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石阵要领 一
    遂听厉骁又道:“而这一次,为师给诸位所定目标乃是夺取琥灵珠。”

    “琥灵珠?”底下弟子顿时一片哗然。

    “不错,想必尔等也知琥灵珠遇热即化,且一旦化掉,便会黏腻手中,极是难受。不过,这却是训练尔等旋风掌的极好机会。”

    “那我等是需以掌风托住灵珠么?”淳于璟便问道。

    “不错,为师正是此意。”

    其实琥灵珠也算是稀罕物事,众弟子倒还从未得见,不想厉骁却将其用作了训练目标。

    “这珠子本只一颗,乃是为师友人相赠之物,为师今日却特将其分作二十颗,以供尔等训练之用。”

    “嗬,厉仙教,那你岂不发了财!想变多少是多少咯?”金宝不觉两眼闪光。

    厉骁却冷笑道:“世上哪有这等轻巧财富?我问你,卓仙博在分身课上是怎讲的?”

    “啊,”金宝抓了抓脑袋道:“卓仙博说,人若分身,便会大耗仙力,且分身太久,便会因心念不合而难以合并。”

    “那其它物事呢?”

    “这,这却没多讲罢。”金宝讪笑道。

    “胡说!岂有不讲之理?”厉骁便皱眉道。

    “真没讲啊。”金宝刚一说,却被莫羽非撞了下,便住了口。

    原来卓有功因吹嘘甚多,便漏了好些要点,只说留到特训再讲,但莫羽非只觉再说不妙,便即提醒金宝。

    厉骁也不理会,便说:“这事物则分两类,若是自可分身,则与人类似;若是被人点化,则需人之仙力维持,且仙力退尽,分身便会呈现衰败之象。而那二十颗琥灵珠便是后者。”

    “所以仙教您会赶在仙力消失前将其合并?”淳于璟便问道。

    “嗯,不错。不过这时限足够尔等训练了。”厉骁说罢,便指着前方道:“这石阵已旋转良久,尔等可看出其运转特点了?”

    金宝便举*道:“弟子看出了,这石阵共三层,一、三层皆是顺向转动,中间那层却是反向转动!”

    “不错,”厉骁便又问:“那石阵可还有甚特别之处?”

    “弟子发现,那石块并非都是流沙质,其中混有幻变之物。”忽有声音冷道。

    这声音一出,众弟子不禁循声望去,一见原是萧泰然。

    “好,”厉骁不觉点头,“那你可看清原形了?”

    萧泰然想了想,道:“弟子看到了冰针刺猬,还有尖叫猴……”

    弟子们听他一说,不觉大惊,实没想到那石阵中竟还混有它物,忙睁了见性眼,回头一看。

    莫羽非看时,果见石阵中暗藏玄机!便见近处一石,竟是只卷尾猴所化,只见其一伸懒腰,又抓抓脑袋,忽盘腿坐下,似要调息运气;再一看,另一石中还藏有一团状物,只见其满背是刺,原是只刺猬。

    正此时,却忽听身后一娇声道:“璟哥哥,怎么会有尖叫猴呢,我可不喜那东西!”

    莫羽非回头一看,见说话的正是尹骊珠。因想:“也不知那盘腿的猴儿可就是她说的尖叫猴?”

    赫连涛瞧了半响,因见那石阵怪异,便忖道:“不知那石块到底能承重几何?我若一脚不慎,踩在了刺猬身上,岂不惨了?”

    莫羽非见他神色凝重,不禁笑道:“师哥,你可要仔细些,否则踏破那石块,可不是好玩的!”

    赫连涛忽被他点中心事,不觉嚷道:“哼,别看我壮实,却也灵活,休要小瞧我了!”

    “好啊,待会儿便看你一展身手!”

    正说着,忽听厉骁在后道:“好了,尔等也该看清幻变者了。”

    众弟子听罢,便转回身,他遂又道:“若要应对石阵,便需知彼知己,弄清石阵的四大陷阱。

    第一,进入石阵之人,若不凝神聚气,便会因见其转动而感到头昏眼花;

    第二,石阵若察觉有人行走其间,便会横加攻击,故尔等必需时刻警惕,巧妙避开;

    第三,尔等若想凭轻功飞出石阵,石阵便会诱骗飞越者回望,然一旦回头,飞越者便会石化……此外,那些幻变物皆有一技之长,故你们需见机行事,灵活应对!”

    众弟子听了,便都暗自掂量自身实力,心中虽各怀忐忑,脸上却并未流露多少不安。

    淳于璟却忽心念一动,道:“厉仙教,弟子见这石阵机关密布,实难应对,可莫师弟刚才怎就轻巧得脱了?”

    “那是因石阵机关尚未完全开启!”厉骁严肃道,“否则刚才若有弟子闯入,便危险了!”

    莫羽非一听,不免心惊:“哦,原是这样!那它一旦开启,可要留神了!”

    白世龙却冷看了眼莫羽非,心想:“哼,还未动真格呢,你也别得意太早!”

    便听厉骁又道:“另外,尔等必须清楚这石阵之中各类幻变物的厉害,方可应对。先说这‘冰针刺猬’,此物常被用作幻变武器,其最大威胁是其背刺。若被刺中,便会浑身麻木,形同僵冻,且冰针越凶猛,则受冻时间越长——”厉骁还未说完,忽见有弟子举手,因问:“鲁朋来,你有何问?

    众弟子转眼一看,见是一高个少年,模样有些憨直。

    只听其道:“厉仙教,那……那石阵中的刺猬到底是几度冰刺啊?”原来他曾被冰针伤过,故心有余悸,便想问个明白,好有所防范。

    厉骁却作了个手势,似责他不该打断授课,因说:“为师正要说到这点,尔等切莫性急,等我讲完,再问不迟。”

    金宝本还想问那“几度”是何意思,忽听此说,便只好忍住。

    厉骁便道:“刚才说到了冰针的厉害,而其厉害程度,乃是以背刺长度作为划分依据。这石阵中的刺猬不过一度冰刺,而这一度是何概念呢?一度其实仅是泛指,人们惯将一寸以下的背刺称作一度,一寸以上两寸以下称作两度,三度则指两至三寸。”

    “那四度呢?那背刺该有多长啊?”金宝好奇道。

    厉骁不禁笑道:“等那种冰猬出现了再说。”

    “啊,还没有么?”金宝不觉有些尴尬。

    厉骁又道:“这冰针刺猬本有数十种之多,但为师将其归了类,便也只有两种。”

    萧泰然一听,不觉微微皱眉,心想:“这却是个什么分法?”

    便听厉骁道:“一种,是背刺稳定型,另一种,则是背刺伸缩型。”说罢,便扫了眼在场弟子,看其有无异议。

    “还有背刺伸缩型?”萧泰然不觉暗惊。

    厉骁见众人皆是专注,便满意道:“这两类其实各有克敌之处,前者虽背刺无变,但往往背刺较长,可令中招者一触顿僵;后者虽不如前者凶猛,然因其伸缩变化,故能连伤对手,终致僵冻!

    故应对时,定要断其类别,再施反击。对于前者,当以旋风掌斩其冰针。适才说过,旋风掌重在‘简、快、烈’!简,是要心无旁念,准确判断;快,是要出掌迅捷,方可捷占先机;烈,是说一掌既出,便要齐斩冰针,以绝后患!”

    尹骊珠听了,不觉打了个冷噤,似觉这法子太过残忍。

    淳于璟却微微一笑,心想:“多亏白仙统送了我一对冰猬作练,否则还真是没甚把握!”想时,便对白世龙报以一笑。白世龙虽不知其心意为何,但既见淳于公子投来微笑,便也颔首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