”赫连涛忽瞅着蔺仙教目光斜来,忙装作鹤鸣。

    全堂弟子仿鹤鸣三遍后,便听蔺仙教道:“各位弟子,翻书第二页,‘初识狸猫语’。”

    “呀,这般快?我还不会鹤叫呢!”左机不觉慌道。

    “嘎嘎吱——”金宝不觉仰头逗道。

    “尔等课后练习百遍,自然会了!”蔺仙教厉声道。

    众弟子一听课后须得鹤鸣百遍,只觉嗓子发干,便皆低头噤声,不敢再有质疑。

    便见沙漏走沙,时光匆匆,那兰语堂中却时而“喵呜——”,时而“啾叽——”,时而“布谷——”,加之快慢不一,高下不齐,外边听来,倒以为鸟禽相争,互不相让呢!

    莫羽非置身其间,却只当身处密林,既不心烦,也不心喜,却是回至卷首,重审目录。便见自上而下依次是鹤语,狸猫语,黄莺语……最末却跳出两个字:龙语。他心中一动,暗道:“龙乃上古生物,早已绝迹,不期这书中竟还载有龙语,且先看看是何模样?”想时,便飞快翻至龙语一章。

    赫连涛只乘隙和白芩婉拌嘴,莫羽非却自细看。原来那章为首便是一青龙图像,只见其腾云弄雾,吐电噬霜,青鳞璀璨,银须生辉!莫羽非正看得出神,忽见其电眼一转,灼灼放光!莫羽非不禁唬了跳。

    “停!”蔺仙教忽厉声命道。

    众弟子都还一味跟读,便也都厉声道:“停!”

    左机读罢,忽茫然道:“这又是何兽之语?”

    金宝愣了一回,方道:“像是让我们住嘴罢。”

    众人一时不闻蔺仙教领读,方觉不对,抬头看时,才见其横眉怒目,正瞪着一弟子,不觉都唬了跳。

    便见蔺仙教把书一放,指着那弟子冷道:“你叫什么?”

    莫羽非一怔,只好说了名字。

    “嗯,莫羽非。”蔺仙教口中念着,随即埋头翻看名册。

    “她是要扣你分么?”赫连涛在旁急道。

    莫羽非心中一紧,却听蔺仙教问道:“我最末教了什么语?”

    “灵禽语。”莫羽非小心道。

    赫连涛一时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自然是灵禽语!”蔺仙教不觉两眉倒竖,“说具体点儿!”

    “自然是鸟语咯。”赫连涛心笑道。

    莫羽非脑中一转,道:“是狸猫语。”

    “你怎么只知狸猫语啊。”赫连涛摇头笑道。

    “哼,亏你知道是狸猫语,那便说来听听!”蔺仙教见其答对,顿感脸上无光。

    赫连涛不觉惊住,心道:“这小子与我一般,不曾听讲,竟还押中了?”

    莫羽非见要说出那具体来,眉头微蹙。

    “看来你也不过是碰个运气,终究还是不知。”蔺仙教冷笑道。

    莫羽非心中不服,忽然随口说了一句,却是地道的狸猫语。

    蔺仙教眉头一皱:“你竟会说?”她不禁深为意外,就连莫羽非自己也吓了一跳。

    “嘿,对的,正是这句!”左机忽拍手赞道。

    “别多嘴!”蔺仙教斥道。

    左机不觉不快,心想这蔺仙教定是有些失调,才这般奇怪。

    原来莫羽非适才听那句十分耳熟,一回想,才想起栗果曾说过的感谢语,便是如句。

    “你虽是说对了,可你并未听讲。”蔺仙教冷道。

    “我在看书。”莫羽非说完便后悔了,只觉自己多话。

    “你在看什么?”蔺仙教忽厉道。

    “龙语。”莫羽非说时,却微觉得意。

    “什么?!”蔺仙教只气得拍桌道:“谁让你看的?”

    “不能看么?”莫羽非只觉莫名其妙。

    堂中弟子听了,不觉都好奇起来,便纷纷要翻看龙语一章,却听蔺仙教急怒道:“都不许翻看!”

    众人不觉面面相觑,心中实在纳闷。

    “左机,你在做甚?”蔺仙教忽见左机猫腰桌下,不禁尖声叫道。

    “蔺仙教,我脚痒!须除了鞋子挠痒!”左机仍不抬头。

    “快些抬头,否则我扣你的分!”蔺仙教怒道。

    “就好啦!”左机忙道。左机原是在桌下偷瞧龙语一节。

    “书籍飞来!”蔺仙教忽听左机在桌下翻页,不觉急呼咒语。

    众弟子便见灵禽语的课本纷纷飞起,尽往蔺仙教桌上飞去。

    蔺仙教飞快地点了数,见课本齐在,便用仙杖一挥道:“‘龙语’消失!”

    金宝见状,不觉哭着脸道:“我还什么都没瞧见呢!”

    “我跟你讲,那龙语极像甲骨文!”左机便贴耳对金宝道。

    “甲骨文?那有什么稀罕?”金宝立时便不屑道。

    蔺仙教施咒后,又连翻几本查验,便见龙语章节皆为白页,这才放了心。然见众弟子满脸惶惑,便道:“尔等不知,我此番所为也是好意。你们既知龙已灭迹,龙语便是无用,你们若因好奇心重,枉费功夫于此,岂不可惜!故还望诸位惜时如金,学有专攻!”说罢,仙杖一挥,课本又都回落弟子眼前。

    “呀,这本写了字,是左机的!”白芩婉翻书叫道。

    “咄呀,这本儿竟是范香香的!”赫连涛连连摇头。

    众弟子忙各自查看,遂互归了课本。

    “哎,早知龙语这般神秘,昨晚我定将其撕了藏着!”左机一想刚才所见的诡异文字,便叹道。

    “横竖不考,学来何用?”金宝却甚为漠然。

    “有道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谁说不考不学呀?”左机便认真道。

    “好了,龙语之事就此作罢,日后谁也别再提起!至于莫羽非,今日便算你不知,但下不为例!”蔺仙教说时,又狠盯了他一眼。

    莫羽非被其斥责,不觉红了脸,心中却屈道:“也不知翻看龙语有何过错?”

    “师弟,切莫理她!据说学灵禽语的时日一长,皆不正常!”赫连涛不禁瘪嘴道。

    莫羽非也不答话,却忽想:“蔺仙教虽百般阻拦,但我却已见那青龙眼放奇光,这其中定是有甚奥秘……”

    正想时,便已散课,两人便收拾了同往仙馔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