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蝙蝠玄机
    玉玄子就曾说过,此种修炼,并无上限。层次越高,突破之人便越少,往后的阶段,连她也未必能够指点了。

    可是莫羽非眼下的修炼情况却着实不利。因为这水纹第八境实为凡火境,比之前的热境更为凶猛灼热。莫羽非身处铁床之上,即便草席隔着,传热也十分迅速,故片刻之后,整个铁板竟似烙铁般,发出灼灼红光!

    莫羽非见势不妙,只好草草中断修炼,跳下床来。回头一看,那草席边缘竟已着火,莫羽非忙一把夺过仍在地上,用那剩下的半罐凉水将之浇灭了。

    根据以往经验,莫羽非知道,这修炼过程中的险况不过是仙气幻化而来,若他善于控制,那火势便不至灼热铁板,更不会引燃草席。

    回想刚才仙气在体内流动的情形,以及此次内力聚集的速度,莫羽非感觉,这水纹第八重的难度远超第七境界。

    他一面想,一面将破草席卷起放在了墙角。因天气炎热,铁板散热较慢,他便来回踱步,暗自琢磨这第八境界的关键所在。

    前几次虽为热境,但毕竟是水境、雾境,不似火境难以控制。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忽然注意到那铁板上似乎刻有东西。

    他心中好奇,便走过去,借着头顶的湖光细瞧。只见那铁板上也刻着小小的蝙蝠,与那墙上图案似是出自一人之手。

    “这定是之前那被囚之人刻的,他为何要刻蝙蝠?”莫羽非奇怪道。

    他一边想,一边看那图案,这才发觉图案之间还嵌有细小字迹。他附身细察,见是:“神鹰泼皮,技不如人,背后施算,自甘下流。分身异形,当世奇术,君若习之,可见天日。”

    “可见天日?”莫羽非读到最后几个字,不觉心头一跳,“难道此人便是凭借分身异形术逃出去的?”想到此,他忙将那几句话又读了一遍,心想:“刻此言者看来是遭了别人暗算,才被囚禁在此,这倒与我有些相似!可他为何要刻下这些?对了,定是他被囚于此,苦不堪言,所以练成分身异形术后,心情激动,便刻下此言,好叫别人免受被囚之苦!”想到此,莫羽非不觉对那刻字者生出些好感来。

    “可是这分身异形术该如何练就?难道就凭这几只蝙蝠图案便可?”莫羽非顺着那图案一一看过去,忽然在最后一只蝙蝠旁,看到数列小字:分身异形诀——心中空明,仙注百骸,形轻影幻,变换肆意,无拘无束,方得精髓,形为神缚,难得突破……

    莫羽非细读下来,只觉醍醐灌顶。之前分身术的不解之处皆觉明晰,这口诀竟比卓有功所授分身术高明许多。

    “这师兄既留下口诀,见者便是有缘之人了。况我与他当时处境相似,他也不至留篇口诀害人。再说了,与其枯坐傻等,倒不如随便练练,或还真如他所言,可以重见天日呢!”莫羽非这样一想,便依其所言,慢慢练起这分身异形术来。

    因他已突破了水纹七重境,故驭气方面倒是游刃有余,且又有一定的分身底子,故一个时辰后便悟出些门道。正专注时,却忽听“哐哐”的撞门声,他唬了跳,只听豹一道:“臭小子,你再不接着,大爷我明天就不来了!”

    莫羽非听了,遂跳下床,一把将饭菜接住。转身时,又听豹一道:“你小子还没想通么,你那块破玉石能当饭吃么,不如给了大爷我,我倒可以给你换两只醉仙鸡来!”

    莫羽非也不理会,心中只想着分身异形术的心诀该如何练就。

    这暗室之中,他本来也无别事可做,故除了突破水纹第八重境界,便是琢磨那钢板上所刻心诀。

    那前几句乃是分身异形之总诀,虽是抽象,但与寻常分身术终归相通,故莫羽非领会起来也不算太难。

    及至第三日,他又接着往后修炼,却读到:“暗夜修炼,不扰睡眠;倒悬振臂,仙气两散;气注两端,如翼萌生;臂化为翼,异形之始……”

    看到这些,他不觉大为纳罕:“这些话怎会这样不通?晚上修炼,自然便会影响睡眠,振臂又何必非要倒悬?且如果气注两端,分身时又怎能达到气息稳定,气息不稳,岂非分身大忌?”莫羽非越想越觉奇怪,不觉有些烦躁。

    他叹了口气,索性仰起头,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望着头顶倏然游过的鱼群,不觉冷笑道:“我莫羽非尚不如鱼儿自由,也真是没用!”然眼光下移,却落在了墙上的蝙蝠图纹上。

    他忽然灵光一现!

    “对了,蝙蝠!像蝙蝠那样修炼!”莫羽非忽然悟道。

    “这里昏暗,便如黑夜,故白日修炼也如暗夜一般,而白日修炼,自然不会搅扰睡眠。”莫羽非既破解了这第一句,不觉心中一喜:“原来这囚室也并非全无益处,对于这分身异形的修炼,倒恰巧给了个便利!”想到此,他更是信心倍增,便又开始琢磨下一句。

    “是了,口诀既说‘倒悬振臂’,其形态便与蝙蝠睡眠时无异,若寻常振臂恐怕只是舒活筋骨,但若倒悬之后,效果恐怕大不相同。”于是他一个翻身,便打起倒立来,可这一倒之下,才发现双手必须支撑于地,方能持久。可是如此这般,却无法做到文中所说的“振臂”二字了。

    莫羽非虽有心练成此功,却也知头颈挫伤甚是危险,因此翻身起来,重新审视口诀,这才一拍脑袋道:“原来是‘倒悬’,不是‘倒立’,一字之差,可大不相同!”

    但新问题却来了,这囚室之顶乃是光滑玻璃,房中亦无挂杆之类,他又如何有倒悬之机?

    莫羽非一时无法,便在暗室中来回踱步,以解气闷。他走来走去,忽然在墙角处看到一条暗黑之物,心中一跳,凑近看时,才见原是一条铁链。他将那铁链捡起,这才发现那铁链两端连着锁环,两个锁环尚自完好,然被锁之人却已不见去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