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夺取琥灵珠 一
    这石阵外围因有八块巨石,厉骁便令各组分散站开,各对入口,正巧八组。

    各都站定后,便听厉骁道:“眼下为师且给尔等半刻时间,以便尔等商量对策,如何配合方可完成今日任务。”

    赫连涛心下一转,忽问莫羽非:“你说咱两如何分工?”

    “却不知师哥掌法如何?”

    “咳,勉强看得!”赫连涛因知那冰猬厉害,便不敢太过夸口。

    “那便你夺珠,我掩护!”

    “真由我去夺珠?”赫连涛一听,不觉暗喜,这倒正合他心意。

    莫羽非略一点头,又道:“师哥,一入石阵,咱两速度一定得快!”

    “那当然了!”赫连涛只满不在乎。

    “此番更与刚才不同,大家既是一齐入阵,越到后面,定是越发混乱,所以能早脱身才是上策!”

    赫连涛听罢,不觉心中一突,一想那混乱场景,不禁有些胆寒。

    却听莫羽非道:“还有,仙气和仙术其实同等重要,两者缺一不可!要想来去自由,便需凝神静心,而要应对陷阱,则需用上掌法!”

    “知道啦!”赫连涛点着头,忽却指着不远处道:“嗬,那不是鱼师姐么?咳,又和白世龙一块儿,真便宜那小子了!”

    莫羽非回头一看,果见是鱼梦,忽心道:“我若与师姐同组,却不知是何情形?”正想着,却听赫连涛道:“愣什么神呢?”

    莫羽非一窘,却回头笑道:“我要护你,哪敢出神?”

    “哼,知道就好!你要敢三心二意,哥可不依!”赫连涛嚷着,便要拧莫羽非耳朵。

    那边鱼梦忽听得吵嚷,不觉回头一看,一见他俩打打闹闹,不觉笑想:“他俩如此轻松,倒似没将夺珠放在心上!”

    这边莫羽非却一面躲,一面笑问:“师哥,见了琥灵珠,你要如何出掌?”

    赫连涛便顺势一掌,在莫羽非胸前划过,“便是这样——”

    莫羽非却一掌格开道:“你这掌风回旋不足,还该再加三分韧劲儿!——该是这样才对!”说罢便回敬一掌。

    赫连涛见其手腕微动,运掌轻盈,然掌影一过,却觉劲风扑面,不觉心震道:“这小子掌间竟有如此内涵!”

    莫羽非却收掌一笑道:“师哥,到时可别忘了目标个数!”

    “两颗!这还能有错?”赫连涛说时,却暗觉忐忑,便怕自己掌法欠佳,难达预期。

    便此时,厉骁也绕着石阵走了一圈,答了弟子各项疑问,因说道:“诸位,眼下为师将同时启动三重机关。需特别提醒的是,这第三道乃是诱敌回头,故尔等若想飞出石阵,定需防此陷阱!另外,此次实战,限时一刻,一刻之后,琥灵珠便将收身合并!”

    此话一出,众弟子不觉哗然,心想一刻时短,那获取琥灵珠岂不难上加难?

    就此时,便见厉骁仙杖一指,一束蓝光忽作三道飞出,直奔中心而去。霎时间,红、黄、蓝三色齐亮,照亮整个石阵,四座观者不觉一阵欢呼。随即,便听厉骁高声道:“比试开始!”

    八组弟子听得此讯,立时闪入石阵,直奔目标而去!然因机关全启,故石阵中声浪激荡,更比先前猛烈!众弟子虽都竭力凝神驻心,然那声浪如涛,汹涌叠至,几个修为稍浅的弟子便有些抵挡不住,不禁跌跌撞撞,几次都险些撞到石块!而一众弟子中,唯鱼梦心法修为最是深厚,故旁人还在敛气时,她却已轻越两层石阵,直达中心,一掌轻出,便要吸取灵珠。然她这一掌,掌式虽俊,却稍欠力道,故掌风到处,只引得几颗灵珠一阵飞旋,离那掌心却还差了几分;幸而她眼疾手快,乍见灵珠飞过,顿即出掌追吸,仅此一瞬,灵珠便已飞至掌中!然一颗既到,便需保住,故她只好左手托珠,右手出掌,然这一来,却极是不利运掌发挥,便见她连出两掌,皆是不成,加之内外石阵声浪烦扰,她竟也有些焦躁起来,便此时,却忽听身后叫道:“师妹,你先护珠出去,那颗我来便是!”她回头一看,果见白世龙闪身而至,便见其一招旋风猴行式,顿将一颗灵珠吸向掌中!两人见如此顺利,不觉相视一笑,便要飞身离开。

    然此时,却忽听一声轰响,随即便是一阵尖叫,鱼梦一惊,只道有弟子受了伤,却听白世龙道:“别管它,是尖叫猴!咱们走!”说罢,便要拉她离开。

    鱼梦却道:“万一那些弟子抵挡不住呢,咱们或可从旁一助!”

    白世龙不觉急道:“师妹,这可是比试!且厉仙教也只说同组相助,你又何必多管?”

    鱼梦便笑道:“说是比试,实为演练,又何必那么在意结果?再说了,既是演练,又何妨多些经历?”鱼梦说罢,却见白世龙仍不情愿,因说:“师哥,这样吧,你护两颗灵珠出去,我去看看就来!”说着,便将掌中灵珠传至其手中。

    白世龙见扭她不过,却又不想将第一之位拱手与人,索性只好自己护珠离开。且他为了稳妥,便又改了主意,不再飞越石阵,仍是三步并作两步,轻跃而出,很快,便将琥灵珠交到了厉骁手上。

    厉骁接过后,便将琥灵珠装在了一特制锦袋内;问及鱼梦时,白世龙便如实说了,厉骁却摇头一笑,并不多言。此时白世龙虽已交珠,却仍惶急,便因不见鱼梦,故这第一之位仍是悬而未决,然因碍于比试规则,他又无法回探情况,故只能在外干着急。

    而鱼梦一想这石阵中人,十有**皆是沧龙待选勇士,自己既为沧龙首席,又怎能见其危困,却置之不理?故便将护珠之任交给了白世龙,自己却返身相助。

    然说她刚才取珠容易,此刻却分外谨慎,因她知道,这石阵之中,乃是环环相扣,牵一发便可动全身,故一旦陷阱有破,便意味着波及不断,故她一见尖叫猴出现,便知情况不妙。

    此时那尖叫猴叫声刺耳,就连四座观看的弟子也觉心惊。范庠更因看得仔细,一时竟觉耳中嗡嗡作响,心便有些迷糊……便此时,却忽听白芩婉道:“范师哥,吃松子儿!”他一听,便也不拒,只接过吃了;白芩婉忽见他一改刚才拘谨,不觉大为好奇,因又道:“范师哥,喝水。”说着,便将自己那杏仁饮递过一试,却见范庠仍是要接,不觉笑道:“还真傻了!”她灵机一动,便又抱过米熊道:“范师兄,抱熊!”范庠却也痴痴的,伸手要抱。白芩婉不觉摇头笑道:“我早便听说那尖叫猴厉害,今儿算是信了!”

    莫云薇在旁看了,忙道:“你又淘气!他现是一时糊涂,忽要醒了,定会吓倒!”

    白芩婉听了,不觉笑道:“我就知道你要拦!”说着,便又抱回米熊道:“听你的,行了吧?”

    便此时,那石阵中的尖叫猴却正东窜西跳,想要躲过赫连涛的追击。其实赫连涛本不该遇此麻烦,然却因尹骊珠一脚不慎,踩到了那断刺冰猬,一惊之下,连连后退,便撞了他;他当时正是抵挡乱石,忽被其一撞,不禁掌风一斜,打在了旁边怪石上,那怪石一破,便见猴儿蹦出,随即又是一阵尖叫!赫连涛因遭过道儿,故余恨未解,便急运旋风,朝其两腮打去!然那猴儿也是狡猾,便将他人借作盾牌,一面叫,一面躲,只惹得赫连涛追击不成,反倒要撞上其它石块!便此时,却忽见鱼梦绕过两石,从斜刺里闪出,挡了那猴儿去路,又急出两掌,便将其制了个服帖!赫连涛见了,不觉拍手称快,上去便还想揍那猴儿一拳,却被鱼梦拦住道:“师弟,莫多费事,先取灵珠要紧!”赫连涛听了,心觉有理,忙点头称是,然左右一望,却不见了莫羽非,不觉怪他不来照应。

    然此刻莫羽非却正帮金宝脱身,一时竟无暇他顾。

    原来金宝因与吕峤不和,故两人刚入石阵,便分道扬镳。其间,金宝为避开一冰猬袭击,便飞身跃上一石块,然他只顾纵跃,却忘了脚下乃是滑石,因此刚一落脚,便陷了下去!然滑石实是流沙陷阱,故他虽竭力挣扎,却难以逃脱!彼时莫羽非却正在抵挡乱中飞石,忽听得呼叫,不觉回身一看,便见金宝困于滑石之中,挣脱不得,他眼见情急,便也不及告知赫连涛,一个飞身,便抢去相救。然他刚一抓住金宝手臂,却觉其沉沉下坠,实难拽出,于是只好右手紧抓金宝,左手运掌劈石!便因他全力专注,竟几乎不闻尖叫猴嚷,只是他右手耗力太多,故左手出掌便觉不利,直至三掌过后,那滑石方才裂开!

    其时厉骁虽在石阵之外,却暗留了两个分身隐于石阵之中,故对其中各处情形,倒也看得清楚。至于滑石,他虽知其不致吞掉弟子性命,然见莫羽非搭救金宝,也不禁暗赞其有情有义。

    金宝这一脱险,莫羽非方才得空追上赫连涛,对于刚才之事,两人本都各想一吐为快,然却忽见萧、璟两组皆已灵珠到手,急往外走,他二人见了,不觉心急,故二话不说,便朝中心赶去!原来刚才他二人应对陷阱之时,萧、璟两组早抢先进了中心,各取灵珠,此时自然胜出一步。鱼梦这时本也准备离开,忽见他二人急去中心,忙道:“眼下琥灵珠恐已四处散落,你两去了,可得费神找找!”

    莫羽非听罢,不觉默然点头,赫连涛却奇道:“师姐,怎不见你取得灵珠?”

    鱼梦便一笑道:“我早让师哥送出去了。”说罢,便催他二人快去,自己则欲飞身离开。

    然她刚一飞出,便听身后石阵传出一阵异响,似是阴风掠过,又似人语混杂,她心中一动,便想回看,然却忽想厉骁说过,这是诱人陷阱,绝不可回头!因此便竭力克制,只管前行。

    白世龙在石阵外,早已焦躁难安,此时忽见一蓝色倩影从空飞来,真是心花怒放,若非碍着厉骁在旁,他真要欢呼雀跃了!然心刚一乐,却忽见鱼梦身子一斜,似又挣扎一阵,便落了下去!

    “师妹!”他不觉大声疾呼,不觉冲了过去,却听厉骁在后道:“等等!眼下比试未完,还得分出先后!”

    “可我师妹她……难道眼看她石化不成?”白世龙不觉大急。

    “无妨,为师自有解穴之道。”厉骁仍是招手叫他回来。

    白世龙无奈,只好回走,心却怨道:“师妹对这比试也太不在意,否则何至落于人后!”

    厉骁见他走来,却摇头道:“她这招太险,未必捷径!”然心却想:“按说以她之心力,不该抵不住这石阵诱惑啊。”

    便此时,却忽见淳于璟右掌托珠,左手携着尹骊珠出了石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