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远在天涯
    南颂城素来少战事,加上土地肥沃,气候湿润,所以南颂城的气候是大逸国最好的,南颂城城主云端子虽然祖上也是武将出身,当年的开国功臣,年轻的时候也是好功尚武,不知道为什么,十几年前突然就心性大变,变得只爱养花弄草,整个南颂城云端子治理地景色特别好,到处都是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白帝现在所在的花园也是一样,各种怪异的花草树木掩映其中,这些花草还都是帝都看不到的,在其中读一读书,倒也是不错。

    大逸国建国300年,白帝是历史上最年轻的皇帝,因为先皇早薨,白帝三岁继位历经十几年,基本上未有战事,百姓安居乐业,四海升平,而前面的280多年,大逸国却一直在战乱中,不管是东凌城,西风城,北吟城,都处在战乱之中,白帝继位之后,战事突然就全部平息了,十几年来,三境从未有过战事,人民得到了休养生息,所以白帝也成了除了开国皇帝龙帝之后最有威望的皇帝,朝圣成了所有人一辈子的荣幸和骄傲。

    白帝正坐在花园里看书,其实是看的兵法,虽无战事,但是多少还是要学习的,正沉浸在兵法的玄妙之中,突然就传来了淅淅索索的声音,白帝抬头一看,花园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一个粉衣女子,柳眉粉黛,乍一看倾国倾城,就那么一眼,白帝就看呆了,他放下了手里的兵书,饶有兴致地盯着这个粉衣女子在那抓蝴蝶,忽然就有了一种恍若仙境的感觉。

    粉衣女子追着蝴蝶在跑,却始终抓不到,爬到了一座不是太高的假山上面,伸手够树枝上的蝴蝶,突然脚下一滑,眼看就要从假山上滑下来,白帝身形一动,一个纵身,将从假山上坠落下来的粉衣女子接在了怀里,一个飞身,稳稳落在了地上。

    粉衣女子一看是一个男人抱着了她,脸上娇羞一片,白帝瞬间就看呆了,这才想起来把这个女子放了下来。

    这个粉衣女子刚刚落地,就飞也似的跑开了,人是走了,白帝的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在远处,不远的一个亭子里,有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白帝的一举一动,看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点了点头,走开了。

    是夜,夜深人静,大街上官兵未减,尤其是城主府附近,官兵很多,城主府的围墙也很高,就在最安静的时候,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窜到了围墙上面,俯视着里面的动静,待一队巡视的卫兵过去之后,黑衣人一个纵身跳进了院子里面,然后挨个房间开始搜了起来,因为官兵较多的缘故,不得不小心行事,搜了一间没有,搜一间又没有,舞眉就心急了起来,正要打开一扇门,这时候,一道剑气袭来,舞眉一个转身避了过去,一个粉衣女子持剑站在门口,喊道:“大胆小贼,这里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么?”

    舞眉一看,这人不是弄雪又是谁,寻了整整一个月了,终于再次见面了,舞眉一时激动,向弄雪走了过去,只见弄雪手里的剑一翻,对着舞眉的脸,怒道:“你再敢进一步,休怪我不客气。”

    舞眉一急,才想起来自己还戴着面罩,立马把脸上的面罩摘了下来,轻声说道:“是我啊,舞眉啊,弄雪,快跟我走。”

    可是弄雪还是没有一点表情,手里的剑也没有放下的意思,舞眉才感觉有些不正常,说道:“你怎么了弄雪,你不记得我了吗?”

    这时候,官兵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几道红色的影子闪了过去,等舞眉回头,四个红衣影卫已经将她团团围住,舞眉看了弄雪一眼,有些不甘心,蒙上脸,跟红衣影卫缠斗了起来,没想到这时候弄雪居然关了门,直接进去了,而官兵越来越多,舞眉不敌,直接一剑刺中了一个影卫,一个飞身,从围墙上飞了出去,城主府铜锣敲响,本来空无一人的街道,现在很多官兵跑来跑去,舞眉在屋顶上飞奔,红衣影卫紧随其后,眼看就要被追到,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一只手,直接就拽住了舞眉的一只脚,舞眉一个踉跄,从屋顶跌了下去,直接就跌到了一个墙角,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一堆柴火,直接就把两人罩住了,红衣影卫到了这里停了下来,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踪迹,又向前追了起来,等红衣影卫走了之后,舞眉从柴堆里钻了出来,一个男人也跟着钻了出来,这才看见,这个人正是那天穿银甲的未先。

    舞眉刚要说话,未先说道:“别说话,跟我走,这里还是很危险。”

    也不知道为什么,舞眉就跟着这个男人走了,走了一会,未先走到了一个院子里,然后打开了屋子的一张床,然后一个地洞就出现在了眼前,进了地洞,是一条很长的隧道,舞眉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城外的一个山洞,这时候有几个人在那边等,见未先出来,都抱拳行礼。

    在这帮人的陪同下,舞眉进入了一个院子,在院子正中间,舞眉看到了一面战旗,跟自己的令牌上的一样,一个月亮图案,看来这里就是这帮人的营地了。

    舞眉跟着未先走进正中厅房的时候,虽然是半夜,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在忙碌,舞眉一出现,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活,带着不一样的目光看着舞眉,让她有点不舒服。

    这时候,一个老者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枚黑色的令牌,正是舞眉遗失的那枚,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在手里,舞眉手一伸,对着老者说道:“把我的令牌还给我。”

    老者拿着令牌端详了一下,说道:“这东西为什么在你这里?”

    舞眉仰着头说道:“我师父给我。”

    老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师父叫什么名字?”语气显得很是急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