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石阵要领 二
    原来白仙统便是白世龙之父,白九戎。那日他外出打猎,恰逢一对冰针刺猬,因知此物不易遇见,且又素知淳于璟喜好稀奇玩物,便捕了来,送其玩乐。淳于璟一见是对冰猬,便以其冰针作练,检测自己指尖仙气的力度。

    然这一众弟子,见过冰针刺猬的毕竟少数,故淳于璟自是占了上风。莫羽非虽曾在冰莲岛上见过普通刺猬,却从没碰过那带刺家伙。此时一听要用旋风掌斩其冰刺,心中也着实没底。

    赫连涛忽见厉骁端茶要饮,便趁机在莫羽非耳旁道:“要斩那冰刺何难?想当年,我可是一掌挥过,将那树上冰凌斩断一排!”

    “你不会手上也血染一片罢?”莫羽非笑道。

    “哼,瞧你说的,哥我用的是掌风,不是掌肉!”他不禁低叫道。

    他话音刚落,却见厉骁放下茶碗道:“对了,为师还需提醒一句,尔等莫因‘冰针’二字便以为那是冰刺,实际上,其背刺比冰针更有韧性,若掌风欠力,便很难将其斩断!”

    赫连涛一听,不觉有些尴尬。

    鱼梦却想:“那刺猬多是温和之物,难道就非得断其刺,才能应付?”

    白世龙见她秀眉微蹙,便问道:“师妹,你可是有不忍之心?”

    鱼梦便点头道:“若有别的方法,我的确不愿断其背刺。”

    两人之话却传到厉骁耳中,厉骁不禁问道:“你就是沧龙军的首席?”

    “弟子正是。”鱼梦微一点头。

    “你的想法很不明智。”厉骁忽冷道。

    鱼梦脸上一热,却未反驳。

    “你只看到刺猬本身,却忘了一旦进入石阵,那就不再是刺猬,而是敌手!”

    鱼梦仍是默然。

    “那为师问你,对待敌手该是何种态度?”

    “击败对方!”

    “可你有所不忍,便给对方留下了可趁之机!”

    白世龙眼见厉骁说得狠了,忙道:“厉仙教,首席护卫不过一时动了恻隐之心,这也无可厚非罢。”

    厉骁却呵道:“何需你来多言!”

    白世龙因知厉骁脾气,只好忍气,不再多话。

    莫羽非将之看在眼里,也替鱼梦感到委屈。

    厉骁又道:“为师知道,尔等定是心怨为师太过苛责,不近人情。但为师相信:‘严师出高徒’!故我宁可顶着怨恨,也要对尔等严格要求,不仅是对汝之仙术,更有你们的想法,且在为师眼中,后者更为重要。”

    众弟子听了,倒觉这话中甚有关切之意,也都不好辩驳。然却又隐隐感到如此斥责鱼梦,似有些小题大做。

    便此时,却听鱼梦道:“厉仙教,关于想法态度之事,弟子向来都谨遵师命,以端正为要,从来不曾违拗。当然,今日您之教诲,弟子亦会牢记于心,以作勉励。只是弟子方才意思,是说若有他法可将刺猬击退,那便不必断其冰刺了。”

    厉骁却冷道:“这么说来,你还是对敌人存有所谓的仁厚之心?”

    “不,”鱼梦摇了摇头,“其实弟子并未将那刺猬视作真正的敌人,故才想着得饶人处且饶人。”

    金宝听了,便嘀咕道:“是‘得饶猬处且饶猬’嘛!”

    厉骁却问:“那你认为,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在弟子看来,实际临战时,真正的敌人该是这石阵背后的操纵者。”

    她此话一出,不少弟子都惊出一身冷汗,这话不是直指厉骁么?

    厉骁听了却笑道:“好啊,胆子够大!不愧是沧龙首席,竟敢说我是敌人!”

    鱼梦却浅笑道:“弟子不敢。仙教今日是为了教学演示,自该另当别论。”

    厉骁却忽沉下脸道:“不错,若真临战,滑石阵背后的操纵者才是真正的敌人!且这敌人身在暗处,握筹布画,令入陷者防不胜防!故要逃出石阵,还应学会留存精力,不作徒劳,但应对冰猬,尔等却绝不可手下留情,否则定将后悔!”

    鱼梦听了,便微微点头,似已领会厉骁一片苦心,莫羽非却暗叹:“师姐也真是好心,我若见了那冰猬,定想除之而后快,哪还想着留条活路?”

    淳于璟却忖道:“这鱼梦看似文秀,却还有勇有谋,难怪她能坐稳沧龙首席之位!”他心知鱼梦定是游刃有余,才没将冰猬放在眼里,是以想着放它一马。

    尹骊珠见了,便轻笑道:“那位师姐还真是心地善良。”

    淳于璟便只笑而点头。

    接着,厉骁又道:“方才为师所讲,乃是如何应对背刺稳定的冰猬,而对于背刺伸缩型,只需稍作变通即可。”于是便又说了其中诀窍。

    赫连涛听了,不觉心下嘀咕:“我看一个普通刺猬便够我折腾了,还分什么背刺种类,真叫人头疼!”他一时烦难,竟忽羡慕起范庠来,心想他眼下竟还能和师妹们漫天闲聊,多惬意啊。

    然再看周围弟子,个个皆是全神贯注,静听厉骁讲解那尖叫猴的厉害之处,因怕落后,便又只好逼着自己,专注听讲。

    便听厉骁道:“……所以比之冰猬,尖叫猴虽不会令人身痛受伤,但于石阵险况中,若是被其控制了心神,也是极其危险!”

    赫连涛听罢,不觉唬了跳,忙想追问刚才错过的一节,然知厉骁严苛,便又不敢询问莫羽非,便只好自己回想,隐约便觉厉骁刚才似有捂耳的动作,因此便暗自认定了这一方法。

    此时厉骁初讲结束,因问:“对于那些幻变物,尔等可还存有疑问?若没有,为师便带你们亲到石阵演练!”

    金宝听罢,不觉急道:“厉仙教,我等还未学得掌法,便这么开始了么?”

    “尔等课时甚短,若不在实战中体会,又怎能速成?”厉骁不觉冷道。

    萧泰然听了却想:“这速成的本事只怕难以过硬。”然对实战本身,他却毫无畏惧。

    厉骁说罢,便收了茶碗,领着众弟子朝那石阵走去。

    途中又道:“尔等也不必担心,为师一时还不会全启机关,故修炼也是循序渐进,步步深入。”

    弟子们听了这话,似觉踏实些,但越近石阵,却越觉心跳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