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沧龙比试 二
    此时,旁边赛道的淳于璟亦破解了这树阵玄机。只见他站在一株十多米高的大树下,仰面闭目,同样以叶仙教所授之法,快速吸收着绿树的灵气。

    当然,十一号萧泰然和十二号辛娥则更是技高一筹,他两凭借铜代所学的“飞旋觅气术”在乔木间飞舞吸收最有补益作用的养分。

    八号赫连涛则慢了半拍,他因仙底稍逊,故此番求胜之心尤为迫切。谁知刚入赛道,便被快速包围而来的树阵搅乱了心神,一时间,只左躲右闪,唯求安全。

    就在其他弟子都纷纷吸足树间灵气,突围进入第二环节时,他却累得停靠在一株杉树旁,气喘吁吁。半晌,他忽想起叶仙教传授的养气心法,忙盘腿坐下,调整呼吸,以缓解疲惫。结果却歪打正着,只觉古杉灵气源源不断传来,片刻后,顿觉精神百倍,遂一跃而起,跨入下一环节。

    这第二环节,乃是效仿鸿鹄有名的“倩影索桥”而设置的障碍。

    因此每位选手都面临着一道长十二米、高五米的吊桥。用于选拔的吊桥上设有“笑穴”,故选手们需用见性眼,精准识别“笑穴”,才能顺利通过此桥。此项有规定,选手通过时,不得采用任何(如飞行等)投机取巧的方式绕行。

    此时,十二名选手都已登上索桥,然却逐渐拉开差距。

    十一号萧泰然的目光十分锋锐,当他以蓝橙仙气打开见性眼后,立刻洞察到了隐藏在索桥上、分布极不规则的笑穴。于是,他小心而敏捷地一一避开,不多时,便走完整个索桥,率先进入第三环节。

    冷后注视着眼前屏幕,对于萧泰然的领先,她还不甚在意,因为铜带弟子本来就更有优势,倒是莫羽非的反应让她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此时莫羽非已先后触碰了两处笑穴,在索桥上晃得厉害。

    这一幕,也清楚地展现在了大屏幕上,兰语堂的弟子便都紧张起来,因为本堂的两位代表都已落后于人,只见莫羽非紧抓绳索,一时间却无法让索桥平静下来,赫连涛这一环节却因起步过晚,以致落后众选手。

    严昉注视着屏幕,却越来越觉不安,他见莫羽非右手紧抓绳索,左手却捂着额头,旁人只当莫羽非被索桥摇昏了头,但严昉却想到了另一层:莫羽非或许不是头晕,而是想遮住他的见性眼。

    因为此次索桥笑穴难度颇大,对仙力的要求更高,而莫羽非为了准确识别笑穴,应该调动了深层仙气,而他若一时驾驭不住,双眼便会泄露电光。

    严昉所料不差,莫羽非一开始便提醒自己控制好体内电力,然他的浅层仙气却根本不足以应对被强化的笑穴,因此短时间内,便连中两个陷阱。

    “莫师哥,加油啊。”白芩婉心中急切,手心竟已浸出细密的汗珠。

    此时莫羽非一面定下心神,一面重新调动内力。自玉玄子传他“水纹驭气术”后,他便每周坚持借那水纹木台练气,时至今日,他已炼至驭气第五层,虽还不能完全驾驭自身内力,但寻常驭气,已是无碍。只是今日情急之下,他难免有些慌神,故一时未能在洞察陷阱和守护秘密之间做好平衡。

    “他该不会又有什么花招罢?”冷后微眯凤眼,眉间满是疑虑。

    而这时,赫连涛已渐渐找到诀窍,遂捋起衣袖,胆大心细地避开笑穴,左蹦右跳地过了索桥。

    叶仙教见了,不觉微笑点头。

    “咳,莫师弟是怎么回事?他这水平,还不如我上!”金宝最是性急,不禁抱怨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若去了,未必胜过莫师哥呢。”左机反驳道。

    金宝见本堂众人都自心急,也不便再说泄气话,因只叹了一声。

    莫羽非此时似乎能感觉到兰语堂焦急而期待的目光,他不由心暗道:“莫羽非,你要冷静,这才第二关,还有机会,快将气息调顺!”

    掌院仙博玉玄子见了,心中也微起波澜,她心忖:“这段时间以来,这孩子的驭气功夫颇见长进,他既能突破水纹第五境,应对这笑穴便不是难事,怎么……?”

    就在这时,却忽见莫羽非一个纵身,竟跃至绳上盘腿坐下,观众席上不禁唏嘘一片。

    要知道,那索桥尚在摇晃,能这般盘腿坐稳的人,鸿鹄铜、铁两代弟子中并不多见。且此时选手们都是争分夺秒,像莫羽非这样高难度地浪费时间,实是匪夷所思。

    “哼,他们兰语堂真本事没有,哗众取宠倒是颇为在行啊!”兰香堂的弟子见,便有人讥讽道。

    “安静!”厉骁呵斥本堂弟子道。

    从一开始,他便密切注视着莫羽非的一举一动,他因亲自教过莫羽非,故知莫羽非绝非哗众取宠之辈。

    而比试场中,最为心忧的却是鱼梦。她身为沧龙军首席护卫,今日身份乃是协考员,她所负责区域,正是十至十二号赛道。

    当她看到莫羽非远远落后于萧、辛二人时,不由暗急,因她知道莫羽非虽是表面沉静,内心却颇为争强,此刻他的处境,定是不妙。可她作为协考员,必须公正、公平,自然也不便流露关心急切,因此她只好远远站着,心中默祈莫羽非能突破困境。

    鱼梦性情清冷,修的又是静心敛气的玉息功,轻易不会动感情。就连她自己也清楚,为什么一见莫羽非遇阻,心中便这般着急。

    “难道是我如今养气的修为退步了,才这般心急?”她暗自有些担忧。

    这也难怪,鸿鹄沧龙首席之位是多少名门弟子梦寐以求的荣耀之位,而鱼梦一个文秀少女,却能在银代年级便坐上此位,若无实力说话,这一切都绝无可能!但她自己也很清楚,这番实力的背后是异于常人的艰辛,仅凭练气一点,几乎就无人能及。

    人们只知她仙气清幽绵长,独成一家,却不知她所练的玉息功是一门极为严苛的功夫。这功夫需要修炼者尽量摒除七情,专注修炼,故时间一长,性子就会变得清淡。

    鱼梦本就好静,加之养气功夫深厚,故比同龄人淡然许多,可自从遇到莫羽非之后,她却觉自己的内心生起了波澜,这是她不曾意料的,但却令她有些莫名的欢喜。

    不过这欢喜却跟她的玉息功极为冲突,她第一次陷入如此难解的矛盾中,她原本是个心思简单的人。

    就在鱼梦焦急之时,莫羽非却在绳索上忽获灵感,因为此时绳索晃悠不断的状态竟与水纹木台上练气的情景极其相似。所以众人看来的险境,却是莫羽非十分熟悉的境况。

    “这种时刻还想标新立异,可见还是少年轻狂!”冷后心中嘲道。

    她身旁玉玄子的神情却渐渐舒缓下来,因为玉玄子意识到,莫羽非已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

    “这小子果然有意思!”叶仙教捋了捋银白的长须,微笑道。

    白芩婉本自着急,一见叶仙教眼含笑意,这才稍微放心。再看莫羽非时,只见他仍闭目凝神,盘腿稳坐于绳索之上,随着绳子摆幅减小,他似乎也渐入佳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