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界战神传 第一百六十三章 柳暗花明
    他忽然想起之前逃出的炽原本是被上了脚镣,多半是他练成了分身异形术,遂得以变形逃出。

    “这师兄也算有些本事,却不知怎会落到被囚于此的地步。”莫羽非由他又想到自己,不觉深感同情。转念间,又想:“他既有法子逃出,我又为何不能?”

    于是便开始寻找契机。

    他细查屋顶以及墙上各处,竟在墙上找到了两截齐高的木桩。“有了,只需将这铁链挂上去,我便找到倒悬之机了。”他估摸着时间尚早,豹一不会此时便来送饭,于是大着胆子将铁链往木桩上一套,便形成了一条横挂的链条。

    原来这囚室有时也兼做审讯室,故那两截木桩原有固定铁链之用。

    莫羽非既找到了着力点,便两脚轻轻一勾,立时倒悬上去。

    那木桩正对着墙上的蝙蝠图案,且图画皆是颠倒刻就,故莫羽非倒悬之后,更易模仿蝙蝠的姿势。

    只是他身体倒转后,气息却不顺畅了,不禁心想:“这般修练,若不得法,自然坚持不了多久,何况还要振臂以形成幻形之翼!”

    可他既从蝙蝠图案中获得了启发,便打算再将之细细研究一番,只是这囚室昏暗,他与那石刻图画又有一定距离,便看得不甚分明。他正要翻身下来,忽想起自己早已突破水纹驭气第七境界,为何不用“凝力水目”洞察图中细节呢?

    他心中一喜,忙调气运仙,将腹中仙气缓缓运至双目,转眼间,便觉两眼精光粲然,有如两颗星子照亮暗墙。

    此时他虽倒悬于铁链之上,却将蝙蝠石刻瞧得明白。他以凝力水目从左至右一一看去,这才发现那些蝙蝠身上还刻有许多细密的箭头,那些箭头连贯起来,便是一种神奇的循环。他一面回想钢板上的口诀,一面推想,不多时便断定,那些箭头定是表示修炼分身异形术时,仙气流动的情况。

    只是修仙之人,需得谨慎,尤其在面对特异功法吸引时,更不可急功好进或鲁莽行事,否则有时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故莫羽非虽已大概有数,却不敢贸然开始依照图上所指进行练习,而是翻身重回地面,开始对比分身异形与卓有功所传分身术的不同之处。

    专注一事,时间自是过得很快。几日间,玉玄子还特差鹤卫前来探望过,鹤卫见莫羽非精神饱满,全无湖底被囚的颓废样,既惊又喜,回去禀明了玉玄子,玉玄子诧异之余也暗觉宽慰。

    莫羽非练得如此带劲,自是想早日凭借此法分身异形逃出,这样便可见到鱼梦,以解分离之苦。

    然鱼梦自那日与淳于璟一道探望了莫羽非后,却始终惴惴不安。她虽暗赠莫羽非仙界难得的彤豆,却不知他是否知其心意。因为淳于璟那天的举动实在太过分了,他那般暧昧挑拨,莫羽非若心里有她,定是难以忍受。

    她事后回想,才知淳于璟十分阴险,表面上不过让她不要说话,实际上却剥夺了她辩解的权利,这等误会,让人情何以堪!

    所以自那以后,鱼梦总是设法避开淳于璟,以免再生事端。

    她一直是个娴静之人,从前却不懂得“怕”字。她从小师从左臂禅师,后又当选沧龙首席,看着虽是个清秀娇怯的女子,骨子里却有些霸气。然自从遇到了莫羽非,她便感觉原有的宁定被打破了,内心不再静如止水,有时甚至会害怕,这种感觉,她也不知是好是坏,只是随着心往前罢了。

    鱼梦虽尽量避开淳于璟,但传言却不胫而走。于是鸿鹄仙院这一盛夏,又流传着这样的话:鱼梦已不满足于沧龙首席之位,她为了以后出人头地,便不择手段攀上了太子殿下,而太子殿下不仅耽其美貌,更觊觎其沧龙军,两人就此有了纠缠。

    还有话是:太子殿下早便看上了鱼梦,只因鱼梦心有所属,太子殿下便未能如愿。此时莫羽非被关入湖底,太子殿下便有了机会。

    更有话说:莫羽非不过一凡尘小子,鱼梦钟情于他便是鲜花插在那什么上。此番这小子被投入湖底囚室,才让鱼梦看清了人,也是老天有眼,不至让一朵鲜花葬送了。

    但流言传来传去,就没有一个贴近真实。可是流言的作用不可小觑。没多久,鱼梦便感到旁人异样的目光,或许碍于她是沧龙首席,仙院弟子们还存着三分忌惮,不至背后指点,但境况却远远不似往昔。

    而流言传到兰语堂后,赫连涛、白芩婉等人便坐不住了,可是严昉却劝说,总不能逢人便去解释,所以对于流言,清者自清,何必多费唇舌。起初涛、婉等还怨严昉不近人情,但到后来他们才发现严昉的远见,流言果然止不住,且以赫连涛的口才,有时甚至越抹越黑。

    于是兰语堂的弟子不再辩解,倒是在叶仙教的带领下,越发勤学苦练,争取在即将到来的两院年末较量会上脱颖而出,为兰语堂乃至鸿鹄仙院争光。

    而整个兰语堂中,又属赫连涛和白芩婉最为努力,这自然和莫羽非有关,前者对莫羽非满是兄弟情义,后者则对莫羽非倾慕已久,两人都不能忍受旁人对莫羽非的讥谤,于是刻苦修炼,以夺回颜面。

    可就在流言四起的风口浪尖,淳于璟却突然写信给鱼梦,约她相见。

    鱼梦接到信后,心中不禁后悔那日有求于他。可是事已至此,也只好见机行事了。

    “今晚戌时,光阴湖畔。”简单的几个字,却让鱼梦坐立难安。

    其师妹鹿子瑛见了,便问她何事,鱼梦觉得还是不说为好,遂摇了摇头。

    鹿子瑛却嗅觉灵敏,因问:“难道是淳于璟?”

    “你怎么知道?”鱼梦不觉好奇。

    鹿子瑛不觉咧嘴一笑:“洒金信纸,微带墨兰幽香,此信一看便非出自寻常之辈。且其内容还能让心若止水的鱼美人轻叹,恐怕也就只有太子殿下了。”

    “哼,子瑛,你竟打趣我!”鱼梦本自烦闷,听其一说,不觉笑了。

    “太子殿下要单独见你?”鹿子瑛的眼中闪着俏皮,那“单独”二字还尤为强调。

    鱼梦点了点头,却又踌躇起来。

    其实她根本不想再与淳于璟单独碰面,可是一想到莫羽非尚在湖底被囚,此事若与莫羽非有关,她便忍不住想要赴约。

    哪怕有一丝机会,她都不愿放过,因为莫羽非被关在湖底已一月有余,他若再错过这次的年末比试,便更无出头之机了。

    鱼梦知道,此次比试乃有一个良机,即比试者如果发挥出色,便可赢得前去齐天岛进修的机会。听闻齐天岛主素来惜才,莫羽非若能博得他的青睐,或许便可被保释出来。

    眼下掌院仙博与沧龙军虽仍在尽力搜寻炽的下落,然却没有太大进展。此次仙院袭击案的判决结果显是冷后幕后主导所致,而淳于璟作为她的爱子,如果他愿意,或许还可从中调解。

    鱼梦便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终于决定戌时赴约。鹿子瑛提出陪她同去,鱼梦却笑道,在下身为沧龙首席,难道是浪得虚名?子瑛知道鱼梦性子,便此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