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红衣影卫
    舞眉满脸不信的样子说道:“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有正义感的嘛,我叫舞眉,你叫什么?”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说道:“在下炎白衣,你叫我白衣就行了,听姑娘口音不是本地人啊。”

    舞眉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白衣,你知道烟雨盟吗?”

    白衣的脸色一变,马上又极力掩饰,问道:“敢问姑娘找烟雨盟干什么?”

    舞眉的脸上又伤心起来,说道:“我的妹妹被烟雨盟给掳走了,我要去救她。”

    白衣嘴边里默默说道:“这个老七,又搞什么鬼?”

    舞眉没听清白衣说的什么,问道:“啊?你说什么?”

    白衣:“没说什么啊,你妹妹叫什么名字?我带你去烟雨盟,他们在南颂城是有分部。”

    此时此刻,在一片密林中,一个开满桃花的峡谷当中,最中间有一条小溪,溪水潺潺,即便是在冬天,这里依旧是鲜花满野,绿草如茵,“桃花涧”三个字出现在了小溪旁边的草庐上,而草庐里面,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女子一直在砸东西,但凡草庐里能砸的东西,她都砸了一个遍,这个人,正是弄雪。

    关在这个草庐已经一个月了,每天会有人送来各式各样的食物,也有人送来各种漂亮的衣服,可是这些人都是哑巴,一个字说不出来,外面很漂亮,弄雪也可以去桃花涧里面散步戏水,什么都可以,但是想要走出这片桃林却不可能,无论你怎么走,绕来绕去,都会回到这个草庐,一开始弄雪还挺新奇的,可是时间久了,终于不耐烦了,只好砸东西来泄愤,可是这里的主人很奇怪诶,东西砸了就换新的,就是没人理他。

    砸了一会,终于累了,直接就坐在了地上,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嘴里嘟哝着:“姐姐你在哪?师父,师兄你们在哪啊?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这时候舞眉跟白衣刚刚洗漱好,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吃饭,吃着吃着,舞眉就放下了筷子,表情变得很难过。

    白衣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舞眉说道:“我忽然感觉弄雪在难过,我们不要吃了好不好?我们去救弄雪。”

    白衣眼睛看着女扮男装的舞眉,心底有一种情愫慢慢被点燃了,脱口而出一个好字,刚要起来,突然,从远处射来一直飞镖,舞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手里的剑一扬,这支六角飞镖稳稳地射进了旁边的立柱里。

    白衣只看了一眼,心叫不好,拉起舞眉就冲出了饭馆。

    两人又开始了狂奔,舞眉也感觉有人在追他们,可是却看不到哪里有人,就这样,一直跑出了城,才感觉安全了一点,两人在树林里喘着粗气,舞眉没好气地说:“炎白衣,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啊,怎么到处都有人追杀你?”

    炎白衣尴尬地一笑,说道:“也不是很多,哈哈。”

    舞眉右手一翻,那枚六角飞镖出现在了手里,仔细一看,飞镖正中间刻了“寒月”二字,问道:“这个寒月是什么意思?”

    炎白衣很紧张地舞眉的手里抢过那枚飞镖,说道:“就是一群反贼,没什么好在意的。”

    话音刚落,四周传来了啸戾声,一阵接着一阵,然后又是几个飞镖,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两人拧身飞起,算是勉强躲过了飞镖,接着四个穿着古怪衣服的人从四个方向落了下来,将两人围在了中间,他们的衣服看起来像战甲,都是银白色的,右胸口都有一个月亮的图案,四人年纪都已经是中年。

    从看到月亮的那一刻起,舞眉的心就颤抖了一下,因为她记得她的腰带里面有一块令牌,这块令牌从小师父就叫她贴身收藏,而这块令牌的正中间,也是这样的一个月亮图案,跟这些银甲士身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当先一人,看起来年纪最大,手持一把弯刀,指着炎白衣,问道:“你是皇家人?”

    炎白衣道:“是又怎么样?”

    这人弯刀一动,说道:“寒月未先,不杀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炎白衣身形一动,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冲了过去,嘴里喊道:“打架千万别墨迹,你不动手我先来。”

    炎白衣一动,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其中有两个围住了舞眉,舞眉也没有办法,只能动手打了起来,数十招一走,敌我力量便见分晓,舞眉也一直以为自己武功很好,现在看来,刚刚进江湖的第一场战斗就要输了,她看的出来,别说是两个人,就是一个人也打不过,正恍惚间一剑朝着舞眉当胸就刺了过来,一旁的炎白衣丝毫没有犹豫,一把就推开了舞眉,利剑刺进了他的肩胛骨,立刻染红了白衣,眼看两人就要落败,这时候树林里忽然就树叶乱舞,所有的树不知道被哪里吹来的剧烈的风扫得摇摇晃晃,四个同样穿着红色战甲的人飘然而至。

    银甲四人对望一眼,那个叫未先的男子大喝一声:“红衣四影卫,你是皇子?”

    炎白衣的眼中突然就变得狂热起来,手中软剑一指未先,道:“红影卫,给我杀…..”

    四个红甲立即加入战团,跟四个银甲打了起来,舞眉退出战团,腰间的令牌突然就掉在了地上,未先一眼就看到了令牌,一个滚地,将令牌取在了手里,看了一眼舞眉,突然就泪光闪动,也大喝一声:“寒月撤退。”

    从对战上来看,银甲四人要略占优势,突然撤退,炎白衣也是莫名其妙,舞眉看到银甲人都撤了,跑到了炎白衣身旁,他捂着伤口的血已经从手指的缝隙中渗透了出来,白色的衣服也染红了一片,触目惊心。

    舞眉的手指刚要碰到炎白衣,突然又拿开了,她表情一下子从担心变得冷漠起来,淡淡说道:“白衣,我要走了。”

    炎白衣没搞清楚什么情况,问道:“怎么了?”

    舞眉一边走一边说道:“因为你是皇家人,从小师父就告诉我,不允许我接触任何皇家人,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我要听我师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