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紫郁症
    莫羽非辞了出来,已是黄昏时分,只见那仙鹤正在草地中梳理羽毛,甚是悠闲。

    就此时,却忽闻撞击之声,其势之猛,便似重物落地粉碎!他一惊之下,忙飞奔进屋,环顾之下,却不见郎逸。

    陡然间,却见里屋有水流出,他忙又奔入里屋,只见郎逸竟倒在地上,身旁陶瓷碎了一地,几条彩虹鱼在地上蹦个不停。

    莫羽非又惊又急,也顾不得那彩虹鱼乱蹦,忙扶起郎逸,直唤“郎仙教!”,却见郎逸脸色苍白,额浸汗珠,身子却十分沉重。莫羽非便左手托住其身,右手掐其人中,须臾,方见其慢慢转醒。

    “郎仙教,你怎么了?我送你去仙医苑!”

    郎逸见是莫羽非,才放了心,忙道:“你,你快把我书桌……左边抽屉的药瓶取来!”

    莫羽非便拉过睡袋,让其枕着,遂又出去取药。他拉开左边抽屉,果见一绿瓷小瓶,忙取了来。

    郎逸一手接过药瓶,一手却捂着头道:“我……喝了这药,便会慢慢变冷,须得……一个时辰后,才会好转。你莫怕,也千万莫跟人说!”郎逸说到此,眼中满是恳请之色,莫羽非只好点头,他便又道:“还要烦请帮我……把这鱼儿救起……”郎逸声音渐弱,忙尽力将药拿至嘴边,喝了小口。

    莫羽非惊惶不已,然刚接过药瓶,便见郎逸两眼一翻,栽倒下去。

    “郎仙教!”莫羽非心中乱跳,便想奔出叫人,然一想郎逸叮嘱,又不愿违背诺言,真是进退维谷,手足无措。他又想郎仙教既有此药,定是早知自己病情,且他自说此病乃会僵冷一阵,想来也是有些把握,于是他只好强自镇定,一见地上那碎瓷缸中还有些残水,忙将鱼儿抓起放入其中,后又找来木桶,盛了清水,遂将鱼倒入桶中养着。

    此时再看郎仙教,只见其面色仍是苍白,呼吸却还均匀,他便走近,摸了摸郎逸的手,不觉猛然一缩,那手实在冰凉。又见其手臂尚有血迹,便知是被鱼缸碎片扎破的,因想:“我该去仙医苑取些药来!”于是便忙往仙医苑去了。

    好在书斋距仙医苑不远,他一路飞奔,很快便到了。然这一日,虽是白日,仙医苑却大门紧闭。他便上前敲了门。

    不多时,便听得有人走近道:“是谁?”

    他听这声音,心忽“怦怦”直跳,那不是鱼梦的声音么?他忽然有些慌乱,却尽力平复心绪,却听那声音又问:“来者何人?”

    他忙道:“在下乃铁代弟子莫羽非!”说罢,便听得门锁响动。门开了,果然是那清丽脱俗的面容。

    两人都微微一怔,又有些窘。

    “请进罢。”鱼梦说道。

    进得苑中,莫羽非随其身后,见其白衣飘然,不觉心起涟漪,忙调头去看那院中花草,便见左边的羽露又高了寸许,那羽翅微抖,惹人怜爱,右边则有新栽的七情参,嫩苗新绿,亦是动人。

    不出几步,鱼梦忽蹙眉道:“你也是出现了奇异症状么?”

    “什么?”莫羽非十分不解。

    鱼梦不觉轻叹:“你既不是,那倒好。那你来此……?”

    “哦,我是来取金创药的!”

    “你受伤了?”鱼梦关切道。

    “呃,没有,是要替师兄取些。”

    “他伤得厉害么,怎自己不来?”

    “啊,那血已止了,只还需镇痛,他……正忙,脱不开身,我便来了。”莫羽非替朗逸保密道。

    “嗯,小伤倒还无妨,涂些药便是。——只要不是那症状便好!”

    “师姐,什么症状?”

    便见鱼梦忧道:“这几日,连续有弟子前来看病,说是听到异声,那声音似在心底,又似在耳畔,实令其心烦不已,且这些弟子还眼现紫光……”

    “这是何疾?”莫羽非惊道。

    “凌仙教断其为‘紫郁症’,我却有些疑惑,因那紫郁症多由误食冰乌藻所起,然那冰乌藻多产于秋季,眼下正值初春,鸿鹄并无此菜,又怎会引起此疾?”

    “那凌仙教怎说?”

    “凌仙教说仙院外恰有变季菜蔬,他们定是在校外误食了。”

    莫羽非不觉心惊:“还好那日在影木山庄,我兄弟几个并未遇到此菜,否则赫连兄见了,定要一试。”正想时,却忽闻一缕奇异药香,从医堂飘出。

    鱼梦便忖道:“这第二炉便快熬成了,却不知与那医书上所述是否吻合?”

    莫羽非只觉那药香有些缥缈之气,因问:“师姐,这是何药?”

    “嗯?”鱼梦忽回过神来,遂说:“这叫‘紫逍遥’,正是对症那‘紫郁症’的。”

    “真是药如其名啊!”莫羽非闻之,只觉身心轻快。

    原来这‘紫逍遥’乃是张老偏方,因历时太久,其间几经周折,故原药方便有磨损,因此便少了两味药。眼下为解“紫郁症”,故鱼梦便协助凌仙教,以药理推断,再试验调配,后根据书中对此药性状色泽的描述,来检验是否合格。

    须臾,两人已步入医堂,此时堂中更觉药香浓郁。

    然却不见仙医教,只听得左边门帘后传来“咕嘟咕嘟”的沸腾之声。

    “梦儿,是你么?你快来,我瞧这药成了!”帘后忽有女子惊喜道。

    “凌仙教,我取了金创药就来!”鱼梦应道,转身便往药屉走去。

    莫羽非望着鱼梦背影,却忽想起那日紫菱的警告来,不觉猛然一惊:“难道她所言危险乃是‘紫郁症’?”再想鱼梦方才所说病症,便觉可怖,转念间,又想起了那日老宅中的恐惧漩涡,不觉脊背发凉。便此时,却见鱼梦已将药粉包好,递了过来。

    莫羽非接过金创药,忽心忧郎仙教之病或正是紫郁症,因问鱼梦:“师姐,请问那患了紫郁症的人会昏倒么?”

    “那倒不会。”

    “哦,那你可知什么病症会使人服药后浑身僵冷?”

    鱼梦想了想,却摇头道:“这我可不知了。你何来此问啊?”

    “啊,我不过偶然在书中看到,因一时想不起来,故顺便一问,也没什么!”莫羽非讪笑道。

    “梦儿,哪那么多话,还不快来帮我!”凌仙教便在里屋急道。

    鱼梦忽道:“凌仙教,那外门锁了,我送了这弟子,便即回来!”说罢,便同莫羽非出了医堂。

    “咦,师姐,今日怎不见殷姑呢?”莫羽非忽奇道。

    鱼梦不觉一叹,“你可知道,殷姑她也染上了紫郁症!”

    莫羽非一惊,忙问:“那她眼下如何?刚才是在那里间休养么?”

    鱼梦点了点头,道:“前日她发作时,那‘紫逍遥’还在调制中,凌仙教便暂用‘舒活丹’给她服了,她这两日只是有些少精神,并无大碍。”

    “殷姑也误吃了冰乌藻?”

    “我问过她,她只说没有,由此我便更担心凌仙教诊断有误,于是我便将此事跟凌仙教说了,然她却说,殷姑既已听到异声,便是心神不全,心神既已不全,则其所想所言,便不能作为诊断依据了。其实那几个弟子,问到冰乌藻一事,也有说没吃的,也有说记不得的,但凌仙教却认定那病症就是冰乌藻引起的紫郁症。”

    “师姐,其实你另有见解罢?”

    “嗯。”鱼梦与莫羽非目光相触,不觉微微脸红。

    “那师姐认为是何故呢?”

    “哎,我医资浅薄,说来只怕误事。”鱼梦摇头道。

    “师姐既是仙医苑医佐,底蕴自是不弱,何必如此谦逊?或许你说出想法来,还有助于医治呢!”

    “其实我倒心疑他们皆是中了一种黑暗咒诀,但此咒早被封禁,按说不会出现于鸿鹄,故我又觉推断不对。”

    两人说时,便已到了门口,莫羽非因惦记郎逸,只好告辞,又让鱼梦多加保重。

    刚转身出来,却忽见两名弟子神色慌张,架着一弟子,赶来求医。

    莫羽非不敢耽搁,只一面走,一面还回头看,心道:“真不知此事与紫菱所言乃是巧合?还是危险已显端倪?”他惴惴不安,然脚步却不敢慢,转眼便已到了书斋外,却听鸿鹄金号角三声长鸣,正是紧急之号!

    他唬了跳,忙停步倾听,便听得金号角中传音道:“鸿鹄全院师生请注意,全院师生请注意,据仙医苑最新反馈,身患奇异病症者正在增多,现疑是黑仙术所致,故请各位弟子速回本堂,静听掌堂仙博安排,切勿擅自走动!”随后,此通知又复述了一遍。

    莫羽非听出金号角中,正是掌院仙博玉玄子的声音。他不觉踌躇起来,看来鸿鹄院内果然潜在危险,且不管与紫菱所说是否有关,但听沈仙博语气,这事确该引起足够警惕!

    可他手中还拿着金创药,此时郎仙教是睡是醒,也还不得而知,难道自己便就此折身回堂不成?然他也不及多想,拔腿便跑,心想快些送了金创药,一旦郎仙教无碍,自己便速回堂中。

    他这一径飞奔入院,只吓得那仙鹤扑翅急飞!进了屋,急寻郎逸,却见其已不知去向,转身回来,忽见桌上留有一信:“吾与宠鱼一道谢过仁兄,吾已无碍,且去游玩,勿念!”莫羽非见其言语诙谐,不觉心中一宽,忙将金创药放在那短笺旁,便往兰语堂赶去。

    待他赶到兰语堂外,便听掌堂叶仙教正说道:“所以诸位便要小心收好这‘伏妖令’,即便遇上妖邪,只要此令在身,那妖邪便不敢欺近!如此至少可保汝性命,且鸿鹄自会安排沧龙军加强护卫,到时只需点燃银蛇烟火,沧龙护卫便可赶到救援。”莫羽非在外听着,却不敢贸然进去,不免轻轻一叹。

    “莫羽非,你还不进堂!却要磨蹭到几时?”叶仙教忽在堂中呵道。

    莫羽非一听,不觉唬了跳,忙紧贴墙壁,不敢动弹。

    “还要为师请你不成?”

    他不知叶仙教怎就发现了他,然见躲不过,只好硬着头皮,推开了堂门。原来叶仙教因仙气修为高深,故听觉极其敏锐,他刚才便只轻轻一叹,叶仙教就知是他了。

    “我还以为你小子连这令牌也不要了呢!”叶仙教道。

    “啊,不是,弟子只是因事耽搁了,实不得已!”

    叶仙教便把伏妖令与银蛇烟火一起交给了他。

    “其作用可都明白?”叶仙教问道。

    “是,弟子明白。”莫羽非说时,不觉脸上一热,心想叶仙教定是知道自己在外旁听得来。他旋即便归了座。

    随后,叶仙教便借此时间,开始公布上次仙术小测的结果。

    “你小子又瞎逛到哪去了?该不是去找卓有功切磋罢?”赫连涛问时,一脸怀疑之色。

    “别浑说!和你一样,我也去了仙医苑,不过咱两错过了!”莫羽非没好气道。

    “啊,你也去了?见到仙子姐姐了?”赫连涛笑道。

    莫羽非便瞪了他一眼,“那又怎样?”忽又问:“你的手可好些了?”

    “看,不痒了,却还微麻,就像抹了层花椒面儿。”赫连涛摊开手道。

    莫羽非便见其掌上一层酱色药膏,忽便想到了酱肉,不觉一笑。

    “哼,幸灾乐祸的家伙,小心我涂你一脸!”赫连涛便作势要抹。

    莫羽非微微一避,忽听叶仙教道:“赫连涛,六分!”

    “哈,哈哈,我终于及格了!”赫连涛两掌一拍,却忘了药膏之事,顿时两掌都沾满酱膏。这十分满分,他性子急躁,能拿六分已是不易。

    “莫羽非,五分!”

    “咦,你怎比我还低了?”赫连涛笑道。

    “想是那日从江风号回来,我损了元气罢。”莫羽非不觉有些沮丧。

    “哎,我的好师弟,原是那回!”赫连涛便想起莫羽非那日竭力救他,不觉暗暗感动,半响,忽逗道:“哥哥便赠你半分,咱两有难同当!”

    “多谢师哥慷慨!”莫羽非一想这“有难同当”,便是都不及格,不觉好笑。

    其实这仙气小测难度不大,却最是考人耐心,测人涵养!这一堂弟子,正是飞扬跳脱的年纪,自然多好那奇绚之术、驰骋之乐,哪有耐心体会仙气的沉静?然因叶仙教尤其重视仙气修养,故这一众弟子,便不敢怠慢,因此论仙气,倒确比别人扎实几分。

    此次小测,堂中多有七分,严昉更是脱颖而出,拿了九分!仙气也真应了他的长项,沉稳心静。而莫羽非所临难度,却远超其他弟子,他体元不同,内力劲猛,故实难驯服,幸而他加紧修炼玉玄子所授心法,才不致落后于人,只是那日因遭赫连铁慑妖器的袭击,以致损了元气,发挥不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