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 寒月之死
    北漠沙原上,金戈铁马,战旗猎猎。

    沙漠上的风,从来都不温和,夹带着沙子,撞在战士们的甲衣上,发出的声音好像也在喊着,杀,杀,杀.....

    迎风傲立的战旗,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依稀间,还能看到“寒月”两字。

    在北漠沙原上,大逸国与北狼国已经打了数百年,折戟沉沙,这片目不能及的沙漠,已经不知道埋了多少将士的尸骨,都说马革裹尸,在北漠沙原上牺牲的将士们,尸骨从来都不会被带回的,因为这片沙原,是他们的骄傲,是他们的荣誉。

    因为数百年过去了,北狼国入侵的战士,从来没有越过寒月战旗。

    但是今天,镇守北漠的大逸国寒月将军,寒月战旗的第十一代传人,旭清绝,却单膝跪地,手里的长枪插在沙里,才勉强支撑起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他的身后,曾经的十万寒月银甲军,如今,已经不足两万了。

    但是每一个人都咬着干裂的嘴唇,眼睛里的坚毅清晰可见。

    “将军,撤吧,我们顶不住了。”副将纯易看着已经中了两箭的将军,脸上的表情悲痛欲绝,箭簇上,那清晰的“大逸”两字,扎得眼睛生疼。

    旭绝清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看着远处的北吟城,那座大逸国最北部的城市,厮喊道:“寒月银甲军听令。”

    不足三万银甲军,齐声高喊:“虎,虎,虎。”

    “我旭绝清一心执掌寒月战旗10年,秉袭祖制,从未让北狼踏过寒月战旗一步,北吟城三十万百姓,从未有一人死于北狼战乱之手,我可称职?”

    “虎,虎,虎”三万寒月军齐喊。

    “如今奸臣当道,幼主尚小,辱我寒月军有谋逆之心,弃北吟城不顾,粮草辎重资助北狼国,北狼国倾全国之力,缴我寒月军,夺我北吟城,你们可愿?”

    “杀,杀,杀”三万寒月军气势如虹,响声贯彻云霄。

    “好,寒月军的勇士们,请站在我的身后,北吟城的百姓正在撤退,城中我留了三千军士,保卫你们的妻儿老小另谋生路,如今,请拿起我们手中的刀,做最后一次冲杀,不负寒月。”

    “不负寒月,不负寒月,不负寒月。”

    “众将士听令,杀!”旭绝清一步当先,三万寒月军啸声逆天,他们的对面,是30万北狼战士......

    北吟城内,将军府内,一名美妇看着北方的天,呆呆地看了很久。

    突然,一声啼哭把这位美妇的思绪拉了回来,襁褓中,是两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一个哭了,另一个也被吵醒了,跟着哭了起来......

    “夫人,快撤吧,再不撤挡不住了。”说话的,是美妇的贴身丫鬟薇蝶。

    美妇咬了咬牙,从柜子里找出了一个烙铁一般的物件,放在炭盆上烤红了,将两个婴儿肩膀上的裹背拉下,然后将烧红的烙铁按了下去......

    接着,就是两个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

    美妇将两个婴儿塞在薇蝶的怀里,一下子就跪了下来。

    薇蝶吓坏了,想要去扶起夫人,无奈手里有两个孩子,逼不得已,只能也跪了下来。

    美妇喃喃说道:“薇蝶,将军这次在所难逃,我是寒月将军的夫人,我不能走,我要留在北吟将军府里,我求你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北吟城,如果有可能,请抚养她们长大。”

    薇蝶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寒月军中,不论妇孺将士,没有墨迹之人,薇蝶咬咬牙,站了起来,向夫人鞠了三次躬,转身就走了。

    这时候,北城门外杀声震天,北吟城已经被攻破了,城中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老百姓,尽被屠戮。不一会,北狼战士就攻破了北吟将军府,等将士们冲进来的时候,那个美妇已经身披寒月战贾,手持银枪,迎风站立......

    后史料记载,大逸国286年,寒月银甲军主将旭绝清情报不明,指挥失误,与北狼国一役中全军覆没,北吟城丢,全城被屠。此档案永世被封,任何人无权调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